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31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百姓说,这可真是冤枉啊,是富美丽将咱们的好书记,发家致富的带头人陈九江给诬告了,现在就关在纪委的黑屋子里呢。
  段虹彩一问明白就转过头来骂富美丽:“副书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能诬告陈九江书记呢?他可是咱们乡致富的领头人呀。你怎么能睁着眼说瞎话,将他送去纪委呢?”
  富美丽委屈的装着糊涂,她说:“段乡长,别听他们胡说。这事我可没干过,还是赶紧报警吧。再者我也要上医院呢,身上的伤可受不了。”
  这时候路爱国也闻声赶到了,他急忙打了丁力的电话。丁力接了电话,足足半个多小时才赶到乡政府。
  路爱国不乐意了,说道:“小丁呀,你这个态度就不对了。从所里到这两步远的地方,怎么就走了半个小时呢?”
  丁力一头大汗认真的道:“路乡长,你这就冤枉我了。你可不知道,咱们乡政府外面的路上不知怎么就堵车了。我一看可不行啊,我得疏导交通啊,于是我就在外面当了一把挥小红旗的交警。这不足足疏导了半个小时才赶到呢。”
  丁力这话不是扯淡吗?听的周围的人都笑了,二三十米的距离能堵个屁的车?即便是堵车也用不了半个小时呀。
  这话气的路爱国直颤抖,他指着披头散发的富美丽道:“小丁,你看咱们美丽书记给打的。啊,这还有王法吗?赶紧将他们都抓起来。”
  丁力愣头愣脑的说道:“抓?怎么抓,可到处都是人呢?抓谁呢?”
  路爱国怒气冲冲的道:“谁打的就抓谁,这种事还要问我?”
  丁力点了点头说:“明白了。”说完转身带着民警就出去了。过了十多分钟,丁力抓了六七十口的老百姓,全都让他们蹲坐在乡政府的篮球场上。丁力在外面用石灰粉画了一个圈,美其名曰画地为牢。
  抓完了人,丁力就让保安将其他人都赶出了乡政府,把乡政府大门也锁了起来。干完这些,丁力立刻献宝似得跑到富美丽的办公室,邀请她和路爱国莅临指导。
  路爱国出了办公室的门,看着嘈杂的人群,生气的对丁力道:“丁力,你这办的叫什么事?怎么抓了这么多的人呢?他们若真的上手的话,美丽书记还有命在?你这么样搞,是会出乱子的。”
  丁力拧着个头说道:“领导多虑了,你看咱们乡的老百姓,那是知文明懂礼貌啊,画了圈子就不跑。再者说了,咱不是还要鉴别的吗?富书记,您还是跟我下去一趟,看看到底是谁打了你。”
  富美丽是不想去的,你想啊,一个爱美的女人被打成了猪头三,可怎么好意思出门呢。但是却又挡不住心中的仇恨。她想可不能便宜了打她的人,她还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打她富美丽,后果很严重。
  富美丽到了乡政府院子里的篮球场上,刚一亮相,立刻就引来了一阵哄堂大笑。富美丽心中那个恨呀,这个很明显呀,不就是笑我的吗?好好好,等下就让你们知道厉害。
  富美丽恼羞成怒的指着躲在后面的安全帽,说道:“就是他,带头冲进我的办公室。”
  丁力一招手,黄安全帽就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丁力本着脸问:“安全帽,你龟儿子不去码砖头怎么跑乡政府里来闹事了?”
  安全帽陪着笑道:“丁所长,您误会了。我可没有闹事,我正盖着房子呢,就听说陈九江书记被富美丽告了黑状,送进了纪委,这不就找她理论来了吗?”
  丁力哦了一声皱起了眉头问道:“你这消息真的假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安全帽一扬眉毛,指着人群说道:“丁所长,这还能有假。要不然能来这么多人?”

  丁力听了这话,就不问案子了,而是转过头来问富美丽:“富书记,你真把陈书记告了?”
  富美丽还没来得及解释,段虹彩在旁边说道:“告不告的可不归你管,你还是先查是谁打了副书记吧。”
  富美丽一听,是这个理呀,也接着说道:“丁所长,现在是让你审谁在冲击乡政府,谁打了我,而不是问陈书记的问题。”
  路爱国听了这话就皱眉了,心说富美丽,你还真天真。咋就一下被段虹彩绕进去了呢?这么说话,不明着告诉别人,这事就是你干的吗?这下路爱国也不敢说话了,生怕再被牵连进去。
  丁力点了点头对安全帽道:“是这个理。陈书记有没有有事,自然是纪委来调查。你怎么能打富美丽书记呢?”
  丁力这么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可是给富美丽下了定论了。这就明着跟大家说了,陈九江就是在纪委呢。

  富美丽还在激动中,没有听出丁力的意思。路爱国听了却暗自心惊。看这丁力平时愣头愣脑的,不想脑子那么好使。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抵得过富美丽的千言万语的辩解。看来能在官场中混的,谁的脑子也不比别人差多少。
  那带着黄色安全帽的汉子,巴结着笑道:“丁所长,误会呀。我是去质问富书记呢,可没有动手打她呀。不信你问她,我有没有动手。”
  丁力不信,摇着头道:“你没有打她,怎么还带着瓦刀呢?”
  黄色安全帽解释道:“丁所长,我正在工地上干活呢,就听说了这事。这不就赶了过来了。这吃饭的家伙可不能丢呀。再者说,我要打她也不能当着大家的面呀?”

  丁力眼睛一瞪道:“你说什么?没人的地方你就敢打了不成?”
  黄色安全帽道:“不敢,不敢。我是说我要是打她的话,一瓦刀下去,她脑袋还不得开瓢吗?所以她可不是我打的。”
  丁力听了这话,就转脸问富美丽,富美丽光顾着生气了。此刻才想起来,是这个人带的头不假,但是他的确没有动手。
  其实那时人多手乱,富美丽根本就记不得是谁打了她。即便是她还记得,也没有用的,因为那几个人动手的人,早就跑了个一干二净,杳无踪迹。剩下的这群群情激昂,一身正义的人,可没一个来的及动手呢。
  丁力背着个手,又转到了一个人的身后。那人一身衣服破破烂烂,还站满了红色的粉末。更过分的是,他手里居然拎着一块板砖。

  丁力指着他道:“板砖哥,你手里拿着板砖呢,那肯定就是你打的了。”
  板砖哥哭丧着脸道:“丁所长,这可真冤枉了。我是搬砖的,正搬到一半呢,就听说了这事,所以义愤填膺,就跟着人群来了。”说着他又拍了拍自己的身上道:“丁所长你看,若是我打了她,她身上也应该有红砖沫子呀?”
  丁力一看富美丽,身上果然干干净净的,没有一点红色。于是又在那人群中转了起来。这时候路爱国算是看出来了,丁力根本就不是来办案的,而是在糊弄他们。他恶狠狠的对丁力道:“既然都不承认,那就全部都带到所里,一个都别放过。”
  富美丽听了这话,也看出了苗条。心说好呀你个丁力,合着半天都在拿我当猴耍呀。她也发了火,叫嚣着道:“丁所长,你这是工作的态度吗?还不赶紧将他们都铐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