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4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估计是左书记到了。多年不见,去打个招呼。”
  “你有没有搞错,看左安邦这德性,你还有心情跟左家的人打交道?”
  顾秋笑了下,左书记和左家的其他人是完全不同的。可白若兰也说得对,这个时候去打招呼,难免有些不便。
  人家左书记八成没这心思。
  顾秋本来要过去的,却见左安邦率让人把这边出口封住,普通的旅客只能从旁边绕过去。
  左书记的身影,出现在机场出口。在他身后不远,俨然跟着左晓静,还有他的秘书和一名年轻男子。
  顾秋停下来,目光落在左晓静的脸上。

  左晓静似乎没什么心情,也没有关注旁边,只有那名年轻男子朝她靠近,不时嘀咕一二句什么。
  “叔,您总算回来了!”
  “晓静!”
  左安邦微微弓着身子,跟左书记打招呼。
  左书记停下脚步,“这是什么意思?”
  左安邦愣了一下,看到叔叔一脸不悦,马上反应过来,急得挥手。旁边的两排军警见状,立刻收队,一路小跑着退下。
  左书记老大不悦,这么大的排场,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岂不是又要生事?
  唉!
  他在心里叹息。
  发现左家第二代子弟中,大多数人都这德性,喜欢争强好胜,喜欢出风头,喜欢叫是以一种高人一等的姿势出现在别人面前。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左书记却在心里越发担忧。
  左安邦陪着笑,“我这也是为了安全考虑。”
  左书记明显不悦了,“行得正,坐得端,有什么好怕的?”
  左安邦一脸尴尬,也不知道怎么辩解了。只能说,“叔,请!”
  左书记背着手,朝车子走去。
  左晓静突然停下来,很奇怪地朝顾秋方向望过来。
  顾秋根本就没料到,或者说,他没打算回避。

  四目相对,左晓静显然没想到顾秋会在机场,见她停下来不走了,旁边的男子轻轻问道,“怎么啦?晓静!”
  顺着左晓静的目光望去,看到的竟然是白若兰。
  顾秋身边的白若兰,宛如鹤立鸡群般,站在那里,是那么的与众不同。
  不论气质,还是容貌,白若兰绝对是万里挑一的主。

  左晓静旁边的男子竟然有些看呆了,不过他还是很快就缓过神来,“走吧,爸他们已经走远了。”
  左晓静没有吭声,朝门口的几辆豪车走去。
  临上车,再回眸。
  “你在看什么?”
  白若兰终于忍不住了,拧了顾秋一把。
  顾秋痛得呲牙咧嘴的,却不好意思作声。
  “走吧!若兰姐。”
  蕾蕾很心痛顾秋,白若兰根本就是毫不留情,下手很重。她在心里想,这该有多痛啊?
  最近这段时间,她也感觉到了白若兰与顾秋之间的暧昧。只是她这种腼腆的性格,不好意思开口罢了。

  三人正要离开,背后传来一个声音,“顾秋!”
  额!
  顾秋心里一惊,左晓静怎么又回来了?
  顾秋转过身来,看到左晓静已经站在自己身后。“晓——静,你怎么?”

  左晓静看起来很平静,目光中不带任何复杂成分,“我爸想跟你说几句话。”
  顾秋抹了把汗,看了眼白若兰和蕾蕾,“你们等我一下。”
  白若兰嘴上不说,心里却狠狠的鄙视了他。
  左安邦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看到左晓静走过去,他才发现顾秋竟然在机场。
  不由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左书记坐在车上,“你们下去一下。”

  左安邦的脸,抽搐起来,却又无可奈何。
  众人全都退下,左晓静的那位未婚夫在心里暗自奇怪,这人又是谁?刚才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走过去,他一直在心里琢磨这事。
  直到顾秋时,他的脸上多了一丝警惕。
  顾秋上了车,车门关上。

  “左书记!”
  “你倒是行啊,明明看到我来了,却避而不见。越来越有长进了。”
  顾秋一脸尴尬,“书记,我……”
  “行了,不必解释!”他当然知道,顾秋肯定是顾忌左安邦他们这些人。每次想到这些事,左书记就在心里叹息,自己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彻底醒悟?

  恨仇,能给左家带来什么?
  可惜的是,全家上下,除了自己和晓静外,其他的那些人,个个如此。就连自己的兄长,也是那种心态,那种观念。
  这可是左书记最担心的事。
  真的要和顾家拼个你死我活么?
  当年的事,左书记心里清楚,人家顾老爷子为了避嫌,自己主动提出离京,跑到东华省做了一方诸候。
  究竟老爷子要必人家到什么时候?
  左书记看顾秋的目光,渐渐温和起来,“有时间吗?我们好好谈谈!”
  “只要书记有时间,我随时都可以!”
  顾秋发现,一段时间不见,左书记头上的白头发又多了。
  在顾秋的记忆里,左书记可是一位真正勤政爱民的好干部,不管是在南阳还是在天山省,他的位置都无可替代。
  按他的仕途走向,马上就要进京城了。
  在天山省的情况究竟如何?
  顾秋对那边知之甚少。
  天山省的情况很复杂,不象内地这么安稳,左书记在工作上,必须用十二分的心思。

  听到顾秋这句话,左书记眉头一皱,显然不太满意。顾秋这话,听起来有点恭维的味道,但细一品味,就发现变得陌生了。
  “老神医是怎么回事?”
  左书记显然听到一些关于京城方面的消息,至于老神医和唐家发生了什么事?外人显然是不清楚的。
  连顾秋这个现场旁观者,也是一头雾水。
  顾秋摇头,“他来京城之后,我们一起去了唐家,后来发生的事,我也不太清楚。”

  左书记感觉他没说真话。
  可顾秋呢,有些事情也不方便说。
  左书记沉默了阵,“怎么能找到他?”
  顾秋真心不想让左书记失望,迎着左书记的目光,很遗憾的道:“老神医在医治好唐老爷子之后突然离去,当时我们蕾蕾他们在附近寻找了整整一天,杳无音信。为此,我甚至向警方求助,警方在各大人流密集的地方搜索,同样毫无进展。”
  “后来老神医主动打电话给白若兰,告诉她带蕾蕾回去,他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就这样,我们没办法了,只得离开京城返回。”

  左书记凝眉而道:“双娇集团想在京城发展,可有这事?”
  顾秋望了书记一眼,点头承认。
  在左书记面前,他还是没有打小报告,否则左家那些事,根本让人听不下去,容易反感。
  可顾秋也没想到,左书记早就听说了,“是不是定国这些人为难她们了?”
  顾秋道:“这事我不太清楚,投资的事,是双娇集团白若兰董事长在负责,刚好蕾蕾也要来京城,大家就碰到一块了。”
  左书记叹了口气,他心里明白。
  蕾蕾也是双娇集团的一份子,自己这些不争气的侄子究竟干了什么?
  还没搞清楚其中的关系,就胡来一气。想到这里,左书记想发火了。
  顾秋看到他的脸色不好,也没多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