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33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军强撑着睁开眼皮,轻轻叹了口气,说,“我们副大队长的体能没这么弱的,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可能是舟车劳顿吧,毕竟那么大年纪的人了。”于洋诚说。
  陈晨也才三十多岁,体能尽管不他们这些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但也不至于这么糟糕——在训练场直接昏迷了。
  晚八点五十分的时候,在结束训练前十分钟,陈晨在训练场昏迷了。
  此时,基地医务室里,军医给陈晨做了检查之后,举步走出来向李牧报告。

  “我查不出什么原因。”军医摇头说,“心跳和呼吸都正常,但是人没有意识。我建议送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李牧皱眉道,“是不是劳累过度?”
  军医摇头说,“劳累过度也没有这么长时间昏迷的例子,咱们这里没有条件做进一步检查,我看还是送医院稳妥一点。”
  “行,送海军医院。”
  李牧也担心搞死人,答应了下来。
  他带着王国庆开了一台车跟着依维柯战地救护车疾驰前往海军医院,海军医院那边提前接到了通知,值班的医生护士在急诊楼大门等着,依维柯战地救护车一停稳,护士冲去把伤员搬到了担架车,医生马过来快速检查,随即让推到急救室里面去。

  李牧的车在后面停稳,大步走进去。
  医生护士忙碌了一个多小时几乎做了所有的检查,然后把人送进了独立病房里,了呼吸机脉搏监视器什么的。
  李牧和王国庆在外面走廊的椅子那里坐着等候,医生从那边取了脑部CT片子大步走过来。
  “医生,情况怎么样?他是不是有什么病?”王国庆问。

  他是很紧张的,开训第一天搞出伤亡来,这对李牧绝对不是好事。凡事有个度,严酷训练不代表可以草菅人命。
  训练的强度王国庆是心里有数的,绝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的,除非伤员本身有一些隐性的疾病。
  医生摇头,取出片子,说,“他没有任何疾病,脑部CT显示也是正常的,心率呼吸都正常。但是,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像是睡着了一样。说实话,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哦对了,他的体能消耗过大,但是这也不足以引起昏迷这种症状。实在费解。”
  他说完之后是看着李牧的,从军衔能看出来,李牧是领导。

  李牧接过片子仔细看了看,眉头慢慢舒展开来,对医生笑着说,“好,辛苦你了,医生。”
  “分内的事。”医生意味深长的笑了笑,举步离开。
  王国庆有些怪,挠了挠脑袋,“这是什么情况?”
  李牧淡淡的笑了笑,道,“你在外面等着,我进去和他谈一谈。”
  “是。”
  王国庆回答了之后才猛然回过神来,和谁谈?病房里只有昏迷的陈晨,除非——陈晨是装昏迷。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进了病房,李牧拉了把椅子在床边坐下来,拿出大华点了根抽起来,吐出烟圈,“陈副大队长,起来聊一聊吧。”
  陈晨睁开眼爬起来盘腿坐在床,赫然是一个睡觉被叫醒的人,哪里有半点昏迷伤员的样子。他看着李牧,目光落在李牧放在床头柜的大华,于是拿起来点了根抽。
  “我是把你的行为理解为无声的抗议呢,还是认为你是在恶意对抗集训。”李牧淡淡笑着说。
  陈晨一口一口的抽着烟,“随便你。”
  “你很不满。”李牧说。

  陈晨没有否认。
  不能主动退出,也不能让李牧以其他理由把他退训,他只能采取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李牧收起笑脸沉声说,“陈晨,我很看不惯这样的行为,装昏迷逃避训练,这不应该是一名成熟的指挥军官应该干的事情。但尽管如此,我依然的打算和你谈一谈。在此之前,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能说服我,我会区别对待你。”
  陈晨不打算多说什么,但是当他看到李牧的领章,他突然的意识到,自己必须得说什么。
  “我不认同你的训练方式。”陈晨道。
  他以为李牧会解释,至少会说明这么训练的必要性,然而,李牧很简单直接的说,“我是老大,你认同要接受不认同也要接受。”
  戏谑的笑了笑,李牧对瞪眼的陈晨说,“副大队长,你也是当领导的人,成熟点,别跟个新兵蛋子似的。”

  “你!”陈晨气得胸口发疼。
  李牧严肃起来,“陈晨同志,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自己做一个选择。我可以连夜安排你返回原单位。”
  沉默,良久的沉默,陈晨把最后一口烟抽完,狠狠的掐灭,终于道出了真正的原因,“我很累,心累,非常非常累,我什么都不想做什么都不想说。我已经三十五岁了,在狙击作战这个领域搞了十多年的研究,我带出的兵遍布整个伞兵部队。这样的事情不应该发生在我身。”
  李牧沉声说道,“我大概能够理解你的心情。我看过你的履历,你缺乏实战经验,其他方面你堪称专家。面点名让你参加集训,是想让你补这块短板。我个人分析,这是面打算重用你的迹象。我是很讨厌纸谈兵夸夸其谈的人的,换成以前的我,不会有现在的单独谈话,我会让人把你直接扔回原单位,你的前途大概也这样了。”
  他话锋一转,“然而,我军毕竟已经远离战事几十年,有机会参与实战的人毕竟是极少数。我很希望你能够把短板补齐,回去之后能够为伞兵部队训练出更好的狙击手。”

  陈晨觉得这个魔头牧羊人其实没有那么可恶,起码他是真的用心在做这件事情的。
  李牧站起来,拍着陈晨的肩膀说,“陈晨,陈副大队长,醒醒吧,希望天亮之后你能有一个正确的选择。”
  长夜漫漫,留下陈晨独坐在那里陷入了绵长的思索……
  猎豹2030D行驶在战备公路,大灯随着弯曲的道路左摇右摆,两侧黑漆马虎的看不见任何的树木。

  回基地必须要经过这一段战备公路,这段路也是基地附近几个村庄日常使用的和外界联系的通道。
  王国庆开着车,对副驾驶座的李牧说,“头儿,那陈晨太矫情了,怎么不干脆把他退训了。堂堂一个校正团干部,耍这种小把戏,丢人现眼。”
  不是很生气的情况下,王国庆是不会这么说话的。在牧家军里面,包括现在职务很高的领导干部,在稳重这方面都不及王国庆。
  由此可见王国庆都被气成什么样了。

  他是资深士官,带过很多兵,类似的情况简直不要太多。有些兵为了逃避训练,什么样的办法都想得出来。如跑步的时候突然的摔倒,也不算是装,是故意把自己摔伤,又或者天气寒冷的时候估计的不注意保暖导致感冒什么的,不过这些情况通常是在训练极端辛苦的情况下才会出现。
  陈晨这个款式和那些兵没有什么区别,关键还在于他不但是军官而且还是领导干部。王国庆不但生气而且还不瞧不起。
  李牧能够理解王国庆的心情,他叹了口气说道,“他毕竟是正团级别的副大队长,而且还是伞兵特种部队的。履历你也看了,他的确是狙击教学领域的专家,只是缺乏实战经验。一下子无法接受这样的落差是可以理解的。不管怎么说,本着治病救人的态度,给他一次机会,也是给咱们一次机会。”
  日期:2017-10-14 08:1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