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40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阿默手里拿着一本书 , 就急忙站起来 , 朝着阿默走了过去,她已经成了大姑娘了 , 亭亭玉立,跟她的母亲很像,没有遗传四眼的不良基因。
  我走到阿默的面前 , 我说:“不要乱动我的东西。”
  阿默抬头看着我,把手里的书交给我,说:“这不是你的书 , 这是佘曼阿姨的书,这里写的都是他的故事。”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阿默不常说话 , 但是自从佘曼来了之后 , 我就经常能看到他们在一起说话 , 好像,他们能沟通一样。
  我看着阿默,我问:“你看的懂。。。”
  阿默打开第一页,说:“这是他的爸爸,记录着他第一天被送走的样子,他被送进了地狱,地狱里有很多跟他一样被抛弃的孩子,在地狱里生存,就是要杀死其他人 , 他第一天杀了两个人。。。”
  我听着,就倒抽了一口冷气,陈玲也皱起了眉头 , 说:“阿默,你在胡说什么?”
  阿默立马说:“我没有胡说,你看,这是第二天,他杀了三个人 , 他也受伤了,你看 , 她的胸口上有一个伤口。。。”
  我看着画,非常简单的画,非常简单 , 但是血淋淋的,色彩很浓厚 , 显得诡异,我们看不懂,阿默这么一解释 , 我才能听的懂。
  “你这个孩子,又得吃药了。”陈玲生气的说。
  阿默立马站起来,神经质的问着:“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我看着阿默激动的样子,就立马摸着她的头 , 我说:“我相信你,你们是同一类人,你们能相互沟通,但是,别跟你妈妈这么说话。”
  阿默低下头 , 陈玲也叹了口气 , 她说:“今天晚上,你自己睡 , 你需要好好思考你的态度,你本来已经好很多,但是 , 我觉得,是我的错觉。”
  “不要。。。”阿默愤怒的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陈玲在家里的权威 , 不容置疑,但是阿默没有说话,所以她委屈,我说:“阿默 , 你去找啊召去吧 , 晚上 , 你也不会一个人睡。”
  我看着她还站在那里,我说:“如果你再不服软,你真的要一个人承受。”
  他听到我的话,转身就走,我看着他的离开,就无奈的摇了摇头,陈玲说:“她需要接受惩罚,她也需要安静,冷静下来 , 否则,我害怕她会伤害到啊召,她跟啊召走的太近了 , 我很害怕,我虽然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但是我真的害怕她会伤害啊召,她杀过人 , 还是那么血腥。”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搂着陈玲,我说:“你是觉得啊召在撒谎吗?”
  “不是吗?这只是一副简单的画而已 , 她的解读,有点残忍,很不好 , 而且,佘曼是那种人吗?”陈玲认真的问我。
  我笑了笑 , 没说什么,拿出来打火机,将画本点燃了 , 然后丢在地上,我看着画本熊熊燃烧起来,我说:“重要吗?”
  陈玲看着我,有点很奇怪的感觉 , 我说:“不重要,不要过分的去解读一个孩子的话,她说什么,由她的内心世界来控制,你也知道 , 她不正常 , 所以,不要用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去解读她。”
  听到我的话 , 陈玲就点了点头,我看到佘曼从远处走过来,我说:“你觉得,她像是个残忍的杀人犯吗?”
  “不像 , 也不会是。”陈玲说。
  我推了陈玲一把,我说:“那不就行了,何必要去跟自己的孩子去生气呢?还为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去惩罚她,你觉得她会开心吗?”
  陈玲听到我的话 , 叹了口气,说:“如果这样,我反而觉得我错了,我会跟她道歉的。”
  她说完 , 就去找佘曼 , 我看着佘曼 , 其实,阿默不危险,危险的是这个女人,她领了暗花,随时会来杀我,但是她却是我老婆的好姐妹,一至于此,我们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关系。
  我无奈的摇摇头,有的时候 , 人就是主观。。。

  田光住院了,我需要去看望他,我开着车 , 如今的我,敢一个人出门,不带保镖,因为心里放下了 , 所以,觉得没有必要 , 而且,我也相信,在云南这个地方 , 没有人再敢动我。
  到了医院,我去找田光 , 在病房里,我看到了田光,他的脾气变好了 , 我看着医生给他扎针,那个护士可能是新手,田光这种人 , 很凶恶的,光是长相都让人害怕,所以这个小护士,就有点害怕。
  我看着田光被扎了十六针,整整十六针才挂上吊水 , 这种针头不是硬头的针头 , 而是软头针,扎的很深 , 我做身体检查,需要麻丨醉丨的时候打过,很疼 , 扎进血管里,连我都无法忍受。
  但是田光整整挨了十六针。
  我看着田光的胳膊上,都是针眼 , 我就笑了,我说:“如果是以前的你,这个护士的尸体,应该都漂到缅甸去了吧 , 现在的你 , 跟以前的你 , 相差太多了。”

  他看着我,说:“杀了她,能解决什么问题吗?换一个护士,难道我就不用挨这么多针了吗?我血管的问题,我知道。”
  我听着十分的讶异,我看着柱子,他倒是适应了,我笑着说:“这世界,真的是太奇妙了 , 你田光居然也会想到是自己的问题了,真的难得。”
  田光闭上眼,虽然他没有生气 , 但是我觉得他很烦躁。
  “陆拾鱼去那了?”田光问。
  柱子说:“去拍戏了。。。”
  我看着田光,他的眼神里充满寂寞与无奈,脸上的表情,也是极其希望能立马看到陆拾鱼一样 , 但是可惜,他看不到。
  我深吸一口气 , 我知道,他真的被陆拾鱼给俘获了,以至于 , 我在这里,他都倍感寂寞。
  他变了 , 变弱了,变的有牵挂了。
  他原来也是个男人啊!
  人在生命最痛苦的时刻,在心里,总是会有那么一个最牵挂 , 最想见到的人。
  尤其是命不久矣的人。

  田光对于陆拾鱼的不在场,显得很落寞,我知道,他现在最想见到的就是陆拾鱼。
  我坐下来 , 看着田光,我说:“你就那么想见他?”
  “她在我身边,我总觉得安心 , 她会跟我说一些,我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东西,跟我做一些 , 我从来不会做的事情,有他在 , 我觉得,我的人生里,没有那么多罪恶。”田光平淡的说着。
  我说:“你怕死了。。。”
  听到我的话 , 田光看着我,眼神里露出一丝诧异,也显得很害怕 , 我苦笑起来,我说:“你田光也有怕死的时候?我记得,当初你为了救我,连命都不要了,为什么现在会怕死?”
  有些人的变化,我是无法猜测的 , 那个结果 , 也是惊人的,田光的变化 , 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人真的是神奇的东西。

  日期:2017-10-15 07: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