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4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首长背着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
  “难道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没有一个人回答。
  他的目光落在左安邦身上,“你们倒是说句话啊?”
  “爸,老神医已经不在京城了,我们就是急也没用。”
  “那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你爷爷走了?”
  咣——一面镜子被打碎了,地上哗啦一大片。
  屋子里的人,紧张到了极点。左首长指着左安邦那帮人,“平时你们就老子天下第一,现在你们个个无能为力。唐家怎么有办法,到我们左家就没折了?”
  左痞子道:“都是姓顾的那小子在搞鬼。要不我们去——”
  左首长平时哪里这么大脾气?今天听到这话,又来气了,“关他什么屁事?神医又不是他的什么人?他也就一跑腿的。你们自己无能,与他人何干?”
  骂了一顿,一个个耷拉着头不敢吱声。
  这时有电话来了,是左书记从天山省打来的。“好,你回来了正好。唉!这几天我都已经焦头烂额了。”
  左首长挂了电话,目光瞟了一眼,挥了挥手。
  大家立刻退出去。左首长喊了句,“安邦,你留下!”
  左安邦小心翼翼的问,“爸,什么事?”
  “你叔叔和晓静回来了,你叫几个人去接一下飞机。”
  左安邦点头,“我这就去。”
  左书记和左晓静,身后跟着二名男子。一名年约四十左右,那是左书记的秘书。另一名,三十五六岁,看上去很精神,留着寸发,一脸阳光。
  这位,是左晓静的未婚夫。
  四人神色匆匆,等着上飞机。
  可今天的飞机,出现晚点的情况。秘书在旁边急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给他们老总打个电话。”
  秘书正要给航空公司老总打电话,唐书记嗯了一声,“不要多事。”
  晚点,自然有晚点的理由。
  秘书听了,这才把手机放回袋子里。这时,旁边的年轻男子问,“爸,要不要包机?”
  左书记没有吭声,他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乖乖地呆在那里。
  左晓静一直陪在老爸身边,长发及腰。
  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安静。

  京城那边的情况,她已经听说了。左家那些堂兄弟们,一个个跟打了鸡血似的,跟顾家拉仇恨。
  左晓静也知道,自己老爸一惯主张,以和为贵。以大家为家,不要事事咄咄*人。
  只是能有这种想法的人,少之又少。
  她永远记得左书记的一句话,尽自己的能力去做,不管能不能改变什么,都要坚持。
  现在,他们父女两人,也因为老爷子的事,搞得焦头烂额,不得不从天山省飞赴京城。
  “晓静,神医那边,你有多少把握?”
  左书记问身边的女儿。没想到左晓静的未婚夫接过话去,“爸,世上哪有什么神医,不要被这些江湖骗子给骗了,这样吧,我和晓静送老爷子去米国,接受全世界最先进的治疗。”
  左书记看了他一眼,“你怎么就知道没有神医?”
  见未来的老丈人不悦了,他立刻识趣地闭上嘴巴。左晓静说,“世上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没有看见过,就断定他没有。事实上,很多事情超乎我们的意料之外,更不要说,我曾亲眼见过,神医治好了外公的癌症。”

  “这怎么可能?”
  年轻男子惊讶的叫了起来,“我认为这只是一种低劣的炒作。”
  左晓静淡淡道:“到时你就知道了!”
  提到米国,旁边的秘书不得不悄悄提醒了一句,“米国最大的石油公司董事长,去年在米国做的检查,淋巴病晚期。他想进行保守治疗,不希望承受那种非人的折磨,遍访北美,欧洲之后,不得不来到双娇集团旗下济世医院,最后,他的病还是在济世医院给治好的。”
  年轻男子张大了嘴巴,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秘书说,“病好之后,他无偿捐赠给济世医院二个亿美金,以感谢济世医院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连癌症晚期都可以治愈,还有什么病不能治好的?
  年轻男子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沉默了。
  秘书再次看表,飞机怎么还没到?他有些急了。
  本来以前他坐飞机的时候,要是遇上飞机晚点,或正在值机,他就会给航空公司老总打电话,只是这次,被左书记拦下了。

  又等了半小时,才听到广播说可以登机了,四人这才走特别通道上了飞机。
  顾秋本来准备今天走的,不料老妈驾到,他就叫人把机票改签了一下。宣少将陪着儿子吃了中饭,立刻赶赴机场。
  顾秋自然要送老妈一程,白若兰倒是挺殷勤的,拉上蕾蕾一起去送顾秋妈。
  坐上军车的感觉,的确不一样。
  所到之处,什么收费站,关卡,通通一边去。
  所以宣少将花在路上的时间很少。
  送老妈到机场,宣少将道,“你们几点的航班?”
  顾秋改签时间在下午五点多,所以他们不急。
  送老妈登机的时候,宣少将说,“白总,投资的事,你等我的消息。不要过于性急。”
  白若兰当然心里清楚,宣少将既然能说这种话,肯定有十足的把握。于是她一脸微笑,跟婆婆挥手。
  宣少将一走,三个人在机场里呆着,顾秋看看表,还有三个小时呢,要不我们去机场酒店呆会。

  白若兰不反对,这里人太多了,她喜欢清净。
  正要走,几辆豪车由警车开道,呜啦呜啦冲进了候机大楼。
  车门打开,从车上跳下六七名男女。
  为首的,赫然是左安邦。
  左安邦戴着墨镜,穿着西服,穿着闪闪发亮的皮鞋。
  下车之后,大手一挥,“飞机马上就要到了,你们去安排一下。”机场警卫应该是接到了命令,从两旁小跑过来各一队全副武装的机场军警。
  左安邦身后的人群里,除了左家两名子弟外,其他的都是工作人员。
  看他们的架势,应该是来接机的。
  接个机而已,搞这么大排场。有人在心里嘀咕/由于这些军警的到来,候机楼的气氛变得格外的紧张。一些不知所然的客人,看到这架势,不免吓了一大跳。
  广播响起,由天山省某机场飞往京城的航班已经到了,请接亲友的同志……
  左安邦透过墨镜看着表,感觉很神气。
  白若兰见状,嘀咕了一句,“姓左的就这德性啊?当初他还想追我呢,幸亏没有上当受骗。”

  顾秋瞪了她一眼,你怎么这样?
  白若兰嘻嘻地笑,“蕾蕾,我们走!”
  顾秋说,等一下。
  “你要干嘛?”

  日期:2018-03-15 06: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