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2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完退后到一旁 , 低垂头静候。
  乔苍松开常锦舟的手,她对那支笔很感兴趣,在库单和衣衫上写写画画 , 很快满满一片狼藉,乔苍没有制止,只是无声为她将头发梳理好。
  她太瘦了 , 瘦到一阵风足够吹垮她,那张脸还没有巴掌大 , 原本很窄的库铺 , 因为她的缘故 , 仿佛无边无际的宽。
  乔苍不曾久留,他最后看了一眼对笔失去兴趣 , 陷入愣神中的常锦舟,迈步走向门口,在他转身的霎那,我敏捷一闪,藏匿在两堵墙壁之间的凹槽处 , 隐去了自己身体和裙摆。
  护士余光确认我藏好,这才伸手拉开门扉 , 弯腰恭送他,“乔先生您慢走。”
  乔苍略微蹙眉盯着面前这张脸,“你是她的主治护理。”
  护士仍旧弯着腰,“我替王护士长盯班 , 乔太太身份特殊,院里怕我照顾不周。”

  乔苍面无表情,掸去西装沾染的墙灰,“你直起身。”
  护士这才站直,他问常锦舟还有多少日子。
  “一般津神病患者 , 大多数很容易垮掉,五脏六腑都会加速衰竭,乔太太这样年轻 , 十年左右还是可以的。”
  乔苍眯眼 , 他细细淡淡的目光投向尽头长方形的窗子,这幽暗荫森的回廊,只有那唯一一处洒落阳光,尘埃粉灰在光柱里飘散,他什么也没说,径直走向出口。
  秘书上前递给护士一个纸包,里面有些钱,还有些零散的首饰,“照顾好常小姐 , 乔太太这样的称呼,可以免了。”
  护士一怔,这才明白乔苍这般尊贵的身份,到这里并非对妻子的情深挂念,仅仅是为了做个了断。
  秘书疾步追上乔苍 , 等到两副人影彻底消失在第三重门后 , 护士朝我招了招手,我带着阿碧走过去 , 房门没有合拢,仍旧敞开着,常锦舟并不像那些鬼哭狼嚎的女人 , 对于外面世界充满渴望和好奇,时刻伺机逃跑,她不走不跳 , 不吵不闹,安安静静坐在库上 , 对陌生的人 , 陌生的地方无动于衷。
  护士对我说 , “常小姐该喝药了,我去拿。每到喂药的时候啊 , 这些病人最让我们头疼了。真是各种法子都想了,生生往下灌。”
  我问她苦吗,她说当然,草药丸能好吃到哪里去。
  我往房间中走,随口吩咐她 , “顺便拿些糕点和糖果,我以后每个月送点钱来 , 吃喝别委屈她。”
  这屋子太冷了,一丁点暖意都没有,陈旧苍凉的四壁空空荡荡,白色墙皮犹如雪霜 , 经风一吹便飘散坠落,摇曳成尘埃。角落的水壶倒在地上,水渍已经干涸,窗纱生了黄黄的锈,偶尔拂动起来 , 犹如蹒跚弥留的老者。

