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0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能怎样。”我眯起眼,趁着她没有防备,直接将她逼到了墙角。
  “喂,说好的不闹了。”
  “是啊,那只是你,又不是我说的。”我认同的点了点头。

  “你再这样我可要叫了,把同事引来,你可要吃官司的。”
  “你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理你,你看看都几点了,大家早就下班了。”
  她往后缩了缩身子,“这可是你说的,我叫了啊!”
  “随你便。”我耸耸肩,逼得更近了。

  “破破喉咙?”她一脸认真地叫道。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会有两副模样,两个极端的样子,只是看那个人想不想让你见到而已我很幸运,见到了张瑶的另一面,跟普通姑娘没什么不同的一面。
  我笑了,被她逗笑了。
  她自己也笑了,很明媚的笑了,在这个刚刚下班的夜里,就像是挂在天空中的一轮弯月,很温婉,很俏皮
  我们并没有过多停留,那抹刚刚出现过的温馨,只留在刚刚就好我打从心底感激张瑶,她完全没有必要如此的,之所以发生这些,还不是她见到了我的失落?
  至于为什么要将我从失落中拯救出来,就是我所不知道的了,我们之间的默契就是如此,她不说,我永远都不会懂。
  我跟她一起来到公司楼下,她去取车子准备回家,而我,也赶上了拥挤的地铁,回到那间冰冷的屋子,孤独为伴,就连那条热带鱼也已经弃我而去,在我回到北京的第二天。
  又是相安无事的一天,没有惊喜,没有波澜,脸上的伤渐渐减轻,我也就不用再用帽子跟口罩将自己隐藏。
  张瑶今天一早就给我打了电话,说要去苏州一趟有个合同需要签订,以至于我整天都无所事事着,独自在她的办公室里熬了一整天

  晚六点,我准时打卡下班,在我刚经过地铁安检,正准备顺着人潮验票蹬车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我拿出那部已经渐渐被时代所淘汰的古董,在周遭人异样的眼光中接听起来。
  没办法,那夜打架的时候,手机不知被我丢在了哪个角落,而我这两天一直上班,还没时间去买,只能暂时用这个古董诺基亚。
  来电显示没有名字,从号码长度来看,也不是移动客服,那就只会是我的朋友了。
  我还不知道是谁,也就没有直接称呼出对方的名字。
  “你这小兔崽子死哪去了?”
  电话那边开口喝骂道。

  “准备回家呀不然能去干什么?”
  在北京,能这么称呼我的就只有老王了,我让到一边,确保没有影响到我后面的行人之后,开口问道:“师父,怎么了?”
  “你好意思问我?下班了怎么不上我这儿来?”老王气呼呼道着。
  “我去您那儿做什么不是定好明天才去您家里的吗,看看你,也看看师娘。”
  “合着你丫就记得去我家吃饭的事儿了?”老王笑骂了一声,“默儿啊,我发现过个年,怎么还把你脑子过没了?”

  “不是,咱前天不就是这么定的嘛?”
  “这么定的你大爷!尽快来我这儿取车,明儿一早接我闺女去。”
  “靠我还真忘了。”
  我拍了拍脑袋,讪笑道:“不好意思啊师父,这两天一忙就把这事儿忘了,我的错,我的错,徒弟这就过去。”

  “赶紧着!”
  “好嘞。”
  幸好没有通过检票口,不然就要浪费十块钱了,我从人群的反方向挤了出来,一路赶到了距离博瑞两栋大楼的律所,我曾在这工作了四年,那是我来北京最初的四年,也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四年。
  乘上电梯,我径直奔着老王的办公室走去,乐平跟博瑞一样,都是那个时间下班,职场里已经没了人,只有老王办公室的门开着,亮着灯。
  我没敲门,笑呵呵的走了进去,“呦呵,您还真忙,这大主任跟那帮子小律师就不一样,敬业,真敬业!”
  “没大没小的崽子。”老王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道:“你这脑子里现在在想些什么,才过两天就忘了,这记性都不如我这老头子。”
  “忙啊,师父!”
  我给自己辩解道:“现在可不像我当律师的时候,那么悠闲,手头的事儿数都数的过来”

  老王长叹了一声,说:“那事儿的风波渐渐过去了,要不你回来得了,反正你的资格证还在,到时候师父给你找两件案子,好好打一翻身仗,把名声都挣回来。”
  我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老王的好意,他既然会这么说,就证明他真切的想过这件事情,也有实力让我回到曾经的高度,只是,风险呢?他有没有考虑过风险?毕竟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做过的事儿,说不上哪天就会被人翻出来,我可没忘记背后还隐藏着一个人,一个看我极其不爽,随时都会给我致命一击的人我回不来了,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的。
  再者说,我也不能给他找麻烦,他的子女都在国外求学,而且他跟我师娘的生活还要靠这个律所支撑各有各的不易,我不能让他赌上律所的声誉,这里是北京,他赌不起。
  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我微微笑道:“师父哎,我现在赚的可比当律师的时候赚的更多,再者说咱这个行业你也清楚,要想赚钱,就留不下好名声,如果想要名声,就赚不到多少钱我还年轻,在北京这地儿,哈。”
  “你说的也对,不过我不忍心看到你这么一个苗子就荒废了。”
  “嗨,也就是您这么看。”
  “我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是是是,不然你也不能放心让我去接您闺女不是?”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可别提那丫头,提她我头就痛!”老王捂着头,悲催到了极点。
  我被他勾起了兴趣,自行点上了一支烟,也递给他一支,帮他点燃后,问道。
  “你说说,我不就是给她介绍了个相亲对象吗,有什么错?”老王吧嗒吸了一口烟,开始跟我诉苦。
  “我同学家的孩子,北京当地的,北大毕业之后就去留了学,跟我家雨萱也算是郎才女貌了吧?而且人家家庭条件还不错,我同学两口子都是法院的,至少在北京不用愁那些住房吃喝,加上那小伙子人也可以,我这不就合计给撮合撮合嘛?”
  “结果您闺女不同意,对吧?”
  “只是不同意还好一些人家小伙子都找到她学校了,她愣是不见一面,这让我在我同学面前可怎么做人啊!”
  “哈哈”我笑了笑,“我们年轻人,追求的都是自由恋爱,您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我不也是为她好?路给她铺好了,我也放心啊!”
  这种事我没法搭茬儿,因为阶层的不同,我接触不到老王的世界,他可以给子女铺好路,送出国留学,甚至以后找的相亲对象都讲究一个门当户对。
  工薪家庭出身的我,永远无法评判这些事情,因为我没有经历过,没这个资格。
  我不禁会想,如果我不是现在这样漂泊在北京而是经济基础很优渥的话,佟雪是否就不会离开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