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2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指了指远处的温池,“乔先生说何小姐喜欢吃嫩莲蓬,就在那边铸了一只鼎,鼎里蓄了温泉水 , 冬日也能盛开荷花与莲花,可以结出果子,又甜又爽口。”
  我放在鼻下嗅了嗅,果然清新怡人,“他说的?”
  阿碧点头,我笑容更深 , “他就是会哄人,其实他恨透我了,嫌我不听话 , 天天和他对着干 , 他都承认了,想掐死我,煮了我,生吞活剥了我。”
  阿碧说天底下听话的女人多了,乔先生未必喜欢。
  她摇着双桨慢慢荡开,波光粼粼的湖面,漾着一缕夕阳西下的残光,已经从橘黄色变成红色,云层遮住晚霞 , 鸟儿啼鸣腾飞,摇曳的树梢沙沙作响,和着唱晚的渔舟,在岸边飘来飘去。
  我撑住头斜躺,头发散落甲板 , 斑斓的光晕洒在我眉眼间 , 我昏昏沉沉瞌睡着。
  直到岸上草坪传来的窸窣脚步声惊了我的梦,我才蓦然睁开眼 , 曹荆易侧身示意保镖停下,他负手而立,站在高高的礁石 , 有些怔住俯望船上的我。
  我此时的容色,一定比这黄昏末、月色初的湖泊还要美,还要艳 , 才会让他如此失神,彷徨 , 又不可靠近。
  我打了个哈欠坐起 , 倚住木板梳发 , “伤痊愈了吗。”
  他目光不曾从我身上移开片刻,“痊愈了。”
  “能饮酒吗?”
  他笑说度数低点的可以。
  我将长发尽数撇向身后 , 浮荡的弧度,散出一股山茶花的浓香,飘飘忽忽,也弥漫到他那一头。
  他胸口起伏,似乎在嗅 , 又不肯让我看出,呼吸不着痕迹。
  我秋波婉转 , 似笑非笑,“十几度的,能喝几杯?”
  他挑眉,知道我在逗他,随我一同笑出声音。
  我将卷起的竹帘朝上托了托 , 露出船舱内温香轮玉,好酒好花,“曹先生不过来,怎么泛舟赏月,怎么尽兴言欢。”
  他跳下礁石 , 朝这边走来,我退到舱内,点燃挂在窗上的油灯 , 甲板承重颠簸晃了晃 , 很快又平稳。
  他弯腰钻进船舱,盘腿坐在我对面,隔着一张狭窄的桌子,“怎么忽然这样有兴致。”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娇娇弱弱靠在鸳鸯枕,伸出一只手探到窗子外,隔着虚无的空气指向天际,“你看那月亮。”
  此时的月亮,只有薄薄弯弯一道沟 , 很淡,很温柔,融化在深紫色的火烧云后,正在拼命冒头,我笑说 , “是不是像极了女人一瓣嘴唇。”
  他神情与腔调都意味深长 , “峨眉月是青涩的少女,藏起三分之二的容貌 , 不敢让人看,清纯又秀丽。上弦月是成熟的少女,露出一半面庞 , 懂得怎样欲擒故纵,而满月是少丨妇丨,她完全敞开 , 不再羞涩,春光回味悠长 , 令人倾倒。”
  我有些愕然发笑 , “我还小看你了 , 总以为你是个不解风情的光棍,没想到却是风月里有学问的光棍汉。”
  船舱狭窄闷热 , 他灵巧剥开两粒纽扣,“过奖。我也是见到你之后,忽然有的感慨。”
  他目光飘忽一向风平浪静的水面,“容深带你见我那次,你是上弦月 , 后来你独自来找我,就成了满月。”
  “对世上男子来说 , 是上弦月迷人,还是满月迷人。”
  “如果女子本身迷人,她是被乌云遮挡的残破的月,也一样神魂颠倒。”

  我眉眼下垂 , 示意他看桌上,一坛子圆肚的密封酒,“桃花酿。不辣也不苦,甜而醇。”
