《权力的中枢》
第14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以前搞女人,或多或少都是为了寻欢作乐,可是现在呢,是为了工作,为了养家糊口,为了家庭的和谐。既然想通了这一点,那就吃吧,喝吧。
  那小少丨妇丨一见,可就笑了出来。陈九江吃的满嘴流油,她吃的满嘴冒沫。她娇蛮的看着陈九江,说:“陈老师,你放心,咱可不是那随便的人,只是不知道怎么就被你那博学多才的气质给折服了。所以才希望和你共效**,同赴巫山。你尽管放心,我保证将你伺候的如那皇帝一般逍遥快活。”
  说完又埋首苦读,细心钻研起来。陈九江被她折腾的呲牙咧嘴,很是舒坦。一边轻抚着她的长发一边就想起了广州之行来,他***,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可不就是有钱人在搞书记吗。只是这书记是下了台的书记。

  可是他陈九江也不吃亏呀,虽然做了一点体育运动,但是人家给你补充了充足的能量啊。那饱满的能量不但能补足他的亏损,还能让他用富裕的部分强身健体和谐家庭。
  不但如此,在经济上,人家小富婆也是鼎力支持。不但为陈九江加了薪水发了红包,还到处为他宣传,找上几个真心着急的学困生,拜在了陈九江的门下。
  自此之后,陈九江就立志做一个优秀的补习老师。他想,人家王守仁能创立心学,成为一代大师。咱陈九江也要在补习班的路上越战越勇,勇往直前。说不定哪天就能开创出另一门学问,或者是“梦学”,或者是“脑学”。
  陈九江在这补着脑呢,河西乡却闹的不可开交。
  富美丽和小眼镜徐世英一上台,就开始洗起牌来。富美丽说,咱们河西发展了旅游开发,不但拉动了经济也带动了房地产事业,促进了河西的经济发展。所以咱们河西乡的街道咱们要扩建,由原来的两道杠,建成四道杠。
  那么由谁来建,自然是她富美丽一手遮天了。对于爱捣乱的段虹彩,富美丽的意见也很明确,那就是再不老实就到人大和路爱国面对面,手牵手。
  小眼镜徐世英,挤吧挤吧眼睛说道:“我新来,什么都不熟悉,所以乡里的事情我都要跟着你们熟悉一下。”
  这***嘴里说的好听,手里却不含糊,不但从邵熙手中收回了所有的权力,也将王海洋的蔬菜公司给顺手摘了个干净,让河西乡政府里的几条腿全都成了只管干事,不能领钱的义务工。
  于是乡政府里就有人提起陈九江的好来。人人都夸他说,陈九江这个人讲义气,能办事,会办事。从来都是他一人杀猪,大家吃肉。现在可好,富美丽和徐世英不但吃光了肉,连猪屎都没给大家留下一点。
  可是再好又能怎么样呢,还不是脱光了鞋,赤着脚,跑路了。就连媳妇都没敢留在县里。于是大家又扼腕痛惜,说这么好的人,怎么就不被组织重视呢?为啥就不能提个副县长,也能照耀咱们河西,指引咱们积极进步呀。
  当河西人在为陈九江未能成为副县长的事情抱亏的时候,大河县里也为了副县长的问题而争执不下。
  何志章早就为了副县长的职务使出了浑身的解数。为此他还不惜改换门庭,拜在于向荣的大旗之下。这下可彻底的惹恼了富春生。富春生明确的提出了他的意见,即便是让上级下派一个副县长,我也不会让这个叛徒如了愿。

  于向荣也觉得富春生冒的太快,还是压一压的好。但是又不想真的让上级下派一个副县长下来。那样的话,无论是对他个人的权威,还是对大河县干部的成长都是不利的。所以于向荣就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拖到秋后换届的时候再决定。
  秋天说到就到,当莫愁湖里的荷花谢了,莲蓬也垂下了头。秋姑娘就乘着秋风,脱光了树妹妹的衣裳,将清爽送进了千家万户。
  历经了一个暑假,陈九江在生花的妙笔帮助下,一跃成了状元教育里为数不多的几位精英之一。那收入正如那女孩说的一样,分分钟就成了万元户。不过这万元中的百分之五六十都来自他那工作对象的妈妈,林妙玉。
  林妙玉的老公为了做生意满世界的跑,当然身边也不缺了辣妹俊妞。据说因为林妙玉再也生不出娃来,所以就在外面找了一个相好的,连儿子都生了出来。

  所以林妙玉就认准了陈九江,可着劲的让她帮自己疏通筋脉,抗洪堵洞。当然那各种各样的鞭也让陈九江吃了个遍。吃的陈九江满嘴流油,稍不留神一个低头,都能流出鼻血来。
  在陈九江为了秋季上火,猛吃梨子的时候。于向荣将郑大胆叫到了办公室,于向荣对郑大胆道:“老郑啊,我现在为了撤县建市的事情忙的不可开交,所以换届选举的事情就交到了你的手中,希望你能经得起考验,对得起组织的信任。”
  于向荣话里的威胁可是浓郁的很,老郑呀,若是再不好好表现,这人大的副主任,你也只能让贤了啊。
  郑大胆道:“于书记,谢谢您信任我,能给我这么个机会,我一定抓紧机遇,紧密的围绕在以你为党中心的丨党丨委周围努力工作,认真落实。”郑大胆的话,掷地有声,铿锵作响。任谁都看的出这是衷心之言。
  对于郑大胆的表态于向荣很高兴,他说:“老郑啊,这才是好同志。接下来,我就看你的表现了。”
  人大虽然说着是最重要的工作,但是相对于其他的具体工作来,那不过就是大树上几片叶子一样。只要他老于一摇摆,那树叶就的沙沙作响。所以于向荣同志并没有真的很担心,只要他郑大胆干借机搞事情,老子一苍蝇拍打死他。
  于向荣的心思,郑大胆是明白的。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只能是他郑大胆来跑腿的,于向荣是不会太操心的。而且这种事情,处处体现着组织的意图,即便是他郑大胆想要乘风破浪,可是也要顺风顺水呀。面对着沙漠一样的环境,郑大胆也只能是望洋兴叹。

  所以明智的郑大胆觉得,现在最重要的事情还是要取悦于向荣,从而换取晚两年退休的机会。毕竟在人大里,举举手,年底还是有分红的。
  郑大胆接下来的表现可真对的起于向荣的信任,他为了选举的事情日夜不停,忙前忙后。不但如此,事无巨细,都会到老于的办公室里,汇报一番。汇报是个什么?那是吃果果的表忠心啊。老郑做得,老于就懂得。
  作为领导,什么事情是最令人愉悦的呢?那就是看着自己的老对手,匍匐在自己的脚下。那就好比是极限运动爱好者,将那悬崖峭壁,深海险涧征服在了脚下。所以于向荣是开心的,也是愉悦的。
  为了让于向荣开心,郑大胆接下来又做了两件事。第一,他将河西乡乡长徐世英同志列为了副县长的陪选人。第二,他跑了几趟河西为人大代表拉了一些赞助。
  副县长的选举和县长选举是不一样,实行的是差额选举。也就是额定五人,但是可以多报两个名额,用来被差掉。这样就可以体现咱们选举制度是民主的,是透明的。至于拉赞助那可就是选举的一贯作风了。这样可以提高人大代表的待遇,进一步促进他们举手的热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