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2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将杯子反置 , 里面的酒水直接倾洒在地上,瓷砖倒映出天花板一排排盛开的莲花灯,本就是流光溢彩,氤氲开一层水渍后,光束更是迷离剌目 , 她们手忙脚乱遮挡自己的眼睛,纷纷避开强光照射。
  我眼神在她们身上梭巡 , 语气冷森森,“今日仅仅是警告诸位,等来日我若再听到恶意中伤,我何笙出手 , 别说你们,你们背后的男人也扛不住。”
  我把杯子往她们脚下一摔,她们捂着耳朵惊叫跳起,脸色一个比一个惨白。
  我离开这片角落,筵席也过了一半 , 我打算叫上乔苍离开,方才始终一言不发的蒋太太追上来,她小声安抚我不要往心里去 , 都是一群酸葡萄的人 , 她朝后头努了努嘴,“为难您的那几个人,触景生情,家里老公正为了小三闹离婚呢。可不是一杆子打死一船人了?谁都钦佩您的本事,但气不过嘴硬罢了。”
  她言行举止倒像是真心来劝我,我说了声多谢。
  她换了副笑脸,“何小姐,抛开这世俗道义,只看弱肉强食 , 抢什么都不过分,岗位可以抢,东西可以抢,怎么人就不能了?您能抢,别人也能 , 只是抢不过才会破口大骂 , 输者总是一面臣服赢者,又辱骂赢者 , 世人向来如此龌龊。”

  我心里颤了颤,“那么蒋太太不觉得,我们伤害了许多人吗?”
  “何为伤害?何为慈善呢?人连自己都过不舒坦,为什么要多此一举顾忌别人。”
  我微笑恍然 , “您是有大智慧的女子。”
  蒋太太掸了掸裙摆上追逐的光点,“不瞒何小姐,这满堂女眷中 , 只有我先生外面干干净净,没有露水红颜。相貌年岁我是下下乘 , 之所以能收服丈夫守住婚姻 , 仅凭这一丝丝智慧了。北京的万里长城 , 是历史的津粹,它的每一块砖石 , 每一抔泥土,都是一阶阶反复如初的垒砌,婚姻的修行如同建筑长城,越是用心铸造它,维护它 , 它越是牢固不可摧。最初建成时,长城比现在还要崭新宏伟 , 婚姻也会陈旧,会失趣,可那有什么关系,不塌不就行了。”

  我忍不住笑出来 ,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她拍了拍我的手背,“这些光鲜亮丽的女人,哪个背后没有一地血泪史呢。不仁不义不可耻,一无所有才可耻。”
  我和蒋太太聊了许久,愈发觉得相见恨晚 , 不知不觉忘了时辰,筵席将要结束,乔苍从人群内脱身 , 我和蒋太太道别 , 跟随他离开酒店。
  他有些薄醉,问我知不知道那些人怎样说。

  我伏在他胸口,满不在乎,“还不是说我妖津,吸血鬼,毒妇,比妲己有过之无不及,简直就该天诛地灭,替天行道。”
  他嘶哑闷笑 , “原来何小姐对自己的认知这样端正。”
  我比他笑得更灿烂,指尖在他鼻梁狠狠戳了戳,“你就是昏庸无道的纣王,挖了姜皇后的眼睛,宠爱我这个蛇蝎美人。”
  车缓慢行驶过珠海大桥 , 乔苍忽然吩咐司机停一下。
  他牵着我手下去 , 这趟长长的桥梁自南向北横跨市城与海港,它无声无息悬挂在金光闪烁的湖面 , 倒映的月光,人影,阑珊的霓虹 , 像极了一场海市蜃楼。
  烈烈风声之中,它破碎了沉寂晦暗的夜色,桥塔亮起层层叠叠的昏黄灯火 , 将我和乔苍的身影拉得悠长而温柔。

