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19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雕发现,它的表皮密布着细密的多棱角水晶体,像钻石的棱角一样——其实它并不是透明的,而是这些细密的棱角能使人的视线产生折射,让人无法看到它。
  这绝对是一件古神物,它不属于凡间,谁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又是谁制造出来的。或许,远古时候存在着不为人知的高科技明吧,要么是远古时候有外星人,此物便是外星人遗留下来的东西。
  这个‘远古’,其实应该只有几千年,绝不到一万年,因为寿麻这个人是三皇五帝时期的人物,细算来,大约也五千至一万年的样子。
  远古时候,没有统一的历法,华明虽说五千年,但这只是一个大略估计,不是具体年代。
  张大雕给这件隐形衣取名“明光甲”,是准备送江小满的,此时,他穿明光甲,变成了一个虚无的人,抱起了卫卫的尸体。若有第三者在此,定会看见卫卫的尸体在虚空漂浮,还以为诈尸了,吓得尿裤子。
  明光甲的质地轻如无物,不但刀枪不入,水火不侵,还具有很好的韧性和弹性,它只在下颚的阴暗处藏有一条寸许长的缝隙,用力拉扯,缝隙会增大,手一松,又能自动闭合,当真是绝世神物。
  穿明光甲后,鳄鱼再也感应不到张大雕的气息了,但它们很熟悉卫卫的气味,一路跟随张大雕身后,护卫着卫卫来到湖边。
  张大雕把卫卫的尸体放入水,流泪叹息道:“安息吧,我会为你保守麻寿国的秘密,从我之后,再也无人知道这里是麻寿国的遗址,安息吧,安息吧……”
  鳄鱼们涌了过来,簇拥着卫卫的尸体淹没在深水处。
  张大雕猜想,麻寿国陵寝肯定在深水里的某个地方,或许,跟着那些鳄鱼一定能找到麻寿国的陵寝,但又何必,自己原本不是个贪婪的人。

  惊回首,破旧的小屋孤孤单单的隐藏在树林里,如果卫卫还没有死,那是多么温馨的一幕啊。可是,自此之后,这小屋将沉寂于岁月的长河之,再不复一丝生气。
  “我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一时间,张大雕痛不欲生。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张大雕仰天泪流,那泪水居然透过了明光甲,从表皮滑落在草丛。
  踉跄着,张大雕像受伤的野兽般回到小屋里,一掌打晕了兰小栀,抱着她离开了麻寿谷——生活还要继续,他不能沉寂在这里,只能黯然离开,踏他的归途……

  再次回到温泉池,恍如隔世,张大雕此时的心情异常低落,没有偶得异宝的喜悦。
  他举目纵深遥望,深吸了口气,身形轻如飘絮般滑翔于山野只,这时候才发现,明光甲还具有抗引力的作用,穿它后,身体轻如无物。难怪卫卫能来去如风,脚步无声,敢情这都是明光甲的妙用啊。
  为了不让兰小栀知道明光甲的存在,张大雕把明光甲收藏这储物符里,找了个安全的岩洞拍醒了兰小栀,冷着脸道:“想死还是想活?”
  兰小栀惊惧道:“我……我恢复了灵力,一定给你解开禁止。”似乎觉得这还不能打动张大雕,又卑微道,“我愿意臣服,从此之后做你的女奴。”

  张大雕冷笑道:“其实你很心里清楚,若我不给你解开魔咒,你终究会发疯疯狂而死,但我实话告诉你,这魔咒我也解不开,只能缓解一下魔咒的痛苦。”
  兰小栀惊惧的咬着嘴唇,爬过来跪这张大雕脚下,哀求道:“那……那我心甘情愿的做你的女奴,求你收下我好吗,从此之后,你要我干什么都行!”
  其实,自从感染了诅咒后,兰小栀是知道自己的最终结局是:要么发疯发狂而死,要么臣服于张大雕。但在之前她还有两手打算,一是用严刑逼供让张大雕解开魔咒,二是找人帮忙。
  可结果却是,她找到的人不但没有解开魔咒,反而被魔咒感染了,并且因此还犯了众怒,被那些人打散了灵力,对于这样的伤势,她心里很清楚,张大雕若要杀自己,几乎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关键是,哪怕张大雕不杀自己,自己终究也会发疯发狂而死。
  因此,思虑再三后,她只能选择臣服,同时也希望在恢复灵力之前张大雕能保护自己。
  只是,张大雕却不相信她,冷着脸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是真心臣服我的?”

  兰小栀咬着嘴唇道:“我可以发心魔重誓,也可以让你种下烙印。”
  张大雕玩味道:“可问题是,我收下你有什么好处,要知道,女人我并不缺,只要我愿意,随时都有大把的女人愿意追随我,侍候我。”
  “我是个修道者!”兰小栀加重语气道,“我是个品巅峰修道者,只差半步可以突破品,关键是,只有修道者才可以陪伴你走过漫长的生命旅程,而普通女人只是过客,数十年后,她们都将离你而去,变成红粉骷髅——只有我,只有我才能陪伴你终生。”
  张大雕寞落的叹了口气,依然坚持道:“可你是个D国人……”
  兰小栀打断道:“我是个修道者,在我眼里是没有国籍,只有天道,只有长生!”
  顿了下,她接着道:“其实你不用忧伤,因为卫卫并没有死?”
  “嗯?”张大雕瞪大了眼睛。
  “卫卫也是个修道者,而且是品修道者。”兰小栀笃定道,“我敢断定,她的禸身虽然坏了,但神魂依然活着,只是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恢复而已,这其实也是她的一个劫难,度过了这次劫难,她才能突破极限。”
  张大雕眼露出狂喜的神色。
  兰小栀又进一步劝解道:“卫卫人老成精,早看出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了,因此才借你之手来度过这次劫难,说得明白点,从一开始,她没有杀你的意思,也没有怨恨过你,甚至,她还会感激你。”

  张大雕浑身一震,恨不得马回去看看卫卫是不是真的活着。
  兰小栀又道:“其实,我愿意臣服你,也是看你是个重情重义的人,而我有种预感,只要跟着你,能在修道的道路走得更远。”
  张大雕疑惑道:“你的这种预感来自何处?”
  兰小栀道:“我只差半步能突破品境界了,已经能隐隐约约的触摸到一丝天道。”
  张大雕忽然问道:“品和品有何区别?”
  兰小栀想了想,不确定道:“下品是修道者的门槛,品是强化禸身,到了品境界后,禸身已经强化完毕,只能强化人生的感悟和天道的感悟,同时,也是个阶段性的总结,只有达到大圆满后,才能触及天道,并借用天道之力突破极限,一旦成功,便能摆脱七情六欲的约束,成为名副其实的修仙者——修道和修仙完全是两回事,因为修道者只是凡人,而修仙者却脱离了红尘。”
  张大雕心一动,急忙内视自己的先天之树,这才发现,自己之前只顾着悲伤了,都不知道先天之树的叶片又多了一颗露珠,而这颗露珠很可能是“哀之露珠”,这么说来,自己似乎已经体验过喜、哀、乐、爱、慾五种情感了,现在只差“怒”和“恨”两种情感。
  可这又说不通啊,不是说要到了品境界后才能体悟情感吗,自己为什么在下品的时候开始体悟情感了,难道,自己修炼的功法真和别人有所不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