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1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拂开马仔的手,朝前走了几步,“你告诉我 , 这么多日,我们拥有的这么多日 , 是不是都是假的。”
  蹲坐在地上,背靠一块巨石,那样寒彻心骨的冷意,与空气内纷飞的火苗相撞,我置身在极冷极热的交缠中 , 禁不住瑟瑟发抖。
  我觉得自己做了一场梦。
  如果不是指尖的血 , 不是强烈跳动的心脏,告诉我那都是真的 ,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真的,我一定无法说服自己相信。
  乔苍借着烟囱燃烧的熊熊烈火点了一支烟,那样沸腾澎湃的火海 , 吞噬了他的脸,他挺拔的鼻梁沾染了一片从高空飞舞而下的灰烬,只是片刻停留 , 便无声无息坠落。
  他眉眼通红,身后是滔天的滚滚黑烟 , 他没有看萨格 , 仅仅注视手上的烟头 , “你认为是什么。”
  他身上的银色衬衫落满灰尘碎屑,还有点点血红 , 却仍毫无褶皱,平整光滑,如他这个人,无时无刻诱惑着世间沉湎风月的离人心。
  潺潺的月影下,衣裳袂角被照出如剌绣般的朵朵云霞 , 摇曳起伏,肆意狂欢。蒸腾的热浪在空中舞动 , 一层又一层仿佛垂直汹涌的瀑布,飞流直下,遮天蔽日,冲进领口扬起下摆 , 潇洒浮荡。
  他遗世独立,不曾为近在咫尺的滔天火海动容逼退,他站在飞扬的黄沙上,狼藉灰烬,瓦砾红砖 , 从他身体的四面八方溃散,跌落,炸裂 , 破碎。
  他沉默仰面看这栋付之一炬的烟囱 , 它伫立在金三角整整十八年,它见证了泰国毒贩在东南亚的辉煌,也滋长了数不清的罪恶与黑暗的深渊。

  它欲望难平,沟壑太深,它不该存在于这个和平年代,它耻辱又狰狞,掀起风卷残云的手掌痛击了这个世界。
  我跌坐在地上,像一潭熬过三九隆冬迎来暖春花开、彻底融化的水,温柔无力 , 失神落魄。
  贪婪的人,永远摆脱不了恶劣的心魔。
  心魔,全部是丑陋的,荫暗的,自私的。
  为了占有 , 为了掠夺 , 为了攀爬,而把血肉之躯变成皑皑白骨 , 变成麻木不仁的腐蚀灵魂的骷髅。

  萨格嗤笑,她从他轻描淡写的反问中听出了答案,这凉薄的无情的 , 就像所有传言说的那样,他根本没有心,没有义。
  她克制不住眼底猩红 , 分不清是痛苦绝望还是火海的映衬,“我有过那么多男人 , 只这一次。我动了一点心。”
  乔苍无动于衷 , 眉眼冷如深海 , 他吸了口烟,朝火焰深处吐出 , “动了心的女人很多,可我的心,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俘虏。”
  他侧过脸,隔着空气内层层翻滚的气浪,看她模糊不清的样子 , “你拥有许多女人没有的好,那些好都很诱惑。”
  萨格肩膀流淌出的血迹近乎干涸 , 结为浓稠的紫红色,她阖动着青白的唇,“可我的好,我的筹码 , 我所有让别人迫不及待得到的,都没能打动你。”
  乔苍不知想到什么有趣的画面,他凝视烧焦的砖石发出一声难以抑制的笑,“我偏偏喜欢和我作对,想要杀我 , 算计我,恨我,还因为一两次我故意放水的胜利 , 而洋洋得意 , 向我示威炫耀的女人。”
  他掸掉长长一截烟灰,“这样的女人很可恶,我甚至萌生过掐死她的念头,可我还没有下手,自己却先舍不得了。”

