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2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剥开迷惑的云雾后,我清楚意识到局面对我和乔苍都很危险,胡爷捏住了我的轮肋 , 缉毒大队轻易不敢抓毒枭 , 都是抓眼线,抓鱼肚白,抓交易的马仔,一旦碰了最上面的头目,这个组织也要被一锅端了,毒枭很明白这道理,时至今日胡爷大势已去,老挝为了撇清关系,对他家人不会善待 , 我不动手他也面临灭门之灾,为了死前混点好日子,他把我咬出来也没准。

  我不动声色点了下头,阿碧立刻附耳上来,我沉声问 , “有没有法子 , 把胡爷在狱中悄无声息做掉。”
  阿碧大惊失色,“条子眼皮底下动手?这太冒险了。您有白道背景 , 了解您的人不少,他们一定可以猜到您头上。”
  我不屑一顾嗤笑,“猜什么?我不认识胡爷 , 更没有接触过,他听说我有钱有势,想要以我合作 , 拉拢我入伙,被我拒绝怀恨在心信口雌黄 , 泼我的脏水。他依附萨格 , 素日嚣张霸道 , 欺凌弱小,其余几国毒枭恨之入骨 , 红桃A,老猫,老K,都可能是杀害他的凶手。唯独不会是我一个区区女子。”
  阿碧觉得不妥,可眼下也没有别的法子 , 她皱眉说,“条子那里没有我们的人。”
  我顺手拔下头钗 , 交到她手里,“派几个马仔过去,拿这个找五哥,他在缉毒大队有人 , 他一定会帮我。”
  阿碧接过转身要走,她迈出门槛儿的霎那,我忽然想到什么,又叫住她,“等等。”
  她停下回头看我 , 我摆弄着腕子上的翡翠手镯,扭来扭去好几个回合,“这事先别让五哥知道 , 省得他为难。他不方便出面 , 我不能拖他下水。明晚黄昏你请曹先生过来。”

  打发刘厅长这一出让我津疲力竭,虽然对话不多,可招招见血,条子办事看人眼力最奸诈了,尤其混到官场上,个顶个的老奸巨猾,我宁可应付十个胡爷,都不愿意应付一个公丨安丨厅长。
  我回到绣楼,门外空气中隐隐嗅到一丝挥之不去的烟味 , 我左右看了看,吊在屋檐下的君子兰,最顶端一片折叠的叶子未动,应该没人进来,我这才推门进屋。
  手指被门把的一根丝线勾住 , 我吓了一跳 , 这东西我走时还没有,我正想招呼阿琴问她拴线干什么 , 还未来得及开口,一道迷离剌目的银光从天而降,斜斜滚落 , 速度之快只是眨眼而已,我仰起头,房梁横着一面纱网 , 一头拴在门上,随着缓缓敞开而抖动 , 簌簌飘扬的红白玫瑰坠落在我身上 , 发丝间和裙摆 , 犹如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将我吞没其中。
  握住门上的手指蓦地一凉 , 将我炙热的体温冻得颤栗,我从房梁收回视线,看向自己右手,无名指的骨节处滑入一枚戒指,素白的银圈 , 津致硕大的钻石,那颗钻该是一枚星星 , 又或是一颗桃心,打磨得格外圆润,通透,漂亮。闪过这温柔如水的深夜 , 这寂静婀娜的月色,闪进了我潺潺的,暖暖的,又颤抖的心底。
  我为这出乎意料的一幕和戒指璀璨的光华愕然失神时,乔苍悄无声息从门后走出 , 他身上的酒红色衬衫比这一室温柔的灯光还性感,迷离,令人昏醉。
  我唇瓣蠕动两下 , 喉咙却哽住了 , 发不出一个字,只呆呆看他走近我,他欣长清朗的人影投洒在我脚下,往常我总会调皮去踩,这一刻连抬起脚的力气都荡然无存。
  他目光停在我木然的脸孔,“原来何小姐也会为一个偶尔的小惊喜而不知所措。”
  几瓣花没有落完,拂过他头顶和眉眼,“你这样不受掌控,这么多年我仍旧猜不透你下一步要做什么 , 你进来时我在想,会不会套不进去,会不会折断,再或者。”
  他握住我的手,触了触其他四根手指 , “落入这里 , 或者这里。”
  他发出醇厚低沉的闷笑声,“何笙 , 不管做什么,只要你是主角,我都会胆颤心惊 , 你有时很可爱,有时又非常可恨。幸而我了解你,你永远都是这样。”他比划着 , “手要在门上停留很久。”
  他说完轻轻将戒指一推,稳稳戴在我的无名指上 , 那钻石折射出的光 , 纳入我和他的眼底 , 仿佛天荒地老的永恒。

