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2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成吧”孟阳摇了摇头,笑骂道:“你大爷的陈默,你真是瞒了我们很久。”
  “呵,我的错。”
  我端起余下的那半啤酒,一口喝干,似在告罪,又似借此来帮助自己逃避这个怪圈。
  “那你不是为了她回来这么早做什么?”杜城问道。
  “一朋友走了,我来送送。”
  尽可能让自己淡然,不去悲伤。
  杜城吧嗒点燃了一支烟之后,塞进了我的嘴里,他开口安慰道:“看开点吧哥们。”
  “放心吧,我已经看的很开了,在这座城市里活着,不就是那么回事儿嘛”轻轻吸了一口烟,我幽幽的说着。

  杜城笑了笑,“也对,像我们这种无根的野草,有什么不能适应的呢?”
  “默儿,在新公司过的顺心吗?”
  我看了眼发问的孟阳,嘴角撇了撇,说道:“相对于我跟佟雪的事儿,这件事情你可能会更加震惊哥们现在在那个女人的公司工作,就是那桩离婚案的被告。”
  孟阳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嘴巴张成一个字型仿佛我的话,瞬间使他清醒。
  “惊讶吧?我跟你说个更惊讶的事儿”

  当下,我便把今天齐宇跟董舒菡找我的前因后果跟他们说了一遍,末了,我又说了自己的分析跟决定。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一个贼有钱的土鳖,要给你两百万让你做一件十分简单的事儿?”孟阳吞咽了下喉咙,问道。
  “我靠那你还犹豫什么,干啊!”孟阳抹了一把脸,“这么好的机会,两百万!不是两百块,你丫还犹豫什么?”
  “你是说,让我去伤害一个女人,还他妈是两次?”我启开了桌子上的最后一啤酒,喝了一口之后,问道。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孟阳不解道:“伤害她的人是那俩土豪,你丫只是一个小卒子,他们只用你做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儿而已说句你不爱听的,就算你不做这件事,总有人会做。你为什么非要往自己身上揽责呢?”
  是啊,我为什么要往自己身上揽责?觉得自己会在齐宇他们的阴谋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

  说穿了,都是因为我的感觉,我对张瑶的那种,越来越复杂的感觉。
  “哥们,信我的,干他娘的总没错,你跟谁过不去都不能跟钱过不去除非你是傻子!”孟阳碰了下他旁边的杜城,问道:“阿杜,你说我说的对吗?”
  杜城笑了笑,捻灭手指间夹着的香烟,“你说的挺对的,不过我也可以理解陈默为什么要纠结。”
  “为什么呀?”孟阳不屑一顾的说:“这种事情就犯不上纠结,两百万,足够他过上很好的生活,哪怕在这儿他都可以买套房子了,为什么纠结?就是因为良心吗?”
  他又看向了我,苦口婆心的劝说道:“陈默,我说句话你别不爱听,良心那玩意儿谁都有,之所以有的人坚守,有的人出卖,无非就是价格的问题,我觉的,两百万足够让你把它卖了,等你过上足够好的生活之后,只有人会羡慕你,而不会有人去质疑你是用什么手段过上的。”
  孟阳说的很对,他跟佟雪应该是同一类人,都很现实。
  我明白这些道理,可我偏偏做不出来。
  “我们活着,非要这么现实吗?”我喃喃的问道。
  “如果你在你老家,你可以不用这么现实,三餐温饱,有住的地方,这就够了,你可以随便任性。可是在这儿,不行北京是中国最现实的城市之一,机会很多,压力很大,你必须要学会在这儿生存,才有机会留在这里。它的包容性很大,可它唯独不会包容你心里的理想主义它什么都会允许,可它偏偏不会允许你的天真你想留在这座城市,就必须要遵守这座城市的生存法则。”
  惊蛰的时候北京没有打雷,可现在孟阳的话,在我心中响起了惊雷。
  作为兄弟,孟阳肯定是切实为我考虑的,他的建议就是最为直接的佐证可我不能按照他给我指的路去走,毕竟,孟阳不是我,他也不知道我的症结所在。

  那种昧良心的事儿我不是不能做,我只是不想再去伤害张瑶而已,杜城应该知道,所以他就没有劝我。
  每人喝光手里余下的啤酒之后,我们三个就各回各家了,毕竟明天我跟孟阳还要照常上班的。
  当我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几近凌晨。
  目所能及的一切都是那么冰冷,没有气息,但这不妨碍它们对我嘲弄胃里胀痛,尽是酒精,阵阵泛呕中,我跑到卫生间,对着马桶就吐了起来。

  如果这个家里还有她,现在就会有人轻抚我的后背,然后对我责怪着,也心疼着,她还会为我倒上一杯蜂蜜水,等我喝光之后,她会听我憧憬好的未来最后我们会在床上翻滚、释放,相拥而眠。
  可现在的我什么都没有,这个可以称作家的地方,只有我自己,喝多了之后要自己捱着,忍受着难闻的气味将秽物清理,我强迫着自己喝了一杯水,清水流进了我的胃里,也洗涤着我的灵魂,早就变得陌生、污浊不堪的灵魂,一切都做好之后,衣服都没脱,我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晨。
  迎接新一天的朝阳,我奔向了国贸,奔向那个被一个可怜女人苦苦支撑着的公司。
  当我推开办公室的门之后,我愣在了原地,因为张瑶已经坐到了椅子上,她正看着电脑,手指敲打着键盘,忙碌着
  “早啊。”
  她抬起了头,微笑着跟我打了一个招呼。
  “早你怎么来这么早?”

  “哦,昨天有点东西没做完,今天就提早来了。”
  “你怎么没跟我说?我可以帮你做的。”倒不是我作假,我说的这些都是由衷的,我想帮她分担一点东西,哪怕是最为轻飘地也不例外。
  “昨天我见你”她摇了摇头说:“昨天我们那个状态,谁都不适合工作的。”
  闻言,我苦笑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默默地回到那个属于我的角落,坐下之后就开始忙碌,给她做着今天的行程。
  原来,她昨天注意到了我的状态,可她并没有问这好像是我们之间唯一的默契,就像我见到她思索也没有过问一样。

  张瑶一定很辛苦吧?
  我悄悄抬头,望向她的方向,发现她又回归到了最初我进门时见到的那个状态,孜孜不倦,仿佛战士一般的忙碌着。
  当她再次开口叫我的时候,已经快到午休时间。
  “你试着联系下佳一,看看她下午能不能来公司,甲方那边刚问过我咱们的进度。”
  仔细一想,当时甲方给我们的时间就是延后一周复工,现在已经所剩无几了,那边忙着催促,倒也说的过去。
  这次我没有去吸烟室,而是直接在办公室里就联系了她。
  很快,电话就被林佳一接听,她没什么废话,直接就问:“是不是要复工拍摄了?”

  “对你下午用空吗?”我试探性的问道。
  上次在摆渡的时候我就得罪过她一次,再次面对这个姑娘,心里多少会带着些愧疚。
  “没空。”林佳一想都没想就给了我答案。
  “大姐咱能不闹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