  他打开瓶塞,香味顿时溢出四散 , “这不是江南的酒吗。”
  我分离开两只摞在一起的碗,“五个月前刚来常府,每天闲得难受 , 就叫上阿琴一起酿酒打发时间 , 桃花是从天津的桃花堤运来的,路上拿冰块镇着,一瓣也没有凋谢。用八角,桂圆,五味子,茯苓,薄荷,还有桂茉粉腌制了,农家院收购来的上等高粱 , 小麦,大豆,后院厨房的石磨整整碾了三天三夜,加上米糟和清泉水,才酿了这一坛 , 你说珍不珍贵。”
  曹先生大约听得有趣 , 他说何止东西珍贵,心思也很巧。
  我脸上红妆描摹得媚气 , 一笑就更媚了,我斟了一碗递给他,他接过饮了一小口 , 细细品其中滋味,又觉得不过瘾,干了一大碗才罢休 , “妙。”
  “妙字是女和少,你们男人都喜欢少女 , 刚才还瞒着我不说。”
  他沉吟两秒清朗大笑 , “算是这样。可少丨妇丨就像酒 , 不爱的人碰也不碰,爱极的人喝了上瘾 , 她的妩媚,是少女比不了的。”
  我晃动着酒碗,试探问,“那今天少丨妇丨央求曹先生这怜香惜玉的君子一件事,你肯答应吗?”
  “说来听听。”
  我为他重新斟了一碗,“胡爷栽进局子 , 是我联手云南条子做的,目的是削减萨格势力 , 为乔苍扫清这些棘手不值得出马的障碍,顺便博得条子信任,以后我好脱身。可我得到消息他咬出了红桃A,他既然肯开口了 , 就势必一五一十都说了,我担心他鱼死网破,请神容易送神难,他现在出不来,想要永除后患 , 就要堵住他的嘴,让他再也说不出话。”
  曹荆易盯着源源不断从坛口涌出的清澈水流,“你想怎样。”
  酒水满溢 , 我停下动作 , 拿起莲蓬抛出船舱,莲蓬擦着他袖绾而过,在湖面打出几圈涟漪,“自然一不做二不休。”
  我手掌横置抹了抹喉咙。
  他眸光倏而一凛,“这样堂而皇之在条子眼下做掉一个人,有些难度。”他说着话端起酒碗,原本打算喝,又仅仅闻了闻,便笑着放回 , “你的桃花酿,味道好,心意也好,可喝上一口,代价很是昂贵。”
  清凉的夜风拂过 , 从窗子和门灌入木舟内 , 惊醒了醉酒的人,我巢红脸庞隐隐褪色 , 白皙微露的上本身伏在一支花瓶,一簇风干的桃花娇艳动人,却不及我面若桃李 , 风姿绰约。

  “如果曹先生为难,也可以拒绝我,你已经为我做了很多。我这辈子人和情都无法给你 , 却还一味求你,如果不是这坛酒 , 我都有些拉不下脸了。”
  他一言不发 , 面色静如止水 , 重新端起酒碗和我碰了碰,我们一连饮了四五碗 , 在喝得最尽兴时,站在甲板上等候的保镖忽然弯腰敲了敲帘子,“曹爷。”
  他嗯了声,保镖低头进入,附耳对他说了句什么 , 他自始至终只是聆听,从不打断也不回应 , 我心里清楚若非绝对大事,他手下不会打扰这良辰美景。
  曹先生点头示意他下去,我们又喝了半坛,几乎就要见底 , 待到月色最浓郁时,他才开口说,“我有急事赶回去处理,你今天嘱托我的,我会尽力为你办妥。”
  他饮尽碗里最后几滴 , “酒很回味,人美如画。”
  我仍一半醉意一半清醒伏在花瓶上,他起身离开 , 我这才收敛醉态 , 也跟着从船舱内走出,他不曾回头,急匆匆迈上岸,在几名保镖探路下,摸黑走出后园。
  阿碧自另一艘小舟跳上来,她站在我身后,“何小姐,曹先生虽然黑白两道都有涉猎,可他从不做黑生意 , 也不搅这淌浑水,如今为您脏了手,这恩情怎么偿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