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2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容深始终都在 , 我就会安分守己,不堕落在乔苍的陷阱里 , 做一个贤良忠贞的妻子吗。
  我可以逃得过那惊心动魄的爱情,对我从未拥有过的风花雪月无动于衷吗。

  一路走来我包裹在无数男人的虚情假意中,除了可以暖手的金钱,我一无所得。容深的出现,仿佛一根悬崖上坚韧的稻草 , 我握住他就可以得到重生,握不住他我便粉身碎骨。我爱上了救我的男子 , 爱上了带我脱离苦海,给我尊严的他,爱上了他的伟岸,他的英武。
  我拼命呵护 , 过得胆颤心惊,我爱他更畏惧他,我知道他距离我有多么遥远,像是做了一场白日梦,怕自己会失去 , 怕他终有一日消失在我的生命里,撤走光芒,撤走氧气 , 终止我的呼吸。
  我不惜代价击退沈姿 , 成为嚣张而恶毒的情妇,打败所有贪慕他权势和地位的对手,像一个女将军,趾高气扬划归了我的领土,C`ha 上独属于我的旗帜。
  他给我的婚姻如他这个人给我光明,给我柔情,给我真心,我一度做着妻子应该做的事,依恋他 , 忠诚他,清晨送他离家,深夜等他晚归,温着粥,点着灯 , 春花秋月 , 周而复始。
  而乔苍就是一场山崩地裂的天灾,声势浩当的劫难 , 眨眼间倾盆而落,让我退无可退。他来势汹汹,溃败我的理智 , 勾引我的灵魂,我泡在苦水里的岁月,被容深这样一颗糖融化 , 我以为他是我最极致最盛大的美好,直到乔苍出现 , 我忽然知道原来这世上还有一种食物是辣的。
  很辣 , 辣得失去知觉 , 辣得喉咙疼痛,辣得落泪 , 辣得窒息,又难以控制继续吃,它的滋味太特殊,让我痛苦并剌激,温柔缠绵的糖甚至变得平淡 , 变得无趣。
  薇薇斥骂我不知福,不安分做高官太太 , 偏要和黑帮头子厮混,把自己推向身败名裂万劫不复的深渊。
  可她们都不知道,乔苍并不是。
  他是盛开在高山顶的雪莲,矜贵 , 傲慢,冷漠。睥睨人世可笑的波诡云谲,在风雪中潇洒屹立,闪闪发光。
  我途径干裂荒芜的戈壁滩,浩瀚无垠的沙漠 , 惊涛骇浪的汪洋,才见到盛开在极北之巅的他。

  不只是我,所有女人都抗拒不了。
  会为他疯魔 , 为他发狂 , 为他不顾一切,为他千夫所指,只为采撷他的一刻,留下的芬芳。
  我用另一只自由的手捂住脸,“是不是你不会放过他。”
  黑狼说他也同样不会放过我,我们都碍了对方的路,剌了对方的眼。
  “他不会放过的只有容深,而不会放过他的也只有容深!”
  黑狼的手从我腕子游移到指尖,他轻轻握了握,“何笙。黑与白 , 一定要毁灭一个,这是社会的规则。我们不论多么高贵,都要活在规则里,而无法打破它,违背它。就像人老了 , 势必会死一样。”
  他拎起茶壶 , 斟满一杯早就失了温度的水,缓缓递到我唇边 , 问我渴不渴。
  我张开嘴顺从喝掉,剩下的茶底他泼向了屏风,单薄的丝绸在水的氤氲下 , 散开犹如水墨丹青的云烟,仿佛一朵白色牡丹。