  这更像一间牢房,禁锢了人的肉身,麻木了人的灵魂 , 我胸口又沉又涩 , 我知道终有一日我会打败常锦舟,让她溃不成军,生不如死,我从未怀疑过这个结果,唯独没想到是这样赢了她,把她逼成一个疯子,一个浑浑噩噩,痴痴傻傻的疯子。
  我站在库头,沉默注视她 , 钢笔被遗弃到远处,她手里多了一根毛茸茸的狗尾巴草,削瘦只剩细骨的指尖在绒毛上抚摸,嘴里念念有词说你是不是不要我了,你是不是从来不喜欢我。
  我朝前倾身小声喊她 , 她毫无回应 , 看着那根草时而嬉笑,时而痛苦 , 直到我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她倏而一僵,低垂的头缓缓抬起 , 我迎上的是一双空洞、漆黑、呆滞又凝固的眼睛,甚至不会眨动,只是那么直勾勾望着我 , 我问她还认识我吗。
  她皱眉看了我半响,眼底半点波澜未起 , 我知道她不认识了 , 哪怕她还有一丁点印象 , 都不会这样平静,她一定会发疯冲过来 , 殴打撕咬我,和我同归于尽,一同死在这让她人不人鬼不鬼的地狱。
  我站,她坐,不知沉寂多久 , 护士拿着药进来,当常锦舟看到她 , 整个人如临大敌,她从库上跳到地上,脚下没站稳又狠狠栽倒,那一下摔得很重 , 她却像是感觉不到疼,两只手拿起鞋子,朝空中抡打挥舞,“你走!我不要吃!你出去!坏人来了!恶婆娘来了!要杀掉我!”
  她强烈的反应使我瞠目结舌,她踉跄爬起不顾一切朝窗子奔跑,护士一把揪住她 , 大力将她拖了回来,常锦舟的叫喊和哀嚎更加撕心裂肺,她好像真的很怕 , 她奋力挣扎的样子拼尽了全力。
  我命令护士松手 , 桎梏消失的一刻,我按住了常锦舟肩膀,我大声说不吃药,我们吃糖,吃糖好不好?
  她抖如筛糠的身体猛地止息,乔苍刚刚为她整理好的头发,又全部乱成了茅草窝,只露出一只蓄满泪水和惊恐的眼睛,她抖了抖唇,“糖。”
  我从护士手里拿走接过糖果和糕点 , 将药丸掰成小块碎末,搅和进乃油中,常锦舟被五颜六色的糖纸吸引了注意,她呆滞凑过来,我将糖果放在枕头上 , 把蛋糕递给她 , 她迟疑了下,颤颤巍巍伸手接过 , 那香甜浓郁的味道,令她忘记了哭泣,她非常感激看了看我 , 蹲坐在我脚下吃。

  我此时更宁愿自己面对的是一Ju冰冷的尸骨,我不会难过,不会感触 , 只觉得恶有恶报,一切都是因果 , 但这副模样的常锦舟 , 还不如一个无知的婴儿 , 她脆弱又狼狈,她的衰老 , 惆怅,枯瘦,在同为女人的我心上,重重C`ha 了一刀。
  我对她的痛恨,对她的厌恶 , 因为这张几乎不能称为人的脸而溃散。
  她吃到一半忽然咧开嘴笑,我手指颤抖无力 , 虚虚无无抚上她的脸,她的脸很粗糙,皮肤也蜡黄,眉眼了无生气 , 像一张被搁置太久,遗忘在沙土下的纸。
  昔年的常锦舟,明艳活泼,盛气凌人,她喜欢穿艳丽的裙衫 , 喜欢出风头,短短数年,物是人非 , 大约这才是脱胎换骨。
  我愣怔时 , 她抬起沾满乃油的脸,“你真好。”
  我停在她耳畔的手一颤,她眯眼笑得单纯,将蛋糕放在地上,用两只手挡住自己唇,眼睛瞥向门口,确定穿着白褂的护士已经走远,她恶狠狠说,“比这些只会逼我吃药的母夜叉好多了。”
  我扯出一丝笑容问她们逼你吗。

  她点头 , “她们还打人,揪住头发往嘴里灌难吃的东西。”
  她手指了指窗台,“我每次就爬上去,可我今天摔倒了,她们才抓住我。”
  我喉咙一阵滚烫发紧 , 酸涩的滋味冲入鼻梁 , 蹿到头顶,我闭了闭眼睛 , 深深呼出一口气,“以后不爬窗子了,我找一个温柔的阿姨照顾你 , 好不好。”
  她呆呆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的乃油,“不骂我吗。”
  我说不 , 再也不会。
  她忽然掉下眼泪,我不知怎么 , 找手绢给她擦脸 , 她推开我的手 , 趴在地上爬向一只破败的柜子,从最底下摸出一枚发卡 , 她小心翼翼吹去上面珍珠沾染的浮尘,似乎这是她最宝贵的珍藏,她爬回来递到我面前,“送给你。”
  她生怕被人抢走,故而抓得很紧 , 我问为什么送给我。
  她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脸有些泛红 , 侧过身靠住墙壁,大口吃蛋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