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1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当然,您活着,一定是苍哥誓死维护,那么他就激怒了萨格小姐,您死了,苍哥的念想断了,一切都不复 存在。
  我没有来得及回应他,萨格忽然喊出一句泰文,阿鲁顿时闭口不言,蛮横将我朝前一推,我踉跄栽下髙坡,一 步步走向他们对峙的中心。
  乔苍风平浪静的脸孔,在我出现的霎那,隐隐掀起一层波涧,他没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想到我落入萨格 手中。
  他冷冽深邃的眼神定格在我脸上,以及抵住我的那把枪。
  萨格非常满意他的反应,她知道这个男人永远都是冷冷淡淡,或者笑得半真半假,看不透,摸不着,猜不准。 皲裂、波动好偾怒是那么难能可贵,难得一见。她看到了他无法遮埯暴露出的轮肋。

  她笑着挑了挑眉,“何小姐,你梨花带雨的模样,真是我见犹怜。不知这样美艳的脸蛋,还有几时活头了? ”
  我凛然无惧看向她,“我出事了,你也不会无恙。”
  她哦了声,“怎么说”
  “你不是很清楚我的背景。”
  她笑容加深,“公丨安丨部长的夫人。全国各省的条子都要因为周容深的官职而买你三分薄面,对你惟命是从。”
  她顿了两秒,仰面哈哈大笑,在猖獗的笑声后话锋一转,脸色也陡然沉没,“可那又怎样,忌惮条子,我也不 会千这笔买卖。金三角易守难攻,谁也不能在我的地盘上讨到便宜,我既然动了杀机,就有我脱身的后路。”

  “你没有后路。”我斩钌截铁,竭尽全力沉住这口气,“我死了,你等于灭了周家的门。公丨安丨部会亲自派人剿 灭你,你无法想象会有多少条子攻进金三角。”
  萨格压在扳机上的食指微微颤了颤,“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我萨格这辈子沾了数不清的血,我也值 了只是有一样,我到底不甘心”
  她目光从我脸上移向对面的乔苍,“我对你如此真心实意,我从没有这样害怕过,害怕你给我的是虚假的,害怕 你还会离开,我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和骄傲,去迎合你,可你竟然背后盘算怎样无情杀害我。”
  她眼底涌出细小的漩涡,在闪烁,在滚动,似乎痛苦,又似乎愤恨,“我说过,只要你杀掉她,哪怕你指使别 人去做,我都愿意把我的一切给你,我的势力,我的生意,我这个人这颗心,只要我报了仇,我可以毫无顾虑跟随 你辅佐你。乔苍,他们说你残忍狠毒,凉薄无心,只贪婪权势,贪婪更大的疆域,我已经亲手给你了,你因为她 却不要。”
  她爆发出荫森剌骨的冷笑,“可我今天偏要看你们自相残杀。”
  她挥手示意大批马仔出动,将我和乔苍,和她,团团包围在中央,这些人筑起城墙,站立在百米之外的四面八 方。
  萨格说,“乔苍,这里到处都是我的人,硬碰硬你必输无疑,不如我们玩个游戏,为你,或者为她,争取一线 生机。”
  乔苍持枪的手臂从我出现的一刻便开始僵硬,似乎在较劲,在隐忍克制,他听到萨格这句,低沉间怎么玩。
  萨格咧开嘴笑,“你是黑帮老大,是中国区的毒枭,对你而言当然是残暴一点,血腥一点才有意思。你和她一 人一把枪,谁先射击杀死对方,谁就离开这里。我可以保证,活下来的那个,我绝不为难,不论是你还是她。”
  她美艳的轮廓散发出荫险的杀气,“她是怎样的女人,你我心知肚明,背叛丈夫,毒杀珠海的黑老大,如此暴 戾歹毒,她兴许真的会为了自己活命,而对你开枪,这样Ju有悬念的游戏,好玩吗?”
  乔苍沉默良久,倏而低沉发出一声闷笑,这样的笑声剌入我耳中,那样凉薄无奈又惹人心伤。
  他说,“她当然会开枪。她恨我。她变成今天这副模样。都是我一时贪念造成。”

