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3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刘也说:“做人可不能忘本,没有你,就没有咱们今天的河西乡,更没有现在的罐头厂。别说大河了,就是河西有几个人能看的上咱们呢?可是现在,连县里的领导见了咱们不也要客客气气的。所以,为了你,咱们干什么,都是值得的。”

  老刘这话说出了他的真心,但也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光知道顺风的时候,人家阿谀奉承,可是却不知道当官的翻起脸来,要的不但是钱,还有可能是他的老命。
  陈九江严肃的对他们说道:“老刘,刘哥,金主任,实话和你们说吧。这次的事不赖纪委,也不赖富美丽,更不怨路爱国,而是上头有人要搞我。目前来看,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回去之后,不许再提一个字。否则的话,不但是为我,也是为你们自己惹祸。”
  三个人听了他的话,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超出了他们想象。老刘还想打探个究竟,陈九江却说,这事知道了对他们反而不好。这下越发显得高深,也堵住了老刘好奇的心。
  聊了一会,几个人的话题都转到了陈九江的新添的贵子身上。金小凤一听这孩子还没有起名,立刻说道:“陈书记,您的孩子,一定是咱们河西最聪明,最有前途的孩子。我帮他起个名字吧,就叫陈冠西,河西之冠啊。你们说好不好?”
  刘大说,这名字好。陈书记的儿子能简单了吗?他早晚是咱们河西的骄傲。温莹莹笑着说:“我看可不咋滴。要说咱们家老陈,可是在大河县被撸了个干净。还不如给儿子起名叫陈水贬。”
  温莹莹的意思是让陈九江不要忘记了今天的失意。但是这话却让其他几个人不敢接茬,场面可就有点尴尬了。
  陈九江笑着说,这是越扯越离谱了,咋能把孩子的名字搞成了老子的故事会了呢?这以后得让儿子压力多大呀。陈九江这么一说,就化解了尴尬,大家立刻就哈哈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老刘就让金小凤帮着温柔去饭店张罗午饭。金小凤一走,老刘将房门关上,郑重的对陈九江说道:“陈书记,无论啥时候,你都是咱们的陈书记。我和刘大在这里保证,罐头厂除非换了老板,否则,一直都有你一股。”
  陈九江对他的表态很满意,口中却道:“老刘呀,股份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毕竟此时不比往日。今后我再去河西,你能管上我一顿酒菜就足了。”
  老刘生气的说:“陈书记,你这话可就见外了。我要真的那么做的话,可比富美丽路爱国还不如呢。”
  刘大更爽利,他说:“陈书记,反正你现在没有事做,不如就来咱们厂,继续当厂长。”
  陈九江含笑拒绝了,他说,尘埃未定,还是等等再说吧。
  下午吃过饭,老刘三个人,留下了三个大大的红包,这才回去。老刘刚走,马二就来了。马二见了陈九江,扬了扬光秃秃的手指对陈九江说:“陈书记,您看我叫他们给祸祸的。尽管如此,我可什么都没说。”

  陈九江说,这次的事,对我来说,是个教训。同时也让我看清了一些人和事。你,老刘他们个个都是好样的。是值得信任和托付重任的人。
  同样值得信任的,还有卓越。陈九江卸职之后,卓越也离开了长寿山,如愿以偿的当上了他的县长。卓越走的时候请陈九江好好的喝了一顿,两个人从相识相知,到历经磨难都说了一个遍。
  卓越跟陈九江说:“老弟,官路崎岖,必将历经磨难。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请相信,成功总在风雨后。”
  看着意气风发的卓越,陈九江的心中冲满了苦涩和失落。他强作笑颜,对卓越道:“兄弟此去必定大鹏展翅,遨游千里。只是登高之时,不要忘了这穷乡僻壤,泥潭之中,还有兄弟一个。”
  卓越说,放心,哥哥怎么也不会忘记你的。若真是到了山穷水尽之时,怎么也会拉你一把的。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做起来却并不那么容易。毕竟卓越去的是外市不是玉州。即便是在玉州,可是他也改变不了于向荣的决定。
  陈九江是苦恼的,可是和他一样苦恼的还有高歌。高歌在电话中对于向荣说的明明白白,那就是让陈九江回河西安抚他手下的那些父老乡亲。可是于向荣愣是没有听懂,生生将陈九江剥了个干干净净。

  后来高歌一琢磨才想明白,合着于向荣错会了意,以为自己是在为卓不凡打掩护呢。这下可气坏了高歌,连续两次点名批评了大河县,不是卫生不达标,就是城建有问题。这搞的于向荣也很纳闷呀,他心说,为了你高市长的指示,我连夺妻之恨都放下了,咋还不满意呢?
  不满意的人可不止高歌一个,还有卓不凡。体会最深切的就是高歌高副市长了。他给卓不凡连续打了两次电话,都是秘书接的。两次秘书回了他同样的一句话:“高书记很忙,没时间接你的电话。”然后就是真的盲音了。
  这种待遇可不是高歌这样嫡亲秘书应该享受的呀,他认为,他和卓不凡的关系,一度可以比拟父子。可是他的继任者,敢干脆利落的挂他的电话,就说明,卓不凡那里已经很不待见他了。
  高歌吓软了腿,连忙跑到省里去面见卓不凡,想要负荆请罪,跑了三次,在门外站了两天,才瞅到机会进门。高歌准备的一肚子话,都没有出口,卓不凡就不耐的说道:“这个事情我知道了,不要你问了。”
  高歌听了这话,这两天惴惴不安的心,立刻进入了冰河时代,被冻的失去了知觉。
  老卓同志的话是个啥意思,啥叫不要你问了。那不明摆着告诉你,高歌同志,这个事情上,你表现的太差,领导对你是不信任的了。领导要求中场换人了。世界上最大的失落是什么,那就是领导不信任你。在关键的时刻,你不在场上,就意味着你已经不在领导的核心体系之内了。
  这下高歌可真是急了,他保证:“老板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将这事办的明白清晰。”
  卓越看着激动的高歌,轻轻抬了抬手,示意他坐下。可是高歌是不敢坐的,更是不敢喝那茶几上的茶。看着温和的卓不凡,却最是危险可怕。高歌可就怕舒坦的坐下之后,喝完一杯清茶,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进门了。
  卓不凡说:“这个事情还是缓一缓吧。一来对他也是一次难得的历练,二来也不要让人家下面的同志不好做。”
  对于下级来说,上级的指示是不存在不好做的。因为无论好做不好做都必须忠诚的完成。卓不凡也不会因为下面的人不好做,而不做。卓不凡之所以没有立刻展开行动,一方面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要历练一下陈九江。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任命也即将下来。他不想在这关键的时候,闹出什么意外来。

  无论卓不凡说的多么委婉,高歌还是清晰的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卓不凡确实对他很不满。因为卓不凡并没像他自己说的那样,真的等一等,而是很快就采取了行动。
  省财给大河县财政局发了一则通知,通知中说,温莹莹同志一直扎根农村,吃苦耐劳,表现优良。认真落实省财“一帮一带”的政策。故而为了表彰温莹莹的突出贡献,特调温莹莹同志回省财担任金融处一科科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