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3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力撇撇手,说道,没那么多的铐子,也没有那么大的地方。如果真的要铐,还得申请上级支援吧。

  这下老百姓都不愿意了,他们说,咱们都是文明人,比雷锋还懂礼貌,比柳下惠还温顺,根本就没有人打你,是你自己害怕,做贼心虚摔倒磕的。咋能赖到咱们的头上呢?
  好呀你们,害了咱们的好书记陈九江,还不给咱们说理的了。这是想要动用暴力机关,来堵咱们的嘴了。那就让你见识下,咱河西儿女的怒火吧。于是七嘴八舌的就骂了起来。
  丁力本来是镇场子的,此刻见两位主要领导都不信任他,于是将手插在裤兜里,乐的在旁边躲着清闲。
  富美丽噔噔噔的跑到了办公室,拨打起了小眼镜徐世英的电话。徐世英说这还得了,这是吃果果的造反,你等着吧,哥们马上给你调集精兵强将,将他们一网打尽。徐世英答应的爽快,办起事来更干脆。他在没有请示于向荣的情况下,就假传圣旨给刑警队下了命令。
  刑警大队一听,吆喝,这还得了。哨子一吹,警灯一亮,没出五分钟,整个大队就出了城区,直奔河西乡而去。
  刑警队飞驰在宽阔的大道上,城区却乱了起来。罐头的职工手牵着手,扛着红底白字的条幅,堵在了县委县政府的门口。
  门口的保安一看,就急了。你们的罐头健康又美味,一直都供不应求呀。你们的员工无论是工资还是福利可都是咱们县里的标杆呀。咋就学着破产企业一般,跑县委门口来静坐了呢?
  罐头厂的职工听了这话可就诉起苦来。他们说道:“咱们厂是好好的呢,但是纪委把咱们厂长经理全抓了起来。这下可好,厂里的货发不出去了,工资都没人发了。不来这坐来哪坐呢?”
  门卫听了这话确实傻眼了。心中暗骂,你们纪委也真是的。这县里可没有几家像样的企业了,你们非要把它搞散架不成。不过这事也不归他管,他只负责向上面打电话。
  于向荣站在窗口前,看着黑压压的人群,头皮就发起了麻。心说他吗的拆迁户,就知道堵门讨说法。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下专政的威力。
  于向荣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公丨安丨局,命令局长老雷赶紧动员全局力量到市委门口待命。老雷疑惑的说道:“于书记,刑警大队已经按照你的命令出发了呀。”
  于向荣一愣神说道:“那就催催他们赶紧过来。”
  老雷挂了电话就给刑警队发了信息让他们赶紧过去。刑警队心说,咱们这个速度够快的了,可以说是风驰电掣呀。只是那河西乡实在太远,还是要时间的呀。
  于向荣见门口的人越聚越多,就打电话让富春生出去看看。富春生心说老子都当县长了,还得给你擦屁股。有心不去,却又怕他事后责难,毕竟上级可是有规定的,**绝不可推脱。
  富春生到了门口一问情况,也和门卫一样生气了。心中暗骂沈度书记,你龟儿子就要回省里了,临走的时候还搞这么一出,是个什么意思呢?合着今后不来了,也不想让咱们好过,是不是呢?于是站在岗亭就打了个电话给沈度。
  沈度慢悠悠的说,这个事情我可是真不知道。不过前些天倒是听说梁副书记接了于书记的一个秘密任务,具体是什么就不得而知啦。
  富春生的心里就推起了磨,他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于向荣为啥莫名其妙的的动起了罐头厂的刀子。这真他麻麻的是霸王龙吃小蘑菇,咬不上嘴呀。这里是不是还牵扯着什么人呢?
  富春生把常委桌上的几个人一个个的过滤了一遍,愣是没有想出哪个人和罐头厂扯得上关系。于是就得出了结论,看来是那姓刘的爷俩,指定最近太过膨胀,吃的“鱼儿”太多,犯了老于的忌讳了。
  既然事不关己,富春生就决定高高挂起了。这么一挂,那门口的人可就聚集的更多了。当然都是来瞧热闹的。人再多老富也不怕,老子就在这陪你们唠嗑扯淡,出了事情,还得找老于这个主因。
  县委县政府门口人山人海热闹非凡,河西乡政府大院里温度也居高不下。路爱国吼完了两嗓子,人堆里就站出两个妇女来。一把抓住他哭个不停。
  路爱国一看这两个女人可都是老熟人呀,一个是他老婆马大丫,一个是他小孩妗子。路爱国拿出了乡长的威严骂道:“哭个屁,赶紧回家去,在这丢啥人呢。”
  马二愣子的老婆嚎叫着说:“姐夫,不好了,马二被纪委双规了。现在生死不知呀。”
  路爱国闻言吃了一惊,面上却不改色,他瞪着眼说道:“哪有的事呢,别相信他们胡咧咧,赶紧回家去。”
  让别人别相信,他路爱国是相信了的。眼睛扫了一眼楼上,心想这富美丽还真狠,居然不声不响的就让人双规了他的小孩舅,这可不是好兆头呀。万一顺着他的线,扯到了咱家中就不好了。
  “姐夫,可不是假的呢。马二现在就在市二院抢救呢。你看那富美丽多狠心呢。她这是要马二的命呀。姐夫求求你救救马二吧。”
  马大丫也在旁边哭诉道:“老路呀,我可就这么一个兄弟呀。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这两个侄子可怎么办呢?”

  路爱国想,你叫我怎么办呢?在河西我可以为所欲为,但是到了大河我可就一文不名了呀。即便如此他还是强撑着道:“你们先回去吧,我再想办法。”
  马大丫和马二愣子的老婆想走,丁力不愿意了,他说道:“你们俩,既有动机,又有能力,而且都在案发第一现场。所以不能走。”
  听了这话,路爱国的火被彻底激发了,他冲着丁力吼道:“丁力,你今天吃错药了吗?该抓的不抓,反倒到处搅和,成心想让事情闹大是不是?”
  这话还真叫路爱国说对了。丁力确实是抱了这样的心思。他可是陈九江手下的第一打虎将,要是不将河西乡的局势搞乱,怎么去营救陈九江呢?
  丁力是这样的想法,段虹彩也是,王海洋,以及方淑珍周勇他们都是一样的心思。他们认为,事情只有搞大了,才能让县委明白,河西乡离不开陈九江。
  富美丽站在楼上,恨恨的看着楼下的丁力,心里暗骂,龟儿子,看你还能折腾多久,等县刑警来了,连你一块抓了。
  县里的刑警倒是来了,只是到了乡里就晕了头了。小小的一个河西乡政府,到处都是人。简直和乡里逢会一般。接踵摩肩,人挨人,人头攒动,尽飘摇。刑警队傻眼了,赶紧呼叫支持吧。
  队长找了个电话,好不容易联系上县里的领导才知道,居然来错了地方。队长心说,这个电话可真是太及时了。河西乡的这趟浑水咱们可掺合不起,还是去县委门口站岗去吧。
  刑警队在乡政府外面画了一个弧就跑了,这下老百姓可开心了,这是人民斗争的胜利呀。于是群情激昂,继续战斗,以期取得更大的成功吧。这么一闹,就整整闹了一个下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