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5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晚上,叶明在楼下给顾秋打电话,说有工作汇报。
  顾秋说你过来就是,我反正在家里候着。
  叶明只用了不到三分钟时间,赶到楼上。
  看他手里提着的两箱水果,顾秋批评了他,“叶明同志,别的没学会,这个倒是得心应手了。”
  叶明一脸尴尬,其实他也不想啊,只是觉得去领导家里,两手空空总是不好。送贵重的东西,那是找骂。
  想来想去,挑了两箱水果。
  两人在书房里谈工作,叶明再次做了汇报,杨竹英的事情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司机也挺正常的,现场更是没发现什么。
  得到这个结论,顾秋放心了。
  他最怕的就是有人搞鬼,有可能眼红,或是怕杨竹英挡了谁的路,然后搞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既然没事,大家心里也轻松了。
  于是顾秋提到了奇州的治安问题,叶明知道,顾秋对社会治安极为重视,不管在哪里任职,他总是把治安问题放在第一位。
  因此叶明在这个方面也非常重视,顾秋今天晚上跟他的谈话,听起来有点象交代工作。那味道怎么说呢?
  象是一个临出远门的家长,一再叮嘱孩子们,要注意安全。

  所以叶明出来之后,就在心里回味这事。
  他越想,越觉得顾书记这是在安排自己调离后的工作。想到这里,他又买了水果来看杨竹英。
  杨竹英这两天一直躺在医院里,白天了一觉,现在精神极好。
  看到叶明进来,杨竹英道:“叶局长,你这是干嘛呢?公丨安丨局可不兴这个。”
  叶明微笑着放下水果,“身体还好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杨竹英皱起眉头,“我不是伤员,有事你直说。”
  叶明看了眼老杨,杨竹英会意,“老杨,你回避一下吧!”
  老杨马上站起来,把空间让给两人。
  “叶局,你究竟有什么秘密?说吧?”
  叶明坐下来,望着杨竹英,“杨书记,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跟你汇报一下比较好。”于是,他把顾秋要他查杨竹英车祸的事说了一遍。
  杨竹英在心里一暧,顾书记居然如此细致,面对这种无声的关怀,杨竹英多少有些感动。

  “多谢顾书记和大家关心,叶局长,你也辛苦了!其实这没什么,真的。怎么会有人想害我啊?我又没得罪谁?”
  “话的确这么说,但小心一点好,书记也是一番好意。”
  然后,他又跟杨竹英说起顾秋是不是要调走的事?杨竹英微笑,“放心吧,少不了你。”
  叶明憨厚地笑了起来,做为一名公丨安丨局长,他当然也有心向组织靠拢,什么时候能把这个政法委书记拿下,进入常委才是王道啊!

  京城,双娇集团和政府签约仪式正在举行。
  白若兰以双娇集团大股东的身份,参加了这个仪式。夏芳菲一直在幕后,没有在公众场合下露面,但是所有的事情,都是两个人一起敲定的。
  签约当天,双娇集团股票大涨,早晨一开盘,直接就钉在了涨停版上。看来股民对双娇集团的期望很大,而且这又是一个非常利好的消息,大大刺激了这些股民。
  其实根本不用双娇集团自己动手,一些机构早已经悄悄潜伏下来,据他们的估计,双娇集团的股票,有可能在短期之内,炒到二倍,甚至更高的价格。

  上市集团就是如此,一旦有什么消息传来,一些机构借机起哄,猛然抬高股价。
  如果某家公司传来一个不好的消息,或者相关老总传出什么负面新闻,股价就猛然下跌。
  象双娇集团进军京城的消息,早就传开了,所以一些机构早就暗中建仓。他们甚至在双娇集团上次失利之时,发布假消息,说双娇集团进军京城失利,有可能中止这一计划。
  消息一出,连续二天,双娇集团股价大幅波动,连续下跌了十几个点。而这些狡猾的机构,乘机抢筹接盘,把不知深浅的散户骗了出去,自己敞开了肚子吃。
  如此一个来回,他们就赚了百分之二十个点,然后,这仅仅只是开始。据他们心里的价位,有可能炒到两番的价格。
  对于自家公司的股票,白若兰和夏芳菲有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她们要尽最大能力,让公司股票正常发展,而不是任人炒作。
  当然,股票受到追棒,这是好事。
  但真有一些投机份子在中间恶意炒作,她们也不会坐视不管。毕竟主动权,使终在庄家手里。
  签约一事,在电视上有播放,虽然只是短短的十几秒,顾秋还是看到了白若兰那开心的微笑。
  签约完毕之后,白若兰回到酒店,夏芳菲就坐在沙发上喝咖啡。

  “芳菲姐,一切顺利!”
  夏芳菲微笑着站起来,“辛苦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又有了新的奋斗目标。”
  白若兰道:“这是好事,等我们公司壮大了,把医院开遍全球。”
  夏芳菲微笑,“也不知道蕾蕾那边怎么样了?”
  蕾蕾进京之后,被左晓静请了过去。
  此刻,蕾蕾在医院里呆了三天了。
  左晓静一直静静地陪在旁边,看到蕾蕾有些紧张,她的心情也跟着紧张。蕾蕾穿着白大褂,看上去单瘦的身子,不免让人怜惜。
  以前的蕾蕾,在山里生活的日子,她很结实。
  现在到了双娇集团,由于工作量太大,她又把心思放在研究上,倒是瘦了不少。
  除了个子长高了几公分,体重反而保持以前的样子。
  做为一名专家的医生,蕾蕾在医科大学就读之后,经过这么多年的实践,已经取得了各种资格证。
  她不再象爷爷那样,空有一身医术,却没有资格证。
  对于用蕾蕾给老爷子治病,左家很多人反对,可左书记坚持这一做法。
  此刻左家上下几十上百号人,都在等待这个消息。
  老头子毕竟是中了风,没这么容易恢复。
  蕾蕾说了,就算他能说话,但是行动也大不如从前。说话也会有结巴的现象。如果左家不能接受,她也无能为力。
  对于左家而言,一个中风的老人,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显然已经不错了,经过反复的争论,左家最终选择了妥协。
  人家蕾蕾可是看在左晓静的面子上,否则她坚决不会答应为左家老爷子看病。
  左晓静的未婚夫范思伦,他本来也想进去,但是蕾蕾不许,而且正在为老爷子治病,自然不能有更多人打扰。
  范思伦只能在外面干着急,却又帮不上忙。他一直坚持,让老爷子去米国治病。毕竟那边的医疗水平要高一些,但是左书记没有同意。
  老头子已经这状况了,万一在路上一巅波,没了呢?
  范思伦是左晓静姑妈介绍的,人家在米国有些背景,家里也很富裕,虽然是米国国籍,却是标准的华人。

  此番到来天山省,呆了大半年了,为的就是跟左晓静相处。
  左晓静从病房里出来,范思伦立刻迎上去,见左晓静额头上都出汗了,马上掏出手帕来给她擦汗。
  “怎么样了?晓静。”
  左晓静从他手里接过手帕,“我自己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