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5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小到大,都没人跟宋小纯说过这样的话。在她的记忆里,似乎父母永远都在骂她指责她,每天都要干很多的家务活,做的慢了都会挨上一个耳光。后来弟弟出生,她挨得打就更多了,哪怕弟弟在父母眼皮子底下淘气犯了错,挨打的也是她。
  至于理由,就是她那张无法改变的笑脸。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也不明白,外面的人都说笑脸好看,为什么父母却从来都不喜欢呢?
  不知道多少次,她都想用剪刀把自己的嘴角往下面剪开一点,想着变成哭脸,爸爸妈妈应该就不会讨厌了。
  但是,那实在太疼了,最后一次终于下定了决心剪破了一点点,疼痛流出来的血就吓得她再也使不上力气,恰好这时妈妈进屋看到,问清楚了原因,不但没有心疼她,更没有夸她乖,反而还又狠狠的打了她一顿。
  理由是她弄破了嘴,他们还得浪费钱给她看大夫,自己想死,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死的远远的,不要拖累他们。
  那一次,妈妈打的特别重,也是从那天开始,她记住了一件事:那就是不管怎样都不能麻烦别人,连死都不可以。
  因此,萧晋的话语等于是完全否定了她的人生观,让她陷入了人生第一次真正的迷茫之中,眉头皱得死死的,怎么也想不明白。
  萧晋见状,就笑着将她的眉心抚平,柔声说:“不着急,想不明白就慢慢想,我们有的是时间。现在,外面这么冷,小心冻坏身体,想让我抱着你回去吗?”
  宋小纯下意识的就要摇头,却听萧晋又道:“只准回答想或者不想,不许说你自己能走。”
  宋小纯再次陷入了两难。小孩子哪有不喜欢拥抱的?更何况在她的记忆里,被拥抱的次数屈指可数,对那种温暖自然更加的渴望。
  可是,自己又不是不会走,这里离病房又那么远,叔叔抱着,一定会累坏的。
  可是的可是,自己心里明明很想,如果说不想的话,那不就是撒谎骗人么?
  可怜的小丫头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已经掉入了狡诈成年人的语言陷阱,刚刚被抚平的眉头又再次蹙了起来。
  萧晋笑笑,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说:“你不回答,叔叔就当你是默认了,抱住我的脖子,咱们回房间再接着聊。”
  宋小纯立刻就安了心,虽说还有点过意不去,但不用自己去做艰难的抉择,感觉真的很好。
  抱着萧晋的脖子,小小的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离开小屋,她的脸庞立刻就感觉到了外面的寒风,但很奇怪,竟然一点都不冷,反而还很暖和。
  她本能的把手臂收紧了一些,轻声开口:“叔叔。”
  “嗯?”
  “他们都说我的病治不好,很快就会死掉,为什么你说我时间还有很多呢?”
  “他们?”这里竟然会有人对一个孩子说这么残酷的话,萧晋的眼睛里开始闪烁寒光,问道:“他们是谁?”
  “爸爸妈妈。”
  萧晋的心中再次涌出无法遏制的杀意,敏感的宋小纯立刻就感觉到了,抬起头,不解和胆怯的望着他。
  强行压下那股戾气,他挤出一个笑容,说:“抱歉!叔叔有点冷,你快抱紧一点,让叔叔也暖和暖和。”
  宋小纯慌忙又趴回去,手臂又使了许多力,然后问:“叔叔好点了吗?有没有勒得慌?”
  “没有,”轻拍了下她的后背,萧晋说,“叔叔很厉害的,你就算用上全身的力气,叔叔也不会觉得不舒服的。”
  宋小纯放下心来,再次贪婪的享受起难得的温暖。

  见成功的让孩子忘记了关于时间的问题,萧晋松了口气,掏出手机,把找到宋小纯的信息发给了房代雪她们。
  “叔叔。”忽然,宋小纯再次开口唤道。
  “嗯,你说。”
  “我的病是不是很讨人厌?”
  “怎么会?生病虽然不是好事,但绝不讨人厌,要不然的话,怎么会有人当医生呢?”

  “那……那为什么爸爸妈妈会不要我?”
  有温热的液体滴在后脖颈上,萧晋用脸蹭蹭小丫头的光头,柔声道:“那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了。”
  宋小纯猛地抬起头,眼睛里写满了惊讶,但紧接着想起萧晋刚才说冷,于是又赶紧趴了回去,问道:“为什么?他们为什么会配不上我?”
  “你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吗?”萧晋问。
  “不知道。”宋小纯摇摇头,“医生伯伯说的名字很长,我没记住。”
  “那叔叔告诉你,你得的病还有个简单的名字,叫白血病。具体什么原理,就不跟你解释了,说了你也不懂。”萧晋笑道,“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在很多很多的故事中,女主角都会得这种病,而且最终都会得到幸福,所以,你得的病一点都不讨人厌,你就是女主角!”
  “女主角是什么?”
  “女主角就是一个故事的中心,就像童话故事里的那些公主一样,你得的是公主病,现在就是一个小公主,但是你的爸爸妈妈却不是国王和王后,自然就配不上你啦。”
  “我不要当公主,”宋小纯又开始掉眼泪,“我只想要爸爸妈妈。”
  多好的孩子啊!即便被那样对待,依然对父母怀有一颗纯洁的孺慕之心。
  “好好好,不想当就不当,”萧晋安慰道,“只要你乖乖的配合医生治疗,公主病好了,自然就不是公主了,爸爸妈妈也就会回来了。”

  “真的吗?”
  “当然!你要不信,咱们拉钩,要是叔叔说的不准,就赔你一个爸爸和好几个妈妈。”萧晋又开始无良的给人家挖坑。
  但这一次,宋小纯似乎不那么好骗了,沉默了片刻,又问道:“叔叔,刚才在小屋里的时候,你……你是想做我的爸爸吗?”
  能够想到这一点,很明显,这是一个敏感且非常有灵性的孩子,但操蛋的老天似乎更加喜欢平庸人类多一些的世界,好孩子总是多灾多难。
  “是啊!你愿不愿意呢?”萧晋反问。
  宋小纯又安静了一会儿,弱弱地说:“我希望你是我的爸爸,可是……我有爸爸,对不……”

  “忘了我刚才跟你说过什么了吗?”打断小丫头想要说出口的道歉,萧晋道,“不能做你的爸爸虽然很遗憾,但也没关系,我也可以做你的师父嘛!”
  “师父是什么?”
  “师父就是会教你很多很多东西,还能像爸爸一样爱你疼你,却又不会真的抢走你爸爸身份的人。”
  话音刚落,萧晋就明显感觉到宋小纯的身体绷紧,脖子上小手臂的力气也大了许多。
  “我……我真的……可以吗?”小丫头的声音中充满了激动和胆怯,显然心里已经开心到了害怕的地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