  我侧身倚在一杆灯柱上,朝湖面微仰 , 瀑布般的青丝垂下 , 浮荡过我的眉眼 , 胸口与他衣袂,我抬起眼眸便能看到桥上的星空 , 镂空的玉雕,和桥下穿梭而过的车水马龙。
  不知从何时起,我不再畏惧高,畏惧水,畏惧生死和枪火 , 我所有的惊慌,都变成了风月中的畏惧。
  畏惧终止 , 畏惧假意,畏惧离人。
  乔苍从身后抱住我,唇穿过发丝紧挨我耳畔,我眺望远处伫立在教堂的长钟 , 一朵厚重云层从钟上掠过,将它遮掩得模糊不清。
  “何小姐,改日方便,我们去登个记怎样。”
  我身体顿时一僵,高空呼啸的风声 , 吹过湖面泛起层层激荡的涟漪,我不可置信扭头看他的脸,“你说什么?”
  他眼眸含笑重复,“登个记。”
  我手指拨弄开脸上垂摆的发丝,“乔先生这是在求婚吗?”

  他面容闪过一丝被识破的不自然 , “不是 , 仅仅手痒,想在一个证件上签字而已。”
  我忍住笑,“我不想。”
  他唇边微沉,“不想把戒指还我。”
  我说我摘下去了,放在绣楼,回去还你。
  乔苍不容更改,“现在还,我从不和人商量。”
  我狠狠踩他的脚,“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 , 我现在没带,晚一点又少不了几克钻。”

  他将自己脏了的白皮鞋从我脚底移出,这动作突如其来,我一个踉跄险些后倒,翻出大桥的绳索外 , 乔苍眼疾手快揽住我的腰 , 手指微微掐了掐,“最近偷吃多少食物 , 胖了一圈。”
  我义愤填膺推他,“哪只眼睛看我胖了?”
  他说我的手是最津准的尺,何小姐身上哪一寸,我都能测量出。
  我站稳从他臂弯内挣扎逃出 , 退后几步媚笑说,“想让我跟你去签字,也不是不可以 , 但我有个条件。”
  他淡淡嗯,拆开袖绾的纽扣 , 卷上去两折 , “说。”

  “除非你背我。”
  我话音才落 , 冲过去伸出两条手臂,像招魂幡从他两侧脸颊掠过 , 留下残香和余温,我朝他扮鬼脸,“下跪多俗呀,我要你把我背回家,背一路。”
  我说着便忍不住笑 , 狡黠狐媚的样子落入他眼中,他被挠得痒痒的 , 热热的,他问我背了就肯去吗。
  我扬起下巴瞪他,“乔先生,现在是你求我 , 谁给你胆子找我要承诺。背了也不见得肯,但不背肯定门儿都没有。”

  他将西装脱掉,丢入我怀中,“让你一回。”
  他转过身去,微微弯下腰 , 洁白笔挺的白衬衫在月色下溶溶,更胜过那天际一抹清光。
  我得逞吐舌,像一条撒娇赖皮的小狗 , 凌空一跃窜了上去 , 紧紧勾住他脖子,哈哈大笑,“我还想骑大马!”
  “何笙。”他严肃警告我,“再得寸进尺,我把你丢进湖水里。”
  我吓得缩脖子,闭嘴不敢吭声,他将我稳稳托住,我和他的影子一大一小,一长一短,投射在地面 , 像缠绕的藤蒂,浅浅的隆起的弧度,他分明脸上染着笑,根本不舍得真的怪罪我。
  我将西装披在自己身上,抵挡身后来势汹汹的寒意 , 他牢牢固定我的脚在腰侧 , 一步步平稳往桥下走,这条路似乎比来时还要更长 , 更深,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处。
  头顶闪烁流光溢彩的灯火,温柔的橘黄色 , 浅淡的昏白色,一粒粒光圈,幻影 , 泡沫,虚化了远处十字街口斑驳的霓虹。在我眼中 , 就这一刻 , 整座城市仿佛只有这一处才是明亮的 , 温热的,其余所有角落 , 都黯淡而死寂。
  这漫无边际的扑朔迷离的深夜,时光与呼吸都静止,静止在这恍若半弦月的桥上。
  我下巴抵住乔苍肩膀,他背起我行走一点也不吃力,我就像一片叶子 , 坠落在他身上,他察觉又不忍拂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