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34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歌说:“老领导,你还记得和卓越一起开发长寿山的那个乡里的丨党丨委书记吗?”
  卓不凡心说怎么不记得呢?那可是老子的乘龙快婿呢。他嗯了一声问道:“你说的是陈九江?”
  高歌听到卓不凡点出了陈九江的名字,就知道自己的汇报是正确的。若是不然的话,卓不凡一个堂堂的省委副书记会记得比他低六级的乡丨党丨委书记吗?绝不可能。这可真跟站在大河边居然能认识过江之鲤一样。
  高歌立刻点着头说:“就是他。据可靠消息,他现在被大河县纪委双规了。据说是因为乡里的一个副书记想要上位就把他给告了。但是纪委查了七八天,依然查无实据。”
  有没有实据,高歌根本不想去问,只要他高歌说没有,大河县当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卓不凡当然也听得出高歌的话,四处漏风。试想呀,一个副书记有多大的能量能让纪委双规一个书记呢。问题不还是出在上面吗。
  尽管高歌说的不清不楚,卓不凡也不准备深究。因为在大河县所谓的上层,在他卓不凡的眼中不过蝼蚁罢了。他想了一下说道:“小高啊,关心下属,保护下属可一直都是咱们革命党人的职责和使命呀。”

  卓不凡的意思可是太明白不过了。那就是保护陈九江就是他高歌的职责,也是他在玉州的一项使命。
  高歌一直认为自己是个尽职尽责的人,只有你尽职尽责,不打折扣的完成自己的使命。你才能得到领导的信任,从而获得更高更强的使命。只有获得了更高更强的使命,你才能登上更为广阔的舞台,从而展示你的才华,发挥你的能力,实现你的理想和抱负。
  高歌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也是一个需要更大的舞台来展示自己的人。当然他也需要一个识他,懂他的伯乐,来为他的理想插上翅膀。而能为他高歌插上翅膀的人,就是卓不凡。
  卓不凡用他那卓越的眼光,发现了高歌这枚掩埋在尘土之中的璞玉。又用他那不凡的智慧,将高歌这块璞玉打造成了精妙绝伦的宝器。让他熠熠生辉,光彩夺目。所以高歌一直都将他当作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感觉就像诸葛亮对刘备,时刻想着燃烧自我,照亮不凡。
  所以,什么是职责,什么是使命?对于高歌来说,卓不凡的话就是职责,卓不凡的话,就是使命。
  河西乡刚乱起来的时候,秋天就得到了消息。她第一时间就给纪委的沈度书记打了电话。沈度说,秋部长,这样的电话我接了好几个了。确实不关我的事,这是于书记亲自安排梁副书记做的。
  秋天挂了电话就沉思了起来。之前秋天搭上了吕栋梁的船,从什么都不是的花瓶副县长,转任了专管人事的组织部长。从嗯嗯啊啊到一言九鼎,那话语权不知道大了多少。可是现在吕栋梁走了,走的突然,走的彻底,走的没留下一丝云彩。那么她秋天该何去何从呢?
  正当秋天站在仕途的十字路口上,左右徘徊,迷茫彷徨的时候,她手下的第一爱将陈九江居然被于向荣给双规了。这是什么?是于向荣给她的招安信号,还是非暴力不合作的火力侦查。
  秋天将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想了一个下午,到了晚上,精心打扮了一番,这才去找于向荣说理去。
  于向荣斜着眼问秋天:“秋部长,陈九江的事情你听说了?怎么着,是要找我说情吗?”
  “于书记,陈九江同志可一直都是咱们县年轻干部的标杆,是忠诚能干的党员干部,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被双规了呢?”秋天心说,可不就是吗,我和他之间关系可是紧密的很。经常要曲径通通幽,花心磨铁杵。所以不为他说说情,也对不起他呀。
  什么叫莫名其妙?我于向荣的话就是圣旨,怎么说,怎么算。再者说他陈九江是罪有应得,怎么能称作是莫名其妙呢?
  于向荣气愤的道:“陈九江这个人,贪污**,作风糜烂,所以才会被人举报,纪委也才会去查处他。怎么反倒质疑起了我呢?”
  于向荣将事情推给了纪委,并没有让秋天闭嘴。秋天反而踏前一步的说道:“于书记,陈九江同志可一直都在组织部的关注之下,并未发现什么不良的情况。所以关于他的举报,只怕是空穴来风。”
  秋天这话就是挑明了告诉于向荣,陈九江的守护者可一直都是我呢,你老大孬好要给我点面子的吧。还是看在我的面上,放他一马吧。
  于向荣听了这话更生气了,他说道:“秋部长,你们作为组织部,就应该知道,用人的第一原则是什么?那就是要挑选出忠于党的干部。陈九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个两面三刀,毫无原则的投机分子。这样的人,是不配做咱们党的干部的。”
  于向荣说的一点没错,陈九江不但连他的墙角都敢撬,而且还把他如花似玉的一面屏风搞的千疮百孔,漏洞百出。这样的干部一点忠诚意识都没有,怎么用呢?

  于向荣这话很明确了,那就是他陈九江对老于同志不够忠诚,不但如此,还背叛了他老于。所以人家于向荣同志才痛下杀手。
  这陈九江也真是作死,得罪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在这个紧要的时候得罪于向荣呢?人家现在可是大河县的最高领导。你陈九江这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
  秋天那花瓶一样的美丽脑袋怎么想,也想不出陈九江这龟儿子到底做了什么好事,才人于向荣不顾一切的痛下杀手。可是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没有必要再去追究了,毕竟发现问题,首先要做的是解决问题。
  面对强势的于向荣,秋天只得作出让步,她温婉的说道:“于书记,既然如此,能不能让组织部来主导对陈九江的调查?”
  于向荣见秋天还不死心,心里可就真的怒了。他想,这娘们死心塌地的想保陈九江,是不是也上了陈九江的床,和他搞的日久生情了呢?以前可真是看走了眼,让这个吃软饭的家伙给哄骗住了。
  想到这,于向荣的眼睛就由上到下,由里到外的研究起秋天来。于向荣是谁呀,那是一把手的书记呀。他的眼光可是老辣狠毒呀,看的秋天心心只发憷。
  于向荣一边向秋天施加压力,一边说道:“陈九江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忠诚。不忠诚的人,是无法得到党的信任的。秋部长,想必这一点你应该是明白的。”
  于向荣这话可就是对秋天说的了。你秋天以前一直都和吕栋梁穿同一条裤子,现在我老于是丨党丨委书记了,所以我老于就代表着党。那么你秋天是不是也应该在这关键时刻发生转变,重新投入到党的怀抱中来呢?
  秋天也在做着抉择呀。吕栋梁走了,她秋天就失去了依靠。今后在强势的于向荣面前,只怕举步维艰。这让她一个纤弱的小女子如何是好呢。一想到这个问题秋天就无比的头痛。现在于向荣发出了明确的号召,是积极响应还是客气的推辞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