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40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下陈九江更加难为情了,连说不敢不敢。温莹莹在旁边说道:“莫主任就别笑他了,早就不干了。”
  莫彩云不知就里,笑着说:“不干了吗?是不是产房传喜讯,升了副县长了?”
  温莹莹叹了口气道:“生是生了,是我生了个宝贝儿子,他呀,被人撸了个干净。”
  莫彩云这才看出车里的这对小夫妻神情略显憔悴,掩映在眉尖眼帘的愁云,似无实有。莫彩云赶紧的扒了一扒,这才知道陈九江刚出纪委,清白一身了。

  “哎呀,对不住,姐姐可不知道呢。都怪姐姐嘴快,你俩可别往心里去呀。”莫彩云试探了半天才知道陈九江居然是被拔了毛的公鸡。这下她的心里就更迷糊了。
  吴卫国是谁呀,省财的一把啊。不客气的说,别说陈九江是个小乡丨党丨委书记,就是县委书记,在吴卫国的眼中,能不能成像还两说呢。即便是下面的市委书记,也没有几个能入的了他的法眼。不但因为人家是省里的财政大管家,还因为人家可兼着省长助理呢。
  既然如此,厅长大人怎么就上杆子的巴结起他们来了呢?通过刚才的对话,莫彩云早就探听的明白,他俩可是历史清白,三代赤贫呀。风闻他俩是和吕潇潇有过那么一点交集,可是这淡薄的感情,可不足以让吴卫国对他们刮目相看呀。
  莫非是这中间有什么隐情?这也绝不可能呀,毕竟厅长这里可是有我看着呢,厅里的那几只搔狐狸我也是心知肚明呀。即便是那些小狐狸精,厅长可也没有提供过如此的待遇呀,这可是超出了常规呀。
  那么如此一来,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那就是厅长大人善心大发,想要助人为乐,做一回人间的济公,世界的活佛。
  只是这样的概率有多大呢?反正比吃错药的机率低了无数倍。唉,算了算了,俗话说的好,存在就是道理。还是先安排了房子再说,可不要惹怒了厅长大人。
  等进了馨园,下了车,胡思乱想的可就不再是莫彩云,而是陈九江了。这财政厅可真是大方大气,有魄力,建的这个房子更是经典奢华有内涵啊。
  三层的小洋楼,掩映在树林中。里面还像模像样的带着一个小院子。那院子不大,也就十来个平方。虽然没有人住,里面却依然种着各种各样的花儿。花儿长的很好,显然是有人时常打理的。
  陈九江和温莹莹一共看了三套房子,每一套房子的框架结构都是一模一样的。不同的是,地理位置和门牌号码。

  最终陈九江和温莹莹商量着选了第二十一号房,不为别的,因为那房子的旁边有一个小小的游乐园。等孩子大一点的时候,可以去那儿挖沙子,滑滑梯。
  等这二人选好了房子,莫彩云就问温莹莹,对于家具有什么要求。温莹莹说,家具一般化就可以,若是能照顾下孩子就更好了。
  莫彩云说,这个好办。我先帮你们买,到时候看了不合适,再给你们调换。见陈九江和温莹莹没有其他的问题,莫彩云就说,房子看过了,没有意见咱们就谈谈钱吧。
  当陈九江听见莫彩云报出的价格时,眼睛立刻瞪的浑圆,心说,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这可是白菜价呀。就这个报价,别说是在莫愁湖畔买房子,就是在玉州市,也别想买到一处像样的房子。
  陈九江可不是温莹莹,对啥都没有个概念。这房子明显是高端房,是为财政厅的高层准备的。温莹莹现在是个正科,在乡里可能是个不得了的存在,可是在财政厅里,只能倒着数一数,也许才能数到她的名字。
  所以问题来了,她凭啥能分到这么好的房子呢?这么一想,陈九江的危机感就从骨子里冒了出来。
  这么几天的功夫,温莹莹是用什么样的魅力,让省财对她刮目相见呢。不但在自己陷入困境的时候,降下一道圣旨将她拉进了省城,还拱手送上了如此好的一处住房。这是为什么呢?
  是因为她的大河县的突出贡献,还是因为她的个人魅力。想到温莹莹的个人魅力,陈九江可就没有自信了。以前信心满满的金童玉女,随着自己跌落尘埃,已变成了叫花子攀高枝呀。
  事业是男人的胆,失去了事业,男人可就会变的多疑善忧。首当其冲的,就是老婆。若是老婆再出了啥状况,那可真是万念俱灰,生不如死了。
  可是温莹莹不是那样的人呀,不说对自己痴心绝对,单说这些年来可一直都窝在大河县,那是和自己朝朝暮暮,夕夕相伴呀。换句话说那就是,老婆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呀。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陈九江在心里连问了两个为什么,不但是他回答不出来,莫彩云也回答不出来,温莹莹更是懵懵懂懂莫名其妙。人家还陈九江在新房子的喜悦中呢,哪里会管你陈九江的胡思乱想呢。
  莫彩云见陈九江傻住了,立刻笑着说道:“钱是必须交的,不过若是又困难也可以分批交清。不过最好能早点交清,把手续办的齐全,免得今后再出了啥毛病,那就麻烦大了。”
  莫彩云这可是好心,这种事情历史上也是出现过的。毕竟财政厅里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万一换了厅长,可不就是改天换地,换政策了吗。到那时候,新厅长一句话,欠款不要了,把钱还你,房子收回。那你哭都找不到地方的。
  陈九江知道她错会了意,于是将错就错的说道:“钱我倒是有那么一点,不过确实不够。这样吧,我先找朋友凑一凑,尽量一次交清。”其实这十了万块对于陈九江来说,可真算不上什么问题。但是一把手真的拿出来,吃惊的估计不是莫彩云了,温莹莹那里就不好解释。
  莫彩云道:“能凑到最好,若是手头紧只管跟我说一声。我再帮你想想办法。”毕竟这房子是厅长做主分给温莹莹的,可不能因为一点小钱的问题就卡住了大方向。
  陈九江就说,应该能凑到的,我那些朋友可都是有钱人呢。
  莫彩云也知道,陈九江虽然下了台,毕竟也曾经是乡里的土皇帝。这些个人,在乡里可都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凑出这么点钱来,估计不成问题。
  回到家,温莹莹一直念叨着新房子的事。就连吃饭的时候,嘴里含的不是米粒,而是那莫愁湖畔,青云山边,她那即将入住的新家。这房子可真好,湖光山色,绿树掩映,有看不完的风景,有数不完的温馨浪漫。
  到了床上,温莹莹依然不停的叨念着,念着念着,温莹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她急慌的对陈九江说道:“老公,光顾着高兴了呢,却忽视了一个巨大的漏洞。”
  陈九江笑着说:“可不是吗,我来帮你堵一堵吧。”说着那贼兮兮的手就伸进了温莹莹的下身。
  温莹莹立刻脸红的叫道:“老公,不是这个洞。”
  陈九江说,哪个洞,今天我都帮你堵的结实。说完就发动起全身的能动器官,帮温莹莹止痒堵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