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3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其中有一支人家,叫花忠实。为人老实诚恳,对百姓也和蔼善良。自信没做过啥亏心的事,也就信了当时游击队长于向荣他爹于得水的话。决定留在乡里,代表地主乡绅向解放军投诚。
  花忠实归顺之后,帮着于得水稳定了乡里。也为解放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在于得水的保举下,当上乡里第一任副乡长,着实风光了一段时间。
  只是好景不长,赶上了*,被无产阶级的劳动人民斗倒在地。那时候花忠实是迷茫的,是彷徨的,是不解的。他说我虽然出自地主世家,但是我做的是为人民服务的事业。可是人民为什么不理解我呢?
  你们要土地,我分了。你们要钱财,我也归公了。可是为啥还要我的女人呢?女人是不能给的,这不但关系到男人的面子,还关系到花家传宗接代的历史使命。所以是要用生命来守护的。守来守去,花忠实没有守住自己的老婆也没有守住自己性命。一对短命鸳鸯,两只糊涂鬼,双双命赴了黄泉。

  二人一走,就留下了花家唯一的血脉,孤儿花有志。花有志小时受了刺激,神经有点不正常。乡里人就戏称他为花一枝,再后来就叫他一枝花。
  一枝花也不是个长命的人,还没有他爹大的时候,就结束了他那玩笑一般的生命,去地府找他的父母团圆去了。
  所以,河西乡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一枝花这个人。这纯粹是金小凤为了脱身捏造出的这么一个人物。而这么一个人物可正对了梁鑫和贾诸葛的战略方针。所以稀里糊涂就被他们采纳了。
  陈九江看见这个供词当时就乐了,毫不犹豫的在上面签字画押,按了手指模子。
  听了这话,三位老人都怒了。温柔说,啥叫莫须有,这就叫莫须有。不行咱得告他们去。
  陈九江听了这话,吓的差点从床上跳了下来,他连忙说道:“爸呀妈呀,你们觉得我受了委屈,其实不然。在官场中,莫须有就是个罪名。这个罪是可大可小。若是你觉得不服,那也行,过几天人家就给你找个大的了。”
  温莹莹也着急的道:“妈呀,可别冲动。平白无辜的就让您女婿遭了那么大的罪,若是再去告人家纪委,你女婿还能活着回来?”

  温莹莹的话镇住了三位老人。陈父思虑了良久不无惋惜的说:“咱们祖辈都是老农民,就是种地的命运。还是种地坦然,你就回家跟着我种地吧。反正国家现在的政策也好,饿不死就是了。”
  陈母也说:“啥叫幸福,还不是一家人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呢?我们现在有了孙子,正是该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再说九江虽然遭逢了大难,不还腿脚齐全吗?等养好了身体,再谋出路。”
  老头老太太这么说,可不单是安慰陈九江,还是说给亲家母听的。他们的意思就是咱儿子遭了难,你们可不能只顾着同享福,不思虑共患难呀。今个给你们打打预防针,防止今后的变故。
  陈九江点点头道:“生活的事情,你们不要担心。这些年在官场上混,还是认识了一些人,也了解了一些事。怎么着也饿不死的。”

  这么一说,老人们也就放心了。再一想想陈九江虽然失去了工作,还遍体鳞伤,但是毕竟小命还在。也算是大难不死了,指定必有后福了。
  陈九江攒足了精神就从床上起来,接过了温莹莹手中的儿子。陈九江亲切的看着怀中的儿子,怎么看,这孩子怎么像自己,怎么看,就怎么亲切甜蜜。可是儿子却并不这么想,方一入怀就蹬着脚,挠着手哭喊了起来。哭的那脸上的皮都画出了三道褶。任陈九江怎么哄,都止不住。
  温莹莹见了,就将儿子从他的手中接了过来。说道:“看看吧,这是儿子生你的气呢。谁叫你不第一时间陪着他呢?”
  陈九江理直气壮的说:“我可没有对不起他。若说亏欠的话,也是欠老婆的。”

  温莹莹听了心里很高兴,嗔了他一眼说道:“还算你有良心。没有见了儿子,就忘了老婆。”
  陈九江真情的道:“老婆可是一生相守相伴的人,怎么能不疼呢。”
  陈九江这招是学自刘家的祖宗刘大耳朵,刘备先生。刘备那一掷之力,让关羽张飞赵云为之生死相依,而陈九江这么信手拈来,立刻感动的温莹莹一塌糊涂。
  正在温莹莹体味这浓情时刻的时候,病房的门突然被一群人给推了开来。为首一个女人一见陈九江就跪倒在了他的脚下,哭嚎着道:“陈书记,我对不起你呀。都是我不好,说了假话,才害了你呀。”
  这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刘庄妇女主任,现在的蟠桃园罐头厂销售经理金小凤是也。在纪委的时候,金小凤心里打着谱,等蒙混过关,出了纪委再想办法。不想那梁鑫和贾诸葛将计就计,就用这么一条作风问题将陈九江撸了个干干净净。金小凤这才知道闯了祸,赶紧跟在老刘和刘大的身后,到陈九江这负荆请罪来了。
  若说能制倒金小凤的,陈九江算一个,第二个就是老刘了。金小凤从当新媳妇的时候,就被老刘拿掐在鼓掌之中。老刘在她身后骂道:“马勒戈壁的,就你觉得受不了,我们几个谁不是呢?可是又有哪一个说了陈书记半个不字。就你自作聪明,现在害的陈九江丢了书记的位子,可如何是好?”
  刘大是个犟脾气,直到现在还不服气。他对陈九江说道:“陈书记,来时的路上我们就商量好了。只要你点个头,咱们就带着罐头厂的老少爷们,再堵一次县委的大门。到时候把事情说清楚,让县里也知道纪委草菅人命,逼良为娼。”
  嗯哼,啥叫逼良为娼,人家纪委这可算不上呀。人家既没有让你去举牌子,也没有给你明码标价,只是抓住了你问题的本质,搞了一个对症下药罢了。众人在激动之余,谁也没有时间去纠正刘大的说辞。陈九江也不会作死的跟他说出内幕。

  陈九江去扶金小凤,金小凤死活也不起来,陈九江道:“金主任,你听我说。这次的事情可还是要谢谢你的,若不是你说的一枝花,我到现在只怕还在纪委里呆着呢。看看我这样子,都不知道还能支撑几天。”
  金小凤这才起来,讪讪的站在一边,给温莹莹介绍一枝花的故事。金小凤说:“温局长,瞧完你们,我这就去县里,找县长书记说明问题。还陈书记一个清白。”
  刘大愣头愣脑的说:“就是该这样,必须让县里给咱们一个说法。咱们可不能让陈书记平白的受了委屈。也要让他们知道,咱们河西人,可不是好惹的。”
  陈九江听了这话,摆了摆手,笑着说道:“虽然我没有亲眼看见,但是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样的。因为咱们的遭遇都是一样的。说起来这次是我连累了你们,要不是我,你们都不会遭这次的罪。”
  刘大激动的说:“陈书记,这咋能怨你呢?还不是富美丽那臊娘们日的鬼。陈书记,咱们都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句话了。回去之后,一定将富美丽给赶下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