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37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用了。”一个轮胎帮成员悲伤的说道:“尊敬的李先生,我们的谢尔盖?彼得洛维斯基少爷已经得我主召唤,去天国了。”说着,将手往天上指了指,又在胸前画了个十字。
  李牧野顿时掩面而泣,扑过去用俄语悲声说道:“亲爱的谢尔盖兄弟呀,你怎么就这么去了呢?我们才刚刚建立深厚的友谊啊,你是如此的勇敢高贵,代表了最神圣的俄罗斯血统,如果不是你用你伟大的骑士精神为我们开路,也许我们此刻已经死在魔鬼之手多时了,谢尔盖兄弟呀,你可知道我是这么的痛心和悲伤啊。”
  一边哭着,一边抢过去,在两个一脸懵逼的轮胎帮成员的注视下,迅速检查了一下谢尔盖的状态。这货果然已经死了。心中得意之余,忽然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接着猛然站起,一脸茫然的四顾张望,嘴里则念念有词道:“谢尔盖兄弟是你吗?”

  两个轮胎帮成员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芬和张凤来也一下子闹不清楚小野哥这是要做什么。
  李牧野的双手伸向空中,做出挽留状,继续说道:“谢尔盖兄弟,请不要离开我们,我们需要你指引一条平安回家的路。”
  “李先生,您看到了谢尔盖少爷的灵魂?”一个轮胎帮成员惊骇的问道:“你们在对话吗?”
  李牧野神情严肃,并不理会他,继续说道:“是的,我的俄罗斯兄弟,我完全相信你的话,感谢你的指引,我一定会把你的话让他们带给你的家人。”
  转脸对那俩人说道:“他说起了他的家乡在顿河岸边,六月的早晨,雾气奔腾,那里有河汊、沙滩、湖沼、苇塘和披着露水的树林,他看到了狂风在顿河上掀起阵阵波涛,拍打着河岸,村周围的绿树外,闪电照亮了天空,稀疏的雷鸣声震撼着大地,鹞鹰伸直了翅膀,在乌云下盘旋,一群乌鸦呱呱叫着跟在后面……”
  “他还说他就要回到家乡了,所以请你们二位把他的尸体带回罗斯托夫去。”
  二人知道李牧野跟谢尔盖素无交集,不大可能知道谢尔盖的家乡在顿河重镇罗斯托夫,闻听李牧野口若悬河说起他们故乡风物,恍如历历在目,顿时信以为真,其中一个深以为然的点头道:“谢谢李先生转达,如果我们能在谢尔盖少爷的指引下平安离开这里,一定会把他带回罗斯托夫的。”

  李牧野也是急中生智,想起之前看过的一本俄罗斯小说,静静的顿河中的内容来,随便改了几句丢出来。虽无亲身经历的细节情感,但只凭那名著的细致叙述,料想也不会差的太多,只求能忽悠住这哥俩便够了。看来效果还不错。
  李牧野转而对小芬和张凤来说道:“老谢这厮完犊子了,这哥俩暂时被我给忽悠住了,接下来咱们可以为所欲为。”
  “叔,这树上有不少灵芝参果,我可以先上去选宝贵的采摘回去,还有这蜂窝里的王浆,也是举世难得的宝贝。”小恶来说道:“你们先在树下等我一会儿,我去去就回来。”
  李牧野慨然应允,道:“可以,自己多加小心,注意安全,这么大的蜂群发起疯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小芬有点担心:“你打算就这么赤手空拳的上去捅那个蚂蜂窝?”
  小恶来道:“芬姐放心,我有憋宝门的蜂子药,是用大蝙蝠的血混了蜂王浆熬制的,涂在手上送进蜂巢里,所有蜜蜂都得被熏晕了。”说着,果然从背包里取出一小段竹筒,倒出些液体抹在手上,然后收起竹筒,一转身来到树下。
  这大树形如一堵墙,十几米之内除了褶皱沟壑外,没有任何可供借力的枝杈。小恶来拔出一把匕首来,又跟李牧野借了短刀,一手一把武器,直接插到树干上,硬生生用两把刀子爬了上去。
  李牧野转而对两个面露惊诧之色的老毛子解释道:“我得到了谢尔盖兄弟的指引,他说树上有东西可以让魔鬼远离我们,所以我命令小朋友上树去取下来,请两位耐心等候。”
  这二人方寸已乱,完全相信了李牧野的鬼话,只道是谢尔盖的灵魂在指引,自然没什么异议。
  只见小恶来一路攀爬,快若飞猴,顷刻间已经登到极高处,树叶茂密掩映下看不到他的身影了。

  正在这时,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入耳,依稀似一个人在唱歌,却听不出什么词句语言来,丝丝缕缕,如泣如诉,竟十分动听,一入耳便让人禁不住心驰神往,迷醉其中……
  烟雨蒙蒙,李牧野沉浸在送别和释怀又难舍的气氛中,眼前的人模样变幻,一会儿是姐姐李牧原的样子,一会儿又成了张娜巧笑嫣然的在向自己招手,狄安娜妖娆魅惑的向自己勾手指,金香姬泪光盈盈站在暗处看着自己,小芬打着赤足坐在瀑布下的水潭边跟自己调笑,又一会儿变成了幽怨的王红叶,接着是何晓琪……
  一股忧伤蓦然袭上心头,有些事不愿发生,却不得不接受。有些人不可失去,却不得不放手。多半爱情故事的开头总是这样,适逢其会,猝不及防,结局却常常是花开两朵,天各一方。
  耳边开始听到一个缠绵悱恻的靡靡之音正唱道:诗写婵娟,词谱秋莲;香梅品尽,两处情牵。花前携手,秋波相牵。道眼中情,情中语,语中缘。缘是山中高士晶莹雪,世外仙姝寂寞林。缘是众里寻她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时光瘦,指缝宽,你的微笑始终向暖,赐了我一晌贪欢。
  词曲相得益彰,令人心驰神往,仿佛温柔细雨中,前方出现一条古巷,碧苔石板的尽头有个人在用歌声召唤他。
  李牧野依稀感到自己置身在一座庭院中,那庭院格调疏野,顺着月亮门进去,是一座太湖石山,有清泉飞泻,匹练高挂,溅出银星碎珠无数。石山之下,是一方池塘,能听两部鸣蛙,池中莲叶碧翠,芙蓉霞红,墙角处几支修竹掩映,极是幽静,太湖石后,是一栋小楼,门口一副对联,写的是:暂代松朋邀月主,常携鹤友访仙朋。
  多么美好的情感啊,李牧野深深的沉醉在其中。一步步走向那声音,依稀看到一个清丽佳人在水一方,云裳松履,有白尚书小蛮腰间玉带,金谷园绿珠发上金钗,轻纱薄裙,裙拖六福水,高云挽鬓,在那边翩舞清唱。
  李牧野神思飞扬,欲乱情迷,完全不能自己,只是站在那里痴然凝望着她,这张脸如罩薄纱,如同雾里看花,总觉得非常熟悉却不能断定她是谁,一直跟着歌声走,到了近前时,那人悄然站定,一阵风吹来,薄纱被随风而走,露出这人面目,竟是被李牧野捅过一刀的高小松!
  怎么是你?李牧野心神失守之时,骤然遇到旧日生平第一个怕也第一个恨同时是第一个起杀心的敌人,不由大吃了一惊,一瞬间,许多童年往事中痛苦不堪的跟此人有关记忆突然涌上心头,不自禁的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日期:2018-03-19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