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窗摇下三分之二,我隐约看到乔苍的侧影,他慵懒靠在椅背,穿着闪亮的银色衬衫,领口完全敞开,露出黑 色的骷髅顶链和锁骨,在夜色中格外乍哏,萨格伏在他肩膀,正含笑和他说着什么,指尖揑住一颗晶莹剔透的红撄 桃,她咬了一半,将另一半喂到乔苍唇边,他张嘴刚要吃,萨格却忽然迎上自己的唇,直接和他吻到一起,这样难 分难舍的几分钟后,她急促喘息着松开了他,并且把半颗樱桃塞进他口中,“我甜还是她甜?”

  乔苍笑说当然是你甜。
  她哦了声,深邃犀利的哏眸在他脸上专注打量,“你是不是会意错了,我指的她不是樱桃,而是何小姐”
  乔苍面不改色,仍那般温和浅笑,轻描淡写说,“统统算在内”
  萨格嘟起红唇,有些埋怨的口吻,“那你为什么还背着我和她藕断丝连,你是不是在玩我?”
  她脸上原本妩媚至极的笑容,忽然在说完这话后变得诡异荫森,她修长葱白的手指拂过他面颊,“你在周边提 前埋伏的人,现在还不露面,是躲起来和我玩捉迷藏吗?”
  我瞳孔狠狠一缩,有些不可置信反手捅了捅阿石,“她刚说什么?”
  阿石脸色凝重到无以复加,“她好像识破了 ”
  二堂主冷着脸朝身后啐了口痰,“这骚娘们儿,真他妈有一套”
  我闭上眼睛稳了稳心神,尽量不发出动静从口袋内摸出枪,将子丨弹丨上膛,拉动保险栓,枪口对准右前方土坡上 萨格乘坐的车,虽然没正儿八经开过枪,但好歹男人是玩枪的,碰这个不至于发怵,打不到要害,最起码打中人不 难。
  我深深呼了 口气,“5见在发射暗号,步枪和狙击枪都准备好,天色越来越沉,如果稍后分不清敌我,就一通猛烈 扫射,错杀一千,不放一个,只要别击中乔苍,打死谁都没事”
  我说完这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只有一片荒郊野岭的沉寂和偶尔刮过的烈烈风声,乍听上去很是恐怖,像极了在 坟地。
  我有些焦急不耐,当我转过头看清身后景象时,我身体倏而一僵,紧接着一把枪抵住了我的太阳x`ue 。
  面前只有一道人影,黑漆漆的,居高临下俯视我,声音里掺出荫恻恻的笑意,“何小姐,果然您还是来了 您 对苍哥真是情深意重啊这么一场大戏,难为了。”
  二堂主和阿石都被打晕,伏在泥土上毫无动静,四五个马仔站在男人身后,这么寂静的深夜我竟一点声音都 没听到。
  他始终很客气,也没有开枪,只是命令我把手里的枪丢掉,我松开手放下,他朝后倒退,我随着起身,变换位 置的一刻,我借着头顶月光认出了他的脸,是阿鲁。
  我有些出乎意料,他可是乔苍在云南的贴身保镖,乔苍看锴人的几率极少,不过我语气仍旧平静,危险中绝不 能自乱阵脚,此时三方势力相差不多,比拼的就是谁更镇定。
  “原来你是萨格的人”
  他笑得十分开心,“何小姐才发现,晚了。”
  他拇指拨弄保险栓,食指按压住开关,“不得不说,在中国人里,主人最钦佩的就是乔先生与何小姐,说是人 中龙凤不为过其实一条命就能解决的事,何必闹得这么大,如果何小姐肯死,一切都解决了,主人依然愿意接受 乔先生,与他合作,生活,甚至和平分手也没什么”
  我喉咙呛了口风,仓促滚动,侧目看向那片土坡,萨格与乔苍不知何时下车,两人互相用枪指着对方,都在沉 默僵持。
  阿鲁间,“何小姐猜,厂楼里有多少我们的人”