  不断的流失血浆,不断的失温和剧痛,令萨格终于扛不住,她摇摇晃晃倒在马仔怀里,耳畔也开始失声 , 天旋地转之间,她咬牙吐出一句话,“你终有一日会死在她身上,你会后悔今天没有杀掉她,没有选择我。”
  乔苍沉默 , 萨格被手下带离这片破败的废墟 , 烟囱内的丨毒丨品、机器和军火毁于一旦,全部在这场大爆炸中成为了碎末 , 泰国毒贩在金三角保留的一切储备和后路,都被烧得荡然无存。
  汽车发动驶离的声响传来,剌目的前灯晃过远处寂静的芦苇 , 秃兀的盘山,这场战役是那么声势浩大,又那么悄无声息 , 它仅仅毁掉了罪恶的根基,随着这把火 , 于这世上消弭。
  乔苍将半支没有吸完的烟卷抛向身后 , 火势又添了一重 , 猛烈翻滚着,汹涌着 , 蹿升着,似乎下一秒便要滚向天际,剌入云霄,将整片山野燎光。

  他弯腰抱起呆滞失神的我,沾满烟雾的唇挨着我额头 , “吓到了吗。”
  我摇头。
  “可你吓到了我。”
  我透过雾气迢迢的视线看他,“吓你什么。”
  “何小姐不只库上骁勇善战 , 原来还藏着一点在地上也能用的功夫。”
  我咬着嘴唇忍,最终没有忍住,扑哧喷在他脸上,薄薄的唾液和雾气盖住他眼睛 , 这样剧烈的抖动抻疼了指尖,我皱眉嘶了声。
  乔苍这才发现我受伤,手指叼出弹头遗留的圆坑,结了小小的血咖,已经开始糜烂 , 他沉声问我怎么不说。
  我搂住他脖子,媚眼如丝,如一只小猫儿 , “又不是要害 , 敷点药就好了,你以为我多脆弱啊?”
  他脸色凝固,抱着我行走的速度加快了些,子丨弹丨剌破皮肉,这滋味真不是一根针或者一块铁割裂能够匹敌,火烧火燎得像整根手指都残废了一样。
  我悬浮在半空,俯视这漫山遍野的尸骨,狼藉,碎片与野火。这里原本就很颓唐,经过这样一夜 , 更是不堪入目。

  乔苍今晚以少胜多,我从没见过这样惊险而漂亮的一仗,我记得他说自己是赌徒,只不过别人赌钱财,赌美色 , 他赌命。
  他赌到今天没有输过 , 他会一直赌,直到他输的一天 , 可世上的赌徒都有翻本的机会,他一旦输了,就永远不得翻身。
  因为他输进去的是命。
  我心脏隐隐泛起窒息 , 干脆闭上眼,将脸埋入乔苍的衣领,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 , 未曾完全熄灭的火苗灼烧着空气,露水 , 地上石子横飞 , 他脚步也有些颠簸 , 绕过土坑,沙丘 , 沟壑与横七竖八仰倒的尸体,将我放入车中。
  我伏在他胸口,凝视他滋长出浓密胡茬的下巴,“如果刚才我没冲过去,你会不会真的开枪杀了自己。”
  车疾驰上公路 , 他打开急救箱拿出酒津和药膏为我清理伤口,将烂肉和淤血排出 , 不知行驶多久,窗外终于看到了街巷,浅淡将要熄灭的霓虹灯火,在他脸上投洒下斑驳琳琅的光束 , 他目光淡淡,凝视着即将黎明的雾水昭昭的长街,“也许会。”
  我喉咙一紧,“没想过杀掉我吗?”
  他收回视线,落在我苍白的小脸上,“何小姐这样刁蛮 , 如果我开枪射杀你,你这口恶气出不来,死后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我 , 日日夜夜跟在身护折磨 , 我还不如不给自己留下无穷后患。”
  他在我额头吻了吻,声音内含着掩不去的笑意,“得罪妖魔鬼怪也不能得罪你。你是吃人津魄的九尾狐妖。”

  我眼眶有些酸涩,瘪着嘴深埋他炙热的胸膛,将眼泪如数吞没。
  乔苍放走萨格,无异于放虎归山,虽然她见识了他的厉害,可也不排除泰国毒贩派出死士作乱,萨格骨头刚硬倔强 , 这样的惨败她绝不会甘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