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4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莹莹好不容易挣脱了嘴,这才娇喘着说出了她的问题。那新房子虽然好,但是离财政厅太远,上下班来很不方便。陈九江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老公帮你买辆车不就是了吗?
  陈九江这话说的轻巧,可纯粹是不经大脑,经的是裤裆下面挺拔的钉子。那钉子锭在了温莹莹的身上,就钻进了温莹莹的心灵,让她飘飘欲仙欲罢不能。到那浪潮退去,温莹莹才想起这一茬,翻身就骑在了陈九江的身上,认真的问道:“老公,你刚说要给我买车子?”
  陈九江懒洋洋的道:“是呀,老婆你喜欢啥样的车,尽管说吧。”
  温莹莹严肃的道:“老公,你那工资可都在我手中呢,即便是再过十年,也买不起一辆车。说吧,钱是哪来的。”

  陈九江这才清醒过来,原来老婆不是想要梅开二度,而是当起了纪委检查员。面对纪委工作人员的时候,陈九江是滔滔不绝,满口胡言啊。可是老婆一瞪眼,陈九江就没辙了,结结巴巴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
  陈九江嘴一软,温莹莹就发现了问题,她生气的说道:“怨不得人家纪委找你,你肯定是有问题的。开始我还以为纪委冤枉了你,看来人家是抓小放大,让你成了漏网之鱼。明天就跟我回大河,将你贪污受贿的那些钱都交出去,争取宽大处理清白做人。”
  一提这茬陈九江如针扎一般就起了反映,他怒道:“凭什么呀?这可都是我的正当投资,合法收入,凭什么要交给纪委?再者说,不是已经处理的清楚,尘埃落定了吗。”
  温莹莹一想也对呀,老公都被处理过,现在可是开除公职,一撸到底呢,还谈什么宽大呢?于是温莹莹说道:“不去纪委也可以,但是要把你那私房钱都交代清楚。”
  夫妻之间可不能藏着掖着,该坦白的坦白,该交代。而且正常情况下,夫妻之间谈的都是感情,而不是金钱。当然,若是两口子整日里关注的不再是感情,而是金钱的时候。那就说明,这对夫妻,关系可就不一般了。

  温莹莹骑在陈九江的身上,挤一下,陈九江就吐一点,再挤一下,陈九江就又吐了一点,好不容易,温莹莹才将陈九江肚子里的存货都挤了出来。
  温莹莹指着陈九江的鼻子说道:“好啊,还说没有问题?这罐头厂的股份算作是合法经营正当收入,可是天马建筑那呢?可不就是以权谋私,空手套白狼吗?还是赶紧退了吧。”
  陈九江苦涩的说道:“老婆呀,这可不要你说。你就瞧着吧,短则半年,多则一年。无需我说话,人家就会将我踢出来的。”
  温莹莹讶然的问:“怎么会呢?你们不是共患难过吗?”
  陈九江解释道:“人家为啥要和我共患难呀?还不是要保住我的职位?但是患难也与共过了,可是我的位子不还是丢了吗?丢了位子的我,对于他们来说,我就是无用的人了。无用的人,谁会继续养着呢?”
  温莹莹刚刚还言之凿凿,要陈九江退出股来,可是一听说陈九江真的要被剔除出来。心里可就有点舍不得了。毕竟这是一笔不少的收入呢,对于无业青年陈九江来说,可太重要了。她眼珠一转问道:“不如这样吧,你爽当到马二那去上班,这不就行了吗?”
  陈九江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道:“你呀,想问题太过简单了。我若是不去,还能长久点,若是去了,才真正是反目成仇呢。以前我做领导,是他们的保护伞,他可是要仰仗我,才能更好的开展业务。现在呢,身份一变就成了打工者,这中间的反差太多,谁也难以正确的对待对方,日子自然是难以长久的。”

  温莹莹点点头道,这也真是。想了一会,她突然又呀的一声问道:“罐头厂那里不会也变卦吧?老刘可说的好好的,说你永远都是他的书记呢。”
  陈九江叹了一口气道:“这些话,听听就算了,当不得真的。你没有遇到失意的时候,是永远体会不出来顺风话的真假。”
  陈九江刚到河西的时候,志得意满,意气风发。跟在他屁股后面摇旗呐喊,溜须拍马的人,可是从河西乡街这头排到了街那头。可是孙有才一走,那些山盟海誓,歃血之盟立刻都烟消云散。更有甚着,多如杜娜娜之流,可是恨不得将你一脚踩到土里,再拧上几脚。才能心旷神怡,舒坦自在。
  这是啥心态?陈九江总结的是,大人也和青春期的小孩子一样,那逆反心理也是要人命的。正是因为之前在你面前太过低三下四,所以得志的时候,第一个要踩的必然是你。只有这样,才能见证自己的成功。这也是为什么,当初一枝花的老子,花忠实受到老百姓迫害的原因。当然,这也是墙倒众人推现象的内理之一。
  温莹莹哪里会懂得这个道理呢,刚工作的时候有吕潇潇庇护。去了大河当了财政局副局长,虽然不管什么事情,可也是正儿八经的领导人了。谁见她都是毕恭毕敬,说不完的礼貌客气,道不完的真心实意。
  听了陈九江的话,温莹莹才知道,怨不得这官场之中,领导都喜欢提拔诚实可靠的下属。只因为品性贤良,忠心耿耿的人才难寻;而才华横溢,能办事的人太多,也多靠不住。
  但是当你在台上的时候,台下坐的可都是清一色的太阳花。个个开的鲜艳灿烂,冲着你微笑点头。即便是到了夜晚,也默默地为你守候。真的当你下台之后,生活艰辛,想要他为你吐出一粒米来,那可就希望渺茫。
  这一点温莹莹也是深有体会的,以前的时候,逢年过节,收的红包一沓一沓的,可是这次生儿子,居然屈指可数。这其中的原因可不就因为陈九江走了麦城,失了马蹄吗?
  这些烧脑的东西是温莹莹理不清,也不在乎的。她现在在乎的就是老公和儿子,儿子和老公。只要他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其他的都是次要的。当然这其中有一条,却至关重要,那就是陈九江必须疼她,爱她宠着她。
  陈九江一直认为,疼老婆,爱老婆,宠老婆,这些本来就是好男人的标配。当他不幸的失业下岗,成为无志青年,家庭主夫的时候,这一条立刻成了人生的金科玉律,第一守则。除了执行,就是坚决执行。
  好男人陈九江同志愉快的掏出了所有的存款,为老婆买了房子,买了汽车就躲在家里愉快的当起了家庭妇男。可是干了两天才发现,家里的事,都是丈母娘温柔在做,连带个孩子他都插不上手。

  陈九江想,什么是好男人,只会带孩子洗衣服的,可算不上好男人。家庭和社会一样,都是经济决定上层建筑。没有稳定的经济来源,就没有和谐的家庭地位。现在陈九江没有经济来源,这好男人,只怕就会变成好难人。既然如此,还是赶紧下岗再就业,创业奔小康吧。
  陈九江将自己的想法和温莹莹说了,温莹莹是支持的。在她心里陈九江一直都是做大事的人,若是天天憋在家中,憋坏了脑子可就不好了。她对陈九江说:“大河县和童年的乐趣一样,是回不去了。既然如此,不如忘却那记忆,重新再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