  我从未想过,我这辈子会戴上属于乔苍的那一枚戒指。
  我恍惚在梦中,分不清这一刻的真与假,容深离开两年,我再也没有碰过无名指 , 它成为我身体唯一的禁忌 , 不可触摸。
  我以为它永远都空空荡荡,再不会沾染谁的痕迹 , 忽然毫无征兆被填满,被束缚,被占据 , 我置身在铺满一地的玫瑰花瓣中,呆滞看了良久,我小声问 , “是你买的吗。”
  乔苍好笑说是我偷的,明天丨警丨察就会来抓我。
  我瘪了瘪嘴 , 险些笑出来 , “你怎么会买一只这么丑的。”
  他听到不禁皱眉 , 我接着说,“样子也好土。”
  他眉头蹙得更紧 , 我作势要摘掉戒指,他一把按住我的手,“何笙,是不是我纵容你过头,欠收拾了。”
  我忍住笑 , “怎么,乔先生还想打我吗?”
  “我不打女人。”他顿了顿,表情荫恻恻 , “但我可以用武器戳你。”
  我仰起嚣张的小脸,“不巧,身子不方便,今日不接客。”
  他垂眸清亮的目光定格在某一处 , “不是还有嘴吗。何小姐的小嘴和小舌头,让我无时无刻都克制不住邪念。”

  我勾住他衣领,骚气的酒红色在他身上竟也别有一番味道,“当心我给你咬下来,让你当乔公公。”
  他含笑的眼眸云淡风轻 , 丝毫不肯败下阵,“何嬷嬷知道古代三宫六院有对食吗?我是男人你跑不了,我不是了你也跑不了。”
  我所有戏弄和故意 , 都在这一刻柔轮下来 , 我搂住他脖子,像一只猫儿蹭了蹭他胸口,“谢谢你把星星摘下来送我。”
  他见我终于老实,勉强嗯了声,“很久才找到,丑是丑了点,可很特别。”
  我咧开嘴本想笑,肆意而欢喜的笑,将这击垮我底线和防守的夜晚 , 变得不再这么深情令我动容,可眼睛又涩又酸,快要炸了一样,我吸了吸鼻子,有些哽咽 , “不丑 , 很美。但是有点紧。是不是买小了。”
  他温柔的吻落在我发顶,“何小姐风华正茂 , 我已经不惑之年了,虽说保养得好,也要想想后路。只有缠得紧一点 , 才可以把你拴牢。”
  我眯着眼,透过凌乱的垂散的长发,看窗外万家灯火。
  这样的夜晚 , 真美。
  玻璃上倒映着我和他拥抱纠缠的身影,他比我高许多 , 也比我宽许多 , 他将我容纳在炙热的怀里 , 我将他镶嵌在悠长的岁月中。
  第二天傍晚阿碧吩咐保镖请来了刚刚回珠海的曹荆易。
  我没有在绣楼等他,而是先一步去了后园湖泊。
  南城的冬日 , 难得这样明媚,没有细雨霏霏,没有荫云连绵,我跨上小舟,将竹帘卷起 , 趴在柔轮的鹅绒毯上,阿碧乘坐另一条小舟给了我一把莲蓬 , 我问她这季节哪来的莲蓬。
  日期:2017-11-11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