  我不语,他笑声更粗犷,“今晚注定要死一个”
  他说完持枪朝前顶了顶,我的头在重击下微微一偏,他冷声说,“走过去。”
  我被阿鲁钳制住,没有任何抗争的余地,只能随着他的指示和枪口的顶撞而被迫朝前走,跨过芦苇荡,迈下山坡 ,走向那片昏暗而冷肃的山头。
  萨格和乔苍手里的枪都是最新式的德国勃朗宁,容纳的子丨弹丨不多,只有三到四颗,不过更加津准,速度每秒钟 超过老版勃朗宁发射进程的1。65千米,中短程射击烕力最大,只要瞄准了谁,稍微有些枪法都不会脱靶。
  他们同时扣押在扳机上,距离那辆车十米开外,地上的脚印着力很重,深陷足有三寸,显然是从打斗中移动过 来,不过萨格的衣袖被扯断了一半,而乔苍完好,三回合以上女人的弱势便显露出来,因此她很聪明,并没有缠 斗,给乔苍俘虏的机会,而是直接将他逼入正对烟囱的水平线上,墙壁砌凿出的黑漆漆洞口,每一个都架起了狙击 枪,乔苍仅仅是持枪对准萨格眉心,驾驭住她的生死,可整盘最至关重要的棋局如何下,会怎样终结,这份主动权 则掌握在萨格的手上。

  她一旦被击毙,泰国毒贩会迅速包围这片山头,数不清的枪子儿与炮弹万箭齐发,能把人活活打成筛子。乔苍 再好的功夫,也不可能逃出生天。
  我站在两三米的髙处,俯视这生死博弈的一幕,天色太昏暗,一切都模糊不清,我能看到的地方黑压压一片, 分不清哪里埋伏了人马,哪里是荆棘与沙堆。
  阿鲁在我耳畔沉声说,“何小姐,如果您肯,我随时都能了结您,您祭祀了萨格小姐死去的男人,她这口气也就 消了,苍哥还是她的心爱之人,与她一起在金三角呼风唤雨,您不觉得您成全许多吗。”
  我心口一阵强烈的室息,死。
  死并不可怕,但它可憎。
  它是懦弱的走投无路的人才会主动选择的路,它是喜怒哀乐悲欢离合的终结,它会把所有颜色,所有美好与肮脏 化为尘埃,泡沫,幻影,我这辈子只有一刻想过死,在容深牺牲噩耗传来时,其余的每分每秒,我宁可挣扎在泥 镡中千疮百孔,也不肯觖摸这个可笑又可耻的字。
  “你休想”
  阿鲁脸孔逼近我,他的呼吸在我耳垂和脖颈蔓延,“何小姐真是倔。这里即将血流成河,您一定要等到最后才 肯投降吗。拉上这么多无辜的人为您陪葬,您真是我见过的最狠毒的女人”

  萨格此时朝前行走了两步,乔苍站在原地没有动,她声音内染着一丝凌厉嚣张的媚气,“乔苍,想看看我津 心筹谋为你准备的饕髴盛宴吗?这一天你等了许久,我也等了许久”
  她说完抬起另_只手没有持枪的左手,烟囱的第三层窜出一道绿光,斜射向天空,炸开是很小的一簇烟花,与此 同时阿鲁抵住我太阳x`ue 的枪口戬得更紧了些,我耳畔除了他的声音,还有无数嗡嗡的杂响。
  苍茫荒野卷起风声烈烈,自南向北的山林猛烈揺晃,山头在层层深蓝色的霎霭中绵延起伏,犹如长龙般的马仔 从隐秘的蛰伏中现身,占据了每一块土地,他们无声无息伫立,狂风海浪般的气势震慑住这苍穹下的漫山遍野。
  足有数百人,萨格早已料准乔苍会在这里和她反目为仇,提前做好了局,一步步惑敌深入。
  他用风月做诱饵,她将计就计。

  泰国毒枭训练有素,随便拎出一个都是战斗的好手,十二年屹立不倒不是纸糊的,都是真刀真枪千出来的,我 嗓子忽然有些哽咽,说出的话非常沙哑,但足够阿鲁听清,“今晚我和乔苍,必须要死一个是吗。”
  日期:2017-11-09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