  “这声抱歉,为我和他注定到来的生死恶战 , 对你说。或许真到那一天,我就没机会说了。”
  我心脏如同被撕裂一道缺口 , 灌入无边无际的海浪 , 冲击 , 腐蚀。我颤抖着弯腰抱住他,手臂圈紧他肩膀 , “求求你,你不忍心拒绝我,对吗。”
  他在我温热绵轮的怀中岿然不动,过了漫长的时辰,他才侧过脸 , 吻了吻我泪水滂沱的眼睛,“除去这一件。”
  我从云雾山庄失魂落魄走出 , 阿碧问我怎么了,我摇头,她搀扶我坐进车里,“去医院吗 , 您已经三日没见过曹先生了。”
  我茫然点头,形同枯槁。

  抵达病房这一层,几个结伴而行的护士和我打招呼,告诉我曹先生恢复很好,这两日就可以出院 , 我向她们道谢,走到保镖面前询问,“有什么不好的消息传来吗。”
  保镖摇头 , “到病房中探望曹先生的人不少 , 可都是正经商人官员,没咱这条道上的,听不到。”
  我嗯了声,“去办手续,后天出。”
  乔苍原本要回特区,临时改了主意回珠海,常锦舟发疯的消息不胫而走,在特区已经掀起轩然大波,为了避风头 , 不得不将她又接回珠海,珠海近郊有一家疗养院,位置偏僻,人烟稀少,风波用不了多久就能慢慢平息 , 曹先生如果明日出院 , 很可能和我们赶在一起,我只能擅自做主给他推迟一天。
  我无声无息潜入病房 , 他正专注收拾抽屉里的书,我几步冲过去,从背后捂住他眼睛 , 他身体倏而一僵,顷刻便恢复,直接将我的手移开 , 不曾抬头看我。
  他冷淡的反应出乎意料,也一反常态 , 我有些奇怪 , 弯腰问他怎么了。
  他仍不语 , 将所有书本归置整齐后,拿起库头的茶水 , 似乎没胃口,一口未饮,沉默又放下,我心惊胆颤,“我惹你生气了?”
  他这才说话,语气荫恻恻 , “你前天做了什么。”
  前天晚上是那场大爆炸的时间,我知道瞒不过他 , 他在云南也是“爷”级别的人物,见他点头哈腰的成千上万,眼线遍布山南海北,即使足不出户 , 也不可能探听不到风声。
  我在库边坐下,为他削水果,嬉皮笑脸说,“就是胡闹了一场呗。瞧你把我吓唬的,身上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丝毫不给我台阶和颜面 , “何笙,我说过,不要C`ha 手金三角的事 , 我不会害你。你不知其中深浅 , 只会堵塞自己的后路。”
  他脸色极其严肃冷冽,我知道他真急了,我和他认识也有段时日,他从没这么对过我。
  我割下一块果肉,小心翼翼喂到他唇边,他不肯吃,我就掰开他的唇,使劲塞了进去。
  他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刁蛮霸道,一时怔住 , 深邃的眉宇凝成一股麻绳,我一脸回头是岸的顺从,“我知错了,为了不让你继续生气,我明天就回珠海了,你想看我打仗还没机会呢!”

  我没好气在他病号服的纽扣上扯了扯 , “我不是好好的吗 , 你怕我不长记性,倒是打我呀。当心一辈子光棍 , 哪个女人也不会跟你。”
  他被我逗笑,表情终于缓和一些,“不这样严肃 , 就有女人跟我了吗。”
  我说自然,我也可以帮你牵线保媒,总不会配不上你。
  我已经半挑明我一身风尘配不上他 , 肯不肯抽身就在于他了。
  我陪曹先生用过午餐,等他吃了药午睡 , 才从医院离开。

  金三角有我旗下的四百马仔和十几条进出**易链 , 老K与老猫也掌握我不少秘密 , 哪个都不能松懈,我吩咐阿石留下打点后续生意 , 将兵符也给了他,帮派内以他和大堂主为尊,不到万不得已不必通知我,然后带走了二堂主和阿碧。
  当天晚上乔苍在码头出货未归,次日天刚蒙蒙亮黄毛来酒店接我 , 送我去机场和他回合,乘坐早晨七点三十九分的航班飞回珠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