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2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下班之后,我看着她的背影欲言又止,而张瑶也没有发现我的异常,我们就这样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这间办公室站在国贸地铁口,我再度陷入迷茫,现在的我需要一个人来倾听,来为我出谋划策,可我又不知道该去找谁诉说,那间冰冷的出租屋等着我回去温暖,又有谁能来温暖我呢?
  “嗡”
  刚过了检票通道,正准备搭乘回到六里桥的地铁的时候,揣在裤兜里的电话,开始急促地震动了起来,撩拨着我本就已经开始脆弱的神经。
  掏出一看,电话屏幕上显示着阿杜的名字。
  嘴角一挑,我滑动接听,问道:“怎么了哥们?”
  “嚯,多新鲜,你还知道我是你哥们呢?”
  “废什么话,你不是谁是?”
  我知道杜城这是在挑理,毕竟回北京已经半个多月了,我都没有联系他。
  “我可不够格啊”杜城叹了口气,幽幽问道:“忙什么呢你?”

  “刚下班,正准备回家忍受孤独呢。”
  “哈你还忍受孤独了,来找我们吧,咱们一起孤独。”
  我注意到他说的是我们带着疑惑,开口问道:“除你之外还有谁啊?”
  “阳子呗,这孙子今天下午就过来了,正跟我一起泡着呢。”
  “成,在哪了?”

  “鸟巢,等你。”
  我笑着挂断了电话,心中暗自想道,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正想着找个人来出谋划策,阿杜就找到了我。他或许不能给我什么奏效的建议,可孟阳跟他在一起,他或许能给我什么好的建议,毕竟,孟阳可是连老王都很欣赏的人,那货完全就是一人精。
  转过方向,我搭上了前往后海的地铁,一个小时之后,我下了车子,呼吸着后海地下的空气,清楚的嗅到了一股子放纵而颓废的气息还是这里适合我这种人。
  鸟巢。
  我很容易就看到了他们。
  因为现在台子上唱歌的那个人就是阿杜,而在离台子最近的地方,孟阳就坐在那儿。
  “想得却不可得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只顾着跟往事瞎扯”
  杜城好像只钟情于李宗盛,每次驻唱的时候,都会唱他的歌就着沙哑而沧桑的嗓音,带着自己对歌中故事最为独到的理解,我觉着,杜城这不是在唱歌,因为他没用任何技巧。

  他更像是在讲故事,给我们这帮来这买醉的漂泊过客,讲故事。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
  我脸上挂着笑意,走到孟阳旁边,揶揄道:“最近忙什么呢,孟大状?”
  正在喝酒的孟阳,闻声一愣,他放下了酒杯,给我递过来一支烟,“你这孙子,怎么才来啊。”

  “国贸到这儿,我这个时间能到已经够快了。”我坐了下来,吧嗒点燃了那支烟,问道:“今天怎么这么闲?听阿杜说你下午就过来了。”
  “嗨,可别提了,出门跟了一桩案子,完事之后都他妈两点了,与其回律所倒不如来这儿喝点。”
  “什么案子?你这可真是春风得意马蹄疾啊,案子一桩接着一桩的。”
  自己兄弟能有现在现在这样的成就,我由衷的为他高兴,身为律师,只有手里的案子多了,才能赚到更多的钱,借此,来让拓宽自己的知名度。
  孟阳已经在这条路上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门道,我又怎能不高兴?

  “没啥,就是一桩刑事类的案子,没多少赚头。”孟阳笼统的说着,并没有多提。
  我自顾自的开了一啤酒,喝了一口之后,又问:“律所最近怎么样了?”
  乐平毕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工作单位,对于那,我多少会带着些复杂的情绪,哪怕已经离开了也不例外。之前我跟老王聚过,但我没有问他这些问题,我不想让他为难,也不想让他知道,我仍旧放不下律师这个职业
  “还是那样呗,每天迎来送往,见识这座城市里的匪夷所思、家长里短。”
  “你看的倒是透彻。”
  “不透彻能怎么办?我总不会跟你学吧,说不干就不干了。”
  “世事无常呗。”耸耸肩,我故作轻松地感慨道。
  我也不愿轻易放下自己曾挚爱的职业,就像我放不下佟雪一样。

  “嚯,小陈默,你丫可算是来啦。”杜城的声音从我侧后方传来。
  我转过头,发现他并没有什么改变,依旧是那身朋克系的夹克,脚上踩着长筒马丁靴,半长不短的头发被他束在耳后,颓废中带着点文艺,放纵不羁,大抵就是形容杜城最好的词汇。
  “怎么,我杜哥这是想我想的要命?”
  “快得了吧你,哥哥我取向可没问题。”杜城顿了顿,脸上的表情突然变的很感激,“谢了啊哥们。”
  “谢什么啊?”我不解。
  “谢谢你介绍我认识了峰哥。”他洋溢起兴奋地笑容,说道:“上次你把他微信给我之后,我把自己录制的de发给了他,你猜们怎么着?峰哥说,今年五月份要带我去苏州迷笛音乐节上露露脸!”
  “我靠,你丫要牛逼了啊。”
  我很震惊,也很兴奋。
  杜城是一个把音乐当成了生命的疯子,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无疑是对他最大的肯定!
  同是漂泊在这座城里的过客,孟阳跟杜城都渐渐地走上了自己人生道路的正轨,那么,我呢?

  我什么时候才能走上人生这条道路的正轨?
  这是一种拷问,一种有关于我漂泊意义的拷问。
  杜城跟孟阳都在北京这座城市找到了自己的价值,他们已经在自己人生的航道上找准了自己的方向,并且努力着,要让自己活的更好。
  那么,作为他们兄弟的我呢?

  我的航道在哪?我的方向又是什么?就这样得过且过地在北京漂泊着,真的还有意义吗?
  我突然发现,曾经纠缠着我的迷茫,正在无限扩大着,并且将我所吞食
  我们喝了很多酒,啤的,白的,洋的地上躺着的各类酒,就是最好的证明,酒精开始在我的身体里作祟它使我的目光开始迷离。
  “陈默,你说你初二就回了北京?”
  杜城大着舌头对我问道:“你回来这么早做什么?哪个姑娘这么牵着你?”

  “你丫喝酒喝傻了吧?”孟阳拍着杜城的肩膀,大声说道:“除了佟雪还有谁?陈默我说对了吧?是不是她回国了?”
  我告诉过杜城我跟佟雪的事儿,但我并没有跟孟阳说过,他既然这么问了,很明显杜城也没跟他提过。
  我突然发现自己很无耻,孟阳曾经是跟我走的最近的兄弟,而我却隐瞒了他这么久
  “别他妈提她”心里的折磨,加上酒精的作祟,当初的那些顾虑都被我抛在脑后,我哈哈大笑着,“我跟她早就掰了!”
  孟阳的眼睛,瞪的足以媲美酒吧棚顶闪烁的灯泡,他诧异地问:“好好的,你们都要结婚了,怎么就分了呢?”
  他的记忆可能还停留在一年多以前,那个时候张瑶的案子刚刚结束不久,我告诉过他,我们的婚期不远了。
  我苦涩的笑了笑,每次提及往事,都会刺痛早已千疮百孔的心脏,自顾自的灌了一大口酒,啤酒顺着喉咙流进了胃里,麻痹着我的身体。
  自嘲道:“分了就是分了,哪有什么原因?”只需说出这个真相就好,至于那些细节,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太过可耻,也太过影响那个女人的形象。
  她那么的完美,她是我曾经的信仰,没人可以诋毁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