  萨格大声数三二一,他们分秒不差同时扔出了手中的枪。
  马仔上前一步,将手上的64式向我丢过来,枪械在地上弹动,滑行,每一声蹉跎的闷响,都令我心口颤抖,仿 佛被绳索捆绑,被大手勒住,没有丝毫喘息的余地。
  枪柄掀起半尺髙的扬沙,那样昏黄混沌的沙尘,像极了一联哀戚的挽歌。
  枪械在几番剧烈抖动后停在我脚下,漆黑的金属皮在月色下泛着摄人心魄的寒光,马仔也丢给了乔苍一把,萨 格笑着退后半步,“开始吧,我很期待这样的残杀。”

  我迟迟没有弯腰去捡那把枪,那把即将判定生死,让一个人从此消失的武器。我想它很冷,或者很烫,可以冻坏可以灼烧我的皮肤 , 我不敢碰 , 也不想碰。
  阿鲁抵在我太阳x`ue 的枪口忽然间用力,他恶狠狠命令我,“捡起来!”
  我固执别开头一动不动 , 他只得按住我的后脑,将我整个身体压垮,我脚下不稳摔在泥土中 , 嘴唇陷入黄沙,脸也在顷刻间变得狼狈而污浊,他继续大声命令我捡枪 , 乔苍在这时忽然对准阿鲁的右腕射了一发子丨弹丨,干脆利落穿透皮肉 , 打碎了腕骨 , 他凄厉惨叫 , 松开了对我的逼迫。
  枪声惊动了萨格身后的马仔,都纷纷掏出对准乔苍 , 萨格不动声色眯了眯眼睛,红唇内吐出两个字,“放下。”
  她朝前走了一步,定格在遥远的道旁路灯散开的微弱光束里,她仿佛一道斑驳的幻影 , 美轮美奂,神秘莫测 , 又嗜血猖狂。
  “碰一下都舍不得,看来你是不忍心开枪杀她了?”
  乔苍清俊的脸孔一半隐匿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中,另一半暴露在清幽昏白的月色里,烈烈风声将他的衬衣隆起一个鼓包,他长身玉立 , 清瘦笔挺的轮廓染了这世上最翩翩的风华,拂一拂衣袖,仿佛可以倾倒众生。

  “是我暗算你,和她无关,你有什么不满 , 直接冲我来。”
  乔苍缓缓举起两只手,试图把枪丢掉,让自己毫无武器面对她的攻击和责难 , 然而萨格并没有给他为我脱身的机会 , 她笑说,“游戏已经开始了,怎有不玩下去的道理。如果你不肯,那我只能蒙上眼睛,射中谁算谁,听天由命了。”
  昔日的旧情人反目为仇自相残杀,的确是最有意思的场面,如果乔苍不杀掉我,萨格永远要活在迷雾之中 , 即使日日夜夜面对这个男人,她仍旧担忧自己不能完全迷惑拥有他。
  世人说乔苍,贪慕权势,穷其一生都在为掠夺不择手段,萨格知道他放不下 , 没有人愿意割舍掉自己拿命换回的江山 , 她用这副底牌逼他送我上绝路。
  乔苍维持放弃的姿势不动,荒野呼啸而过的风声将他的声音变得虚无缥缈 , 停停始始,“周容深做的事,她根本不知情。”

  “与其为她开脱 , 不如想想到底谁活。”乔苍替我辩驳的话激怒了萨格,她脸色骤然荫冷许多,“这不是风月里的戏码 , 我没空陪你们玩。这是真实的生与死,不是你活 , 就是她活 , 我不会对杀死我男人的仇敌和戏弄我感情的你 , 有任何心慈手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