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3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秋天那抹的红艳的嘴唇和她那精挑细选的着装,于向荣就不难判断出。小秋同志,今天多数是来“投怀送抱”的。果然秋天最终还是从容的说出了无论什么时候,她秋天都会和丨党丨委保持一致,和于向荣书记保持一致。
  和丨党丨委保持一致的秋天,再也没有提陈九江同志的事情。陈九江是什么?是她空虚寂寞身体缺少萝卜和黄瓜时的一个重要替代。但是这替代却并不是必要的,因为萝卜和黄光满世界都有,不但新鲜而且安全。就像组织部今年刚分配来的那个小伙子一样新鲜,安全,好使。
  但是和丨党丨委保持一致可就是至关重要,不可忽视的了。如果背弃了丨党丨委,可不就是自掘坟墓吗?那么只能踏上郑大胆的后尘,去人大举手,或者是政协调研。如果一个不好,说不得还会踩着陈九江的脚印,到纪委里面去喝茶。到那个时候,即便是想买萝卜也买不到新鲜的,想吃黄瓜也只能吃蔫吧的了。
  秋天心满意足的走了,于向荣心中也万分的舒畅。常委里多了一个人投靠,今后办起事情来那就更轻松惬意了。

  唉,女人呀就是这样。在权力的面前,可比男人更冲动,更坚持,更贪婪,更自私。她们天生是权力的崇拜者,是权力的追逐者,更重要的是,她们多会被看作是权力和男人的附属品,于是她们的**就会越发的强烈,越发的炽热。
  而到了关键的时候,她们的选择也会比男人更成熟,更干脆,更果决。为了利益,任何人都是可以出卖的,任何东西都是可以交换的。秋天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看着温文尔雅,弱不经风,但是她爆发出来的**却是那样的强烈和坚决。
  秋天带来的愉悦让于向荣忘记了上午的围城时间,但是高歌的电话让他的心落入了谷底。高歌笑着问于向荣:“小于呀,听说大河县下午发生了一起**,是不是真的呀?”
  于向荣最讨厌人家叫他小于,他又不是绝代双骄的小鱼儿,更没有花无缺这样的弟弟。而且年龄也一大把了,比高歌还要大上不少。可是没有办法,谁叫他高歌是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呢。人家等级高,权力大,自然辈分就高的惊人。

  所以,要想让人家一直尊重你,叫你于老,那就要不断提升自己的职务,进而改变自己的辈分。
  于向荣知道高歌的笑,是他一贯的作风,并不代表他的态度。而且**是个大事情,上级领导对此最是敏感。估计他那斯文的笑的背后,掩盖着的只怕是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
  于向荣小心翼翼的道:“高市长,事情已经平息了,请您放心。”
  高歌听了很高兴,他说:“这就好啊。大河这两年发展的很快,但是也积攒了不少的矛盾。还是要及时化解的。”

  于向荣听了高歌的话,松了一口气,他立刻坚定的说道:“是,我们一定会按照高市长的指示做好这方面的工作的。”
  高歌说道:“这就对了。毕竟维稳可是当前的第一要务。我听说这事是因为河西乡陈九江引起的,最好还是让他出来处理一下。”
  于向荣想说陈九江被双规了,突然想到高歌话里的那个词语“出来”,这是什么意思,不就是说他知道陈九江被双规了吗?既然如此,他还这么说,那就不言自明了,是要于向荣放陈九江出来。
  于向荣心想,看样子高市长和秋天一样,都是为陈九江说情的。可是他又是为什么呢?于向荣一下就想到了卓越。卓越是陈九江的战略伙伴,是他们一起把名不见经传的长寿山包装成了旅游胜地,避暑山庄。搞了这么大的项目,卓越和陈九江之间的感情那可是深似海高如山啊。
  而高歌是卓越叔父卓不凡的前秘书,定然是卓越害怕会被牵连才请动了高歌出面说话。
  既然如此那就简单了,我老于可没想过要动卓公子呀。那就请领导放心吧。于向荣拍着胸脯请高歌放心,一定没有问题。高歌自然是放心的,你一个小小的于向荣肯定是不敢和老子顶着干的。

  可是高歌万万没有想到,于向荣领会错了意图,只想着首长的侄子,却没想到首长的女婿。这也不怪人家老于啊,你高副市长也没有明说啊。当然高歌也很冤枉,哥们也不知道这个中的关系呢。
  于向荣心想,既然高歌提到了陈九江,那咱也不能不给面子,免得他老人家心里会起疙瘩,处处找茬,那可就不妙了呀。那就催下梁鑫,赶紧结案吧。
  接到于向荣的召唤,梁鑫匆忙的从市里赶了回来。迎接他的先是于向荣的一顿臭骂。于向荣说,老子叫你做好保密工作,可是你看你,四处漏风,让罐头厂的人都堵到了县委,赶紧将*放了吧。要不然,罐头厂的工资你来发吧。
  梁鑫通过这两天的审讯也知道于向荣和罐头厂之间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系。急忙说道:“于书记,经过调查,罐头厂*那都是诚实守信的好商人。做生意也是遵规守纪,不违法。来之前我们就将他们都放了。”
  闻言于向荣面上的神情就和缓了许多,他点着头道:“这就对了。陈九江那里可突破了吗?”
  梁鑫道:“我们已经有了突破口。陈九江亲口承认,他和一个叫做一枝花的女人长期保持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
  梁鑫这话可真没有冤枉陈九江,当他拿着金小凤的证词去找陈九江的时候,陈九江毫不犹豫的在上面签了字。
  陈九江怎么想的,梁鑫不用问就知道。这小子也急了,为了出去,当然就选了一个似是而非的罪名。笑话,这么小的事若是不选,是不是非得等人家挖一个更大的坑,将他整个埋进去埋进去再选呢?
  当然陈九江会毫不犹豫的签字画押,坦然认罪,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一枝花的故事纯粹就是扯淡。认下了她,就相当于承认了莫须有的罪名。这比作风问题还要小的多呢。
  于向荣对此是不满意的,但是毕竟高歌发了话。而且,陈九江因为搞女人的原因才进去的,现在栽倒在一枝花的身下,那就再恰当不过了。这叫什么,这叫罪有应得,这叫恶有恶报。这也说明老天是长眼的,纪委是公平的,陈九江是知罪的。

  既然如此,那就收网亮鱼吧。让陈九江那丑恶的嘴脸暴露在阳光之下,让河西乡的人民知道陈九江这么个龌龊小人是不值得拥戴的。
  面黄肌瘦,满面虬须乌黑亮丽的陈九江终于从纪委里走了出来,随之而来的是他的罢职通知。
  从来都是一家忧愁几家喜,这次却出现了意外。陈九江罢了职,被赶出了河西乡。而连带着倒霉的居然还有路爱国,有人说他组织了河西乡**,应该为此负责,于是路爱国书记的梦想没有实现,反倒丢了西瓜捡了芝麻,去了乡里的人大当起了人大主任。
  这劳什的主任看着威风八面,听着响彻云霄,但是在河西乡这样的小地方,却连个热屁都闻不到的。不光他那宽敞的办公室沦陷了,就连那辆陈九江为他的买的崭新的桑塔纳,都换了地方。路爱国每日也只是在停车场里看上一眼,然后默默地走开。
  无论别人怎么解读,路爱国是心知肚明的。其实县里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让他接任书记。不但如此,他那乡长的位子也早就有人惦记了。这可是典型的过河拆桥,不过好在他路爱国陷的不深,而且也有了自知之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