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4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酒店门口,保安看到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将军过来,情不自禁的退了几步,然后敬礼。
  顾秋三人都已经退房了,见老妈驾到,立刻起身迎接。

  “妈——”
  “儿子!”
  母子一见面,来了一个拥抱。
  又有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到儿子,宣少将仔细打量着顾秋,“你怎么跑到京城来了?”

  顾秋说,“说来话长。等下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慢慢谈吧!”
  “妈,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两位。”
  事实上,宣少将早就注意到儿子身后的两位美女,短发的白若兰,腼腆的苗族女孩蕾蕾。在外人面前,白若兰永远带着那种冷漠的惊艳。
  蕾蕾呢,不管在哪里,都是那种含羞的表情。羞羞答答的。
  宣少将的目光,望着两人,顾秋一一做了介绍。
  其实,白若兰和蕾蕾,也在心里万般惊讶。眼前的宣少将,俨然是那种集气质和美貌于一体的女军人。

  尽管白若兰心中羞涩,但她还是装出大大方方的模样,上去跟这位婆婆握手,“伯母好!”
  顾秋说过,她是新加坡人,双娇集团董事长。宣少将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年轻有为的女强人。”
  白若兰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到蕾蕾的时候,蕾蕾小声地喊了句,“您好!”
  她竟然不知道称宣少将为什么好,宣少将看到她这般腼腆,倒是越发觉得她挺可爱的。
  得知蕾蕾可是神医之后,拥有一身不错的医术,宣少将惊讶地道,“真是不错啊!蕾蕾!”
  蕾蕾的脸都红了。

  顾秋道:“妈,不如我们就到楼上吃个饭吧,明天再回去了。”
  宣少将道,“我下午的般班,不急。”
  正要上楼去吃饭,外面突然来了好几辆豪车,十几名左家年轻子弟又过来了。
  左痞子大喊,“顾秋你这王八蛋,快把老神医交出来,否则今天跟你没完?”
  看到这帮人,顾秋有些头大。
  宣少将听了这话,脸色拉下来,不悦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左痞子很嚣张,“没你什么事,一边去!”
  “啪——”

  只是他话还没完,宣少将一巴掌扇过去,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宣少将可不是那种文艺兵,在部队里有几下子的人物。
  两名警卫,立刻小跑过来。
  左痞子一下就被打懵了,其他的左家子弟,也一个个傻着眼睛瞪着,这女人好嚣张,居然敢打人?
  左定国倒是认出来了,这人就是顾秋的妈妈,看到堂弟被打,他就出来抱不平。
  “你凭什么动手打人?当我们左家是什么了?今天要不给个交代,你们一个也别想走。”
  顾秋正要出来说话,宣少将横眉冷对,指着他的鼻子,”我不管你是谁?今天我把话摞在这里,你们左家,除了老头子,其他人我照打不误!““哟——”
  左家的人一下子火了,姓顾的什么时候这么嚣张了?十几个年轻人呼地围过来,大有动手的味道。

  不待顾秋动手,宣少将猛地拨出手枪,朝天一枪,“看你们谁敢乱来!”
  拨枪一怒,四下鸦雀无声,再没有人敢吭一声。
  军队的人,火气就是不一样,宣少将沉着脸,猛喝一声,“滚!”
  一群人哼哼地瞪了一眼,左定国气得连肺都要爆了,却又偏偏无可奈何。
  论身份,论职位,人家是堂堂的少将,他在宣少将眼里算个屁?
  左家的人灰溜溜的退了出来。
  宣少将余怒未消,随手将枪往腰间一别,“左家倒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顾秋一个劲地劝,“妈,算了,犯不着跟他们这些人计较。”
  看在左书记和左晓晴的份上,顾秋已经做了太多的退让。

  左书记早跟顾秋说过,冤家宜解不宜结,如果不是听了他的话,顾秋早就不是这态度。
  旁边的白若兰见了,惊讶得半晌没有说出话来。顾秋妈竟然这么霸气,一言不和,拨枪相向,能有这份胆识的,恐怕是不多见。
  因此,她在心里暗暗赞叹。
  好一个巾帼英雄!

  蕾蕾在旁边,张大了嘴巴,那可家的模样,实在令人俊忍不禁。
  四人上三楼餐厅吃饭,顾秋把菜单给白若兰,“白总,您先请!”
  话刚说完,脚上挨了一下。
  当着老妈的面,就这么见外,脱人家衣服的时候,你怎么不叫白总了?
  不过白若兰也没当真,而是抬起头,“伯母喜欢吃什么?”
  宣少将道:“别管我,我这人对吃是没有讲究的。”
  白若兰道,“我看伯母的皮肤这么好,应该是吃清淡的比较多,这样吧,我来点几个清蒸点的菜,不要放辣椒。”
  宣少将惊讶地看着她,露出一丝笑容。
  真没想到,白若兰这么乖巧,懂得看别人的眼神。

  白若兰点了八个清淡的菜,两个辣菜,宣少将说够了,够了。白若兰还是又点了四个炖菜。
  顾秋摆手,“来一个就够了,太多了浪费。”
  服务员依言而行,把其他的三个菜给划了。
  点完了菜,白若兰打了声招呼去洗手间了,蕾蕾也跟着过去。

  宣少将道:“儿子,你可不要辜负了从彤,她可是个好妻子。对父母百般孝敬,对兄弟姐妹也挺和睦,老爷子很喜欢她,你懂的。”
  顾秋道:“妈,你想哪里去了?我可是堂堂市委书记,正厅级干部,怎么会呢?不过白小姐的爷爷,跟我有点交情,她爷爷的后事,是我一手安排的。”
  宣少将哦了一声,“不过我还是能看出来,这丫头跟你的关系不一般。儿子,女人这种东西,万万不可多碰。人这一辈子,需要的还是感情,千万别学那些人。”
  顾秋很谦虚,宣少将道:“溺水三千,只能取一瓢饮,再多就撑死了。”

  “放心吧,妈,我懂,我懂。”
  宣少将看着儿子,满意地点点头,“好好干吧,老妈可把这辈子的心思都花在你身上了。”
  白若兰和蕾蕾来了,两人换了个话题。
  宣少将对双娇集团很感兴趣,听说他们在京城投资受阻,宣少将就火了,“这些人官僚主义太严重了,白姑娘,这事交给我好了,我给你安排。”
  白若兰也乖巧,马上站起来,以茶代酒,“那我先谢谢伯母了,有机会到南阳来,若兰一定全程陪您好好逛逛。”
  宣少将微笑着,“坐吧,若兰小姐。不必这么客气。”
  白若兰喝了杯茶水,“真的,我可等着您过来。”
  顾秋望了她一眼,倒也没说什么。
  再说左家那些人,回去之后,一肚子窝囊气。老神医没有找到,反而被宣少将吓了一跳。
  他们可真不敢跟宣少将来硬的,兔子必急了还咬人呢?
  只是大家心里觉得特窝囊。

  左首长听说找不到老神医,急得上窜下跳。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看着老爷子挂掉?
  左家上下,一个个都不吱声了。
  现在这事,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老神医这号人,脾气古怪。他们当然不知道老神医的心思,就算是再有钱,再有权,他不治就是不治。
  再说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老神医一时也难以接受。

  他拒绝了唐老爷子让他认唐书记为儿子的要求,一怒之下,悄然离开。就算此刻他在京城,也没有心思来看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