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09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嗨我这不合计不打扰你们一家团聚吗。”我挠着头,有些尴尬的为自己解释道。

  “咋,你不是这家的人?你不是我的徒弟?”
  我被老王问的哑口无言,只能在一边干笑着赔不是。
  “行了,你也少说两句,让两个孩子赶紧进来,咱们开饭!”
  关键时刻,还是师娘拯救了我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我再执意要走,那就真是不懂事儿了,我跟在王雨萱后面,换好了鞋子进了屋。
  “怎么样,我闺女漂亮吧?”老王偷偷拽了我一下,得意洋洋地说。
  “的确,也得亏师妹不像你。”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师父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很帅的,不然能追到你师娘?”

  “嘿,你丫把话说清楚。”老王一激动,难免提大了音量。
  “说清楚什么啊老王头儿?”
  王雨萱已经洗好了手,见老王正跟我拉拉扯扯,出声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老王干笑一声摇摇头,转过头对我说道:“赶紧去洗手,咱爷俩好好喝两盅。”
  “好嘞。”我好笑的看了老王一眼,去卫生间洗了手,等我出来之后,王雨萱正坐在餐桌旁,敲打着筷子,等着老王跟师娘将准备好的饭菜端上来。
  我在她边上坐了下来,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
  “我爸刚才问你什么了?”
  闻声,我看了她一眼,笑着说:“没什么,就是问我你漂亮吗。”

  “哦你怎么说的?”她问。
  “我说得亏你不像他。”
  “哈这倒是实话。”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我看着她的侧脸,出声问道。
  “想问就问呗。”王雨萱淡淡的说。
  “不是怎么一回来你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你好意思问我?”她有些气愤的转过头,愤愤然道。
  “我怎么了?”

  “我我哪小了?是胸小了,还是屁股小了?”王雨萱说着说着,就羞红了脸颊。
  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原来一路上她没了言语,竟是在意我的玩笑话。
  “咳年龄小,年龄小。”我努力的憋着笑,越发觉着老王的这个闺女很有趣,活脱脱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女,没有那么多的掺杂,很纯粹,很直接。
  年轻,真好。
  王雨萱现在具备的这些东西,早就被我丢在时光的长河里了吧?我抬起头,注视着吊在棚顶中央的水晶灯,它散发出的色彩,是那么纯洁耀眼,就跟坐在我身边的姑娘一样。

  “那只是开玩笑的话,你别当真,师哥我没别的意思,不过”我侧过了头,认真地盯着王雨萱,“丫头,我希望你能保持住你这样真的很好,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很复杂,也很冰冷,你别被我们同化了,好吗?”
  “我早就成年了好吧,况且我好像只比你小两岁。”
  “你不懂我的意思,总之保持住就对了。”
  她就像是一张白纸,一张纯洁的白纸,我不想有朝一日看到她被别人泼墨上其它的颜色,只要这样就好了,至少在这座浮华的城市里,她是少有的净土。
  王雨萱还要说些什么,就被老王给打断了,他跟师娘将准备好的菜肴端了上来,很精致,很丰盛,而我也可以在这个异乡里享受一顿难得的家宴跟我在北京的家人一起,其实这座城市没有多冰冷,我的身边还有他们,不是吗?

  一顿家宴,在温馨平淡的气氛中度过,我跟老王喝了一红星二锅头,他说,那是地道的北京味儿,浓烈,有一股子只属于男人的豪气。
  饭后,我跟他坐在沙发上,惬意地吸着香烟,谈论近况王雨萱则是跟我师娘凑到了一起,母女二人说着那些私房话,时而传出的笑声,告诉我这气氛有多美好。
  可再怎么美好终究不属于我,我是这座城市的过客,我也是他们的过客我不可能一直待在北京,再过两年,我就要三十岁了,人说三十而立,成家立业,这是一个男人一生之中必须要做的事情我一个小小的北漂,三十岁的时候可以在这儿成家立业吗?
  这明显不现实,北京是一座现实的城市,比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现实,它能让人怀揣着憧憬跟理想,不顾一切地奔向这里它也能让人带着失落跟疼痛离开这里。
  我还在这儿挣扎着,只是现在看来,我能够挣扎的时间,也已经开始倒计时。
  春节回家的时候,我清楚的看到老爹两鬓间已经有了白发,母亲的皱纹好像也深了许多,他们都老了,我不得不为他们着想。毕竟,我任性了好些年,不能在他们老了之后再任性下去。
  曾经,我的身边有佟雪,至少我还有一个任性的借口现在,我只不过是在四九城里死撑着而已。
  “小默,你有什么打算嘛?”老王吧嗒吸尽了最后一口烟,将它捻灭之后,突兀的问我。
  “打算?”
  我喃喃的重复了一句,犹豫道:“没什么打算如果我实际一些的话,大概还会再拼个两三年,攒下一些钱之后,回到家,在那座小城买座房子,最后再找一姑娘,结婚,生子,守在父母身边。”
  “哦”老王点了点头,双手插在一起,拇指交替晃动着,他道:“确实挺现实的,也挺没出息的,这可不像刚来北京那时的你。”

  “师父哎。”我苦笑道:“当初我多稚嫩啊,天不怕地不怕,远的咱就不说了,说说近的,就像上次在网上曝的那件事儿,就他妈给人出个主意的东西,我就丢了饭碗您说,我还怎么出息?”
  “说真的,你埋怨过我吗?毕竟身为师父,我没有保全你。”
  “为什么怨你?也是我自己底子不干净再者说,您也不容易,置办下现在的家业不容易,更何况,我又不是您亲儿子,没必要为我那么做的。”
  “你这孩子。”老王摇摇头,说:“你哪儿都好,就是说话太直不过话又说回来,要不是你这直爽的性子,你们当初来的那批人里,我也不可能收你当徒弟。”
  “您可别说在我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我摆摆手,“如果我是您的曾经的话,也不可能混成现在这幅德行。”
  他笑着说道:“这点你真该跟孟阳学学,这小子,机灵,真他妈机灵,要不了几年,他绝对能比你师父混的牛逼。”
  听他提起孟阳,我有些恍惚,春节的时候我们发过信息,那个时候他告诉我说年后回来聚聚,可复工这么久了,他也没有消息好似我们越行越远了,不过,作为兄弟,他能得到老王这番评价,我还是为他高兴的。
  “阳子不容易,他不得不这样。”
  “人啊,就没被逼到一定的程度。”
  夜渐渐的深了,我从老王家里走了出来,身边还跟着一个执意要送我坐车的王雨萱。
  “你回屋吧,这天也挺凉的。”

  “你是我师哥嘛,我这个做妹妹的,总得把礼数做足了不是?”
  “嚯,你要是这么懂事,怕是就不能跟你亲哥闹的那么僵了吧?”
  “能不说他么!”
  “说真的,我一直不明白,两兄妹之间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你们变成陌生人。”我开口劝慰道:“老王岁数都这么大了,我身体也不怎么好,你跟你哥这么闹下去,最后犯难的还是他们老两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