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1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残暴他们心知肚明,其中一个马仔忽然踩住同伴的脑袋,以跪姿向我求饶,“何小姐,您饶了我,我是听 差办事的,我没有胆子冲撞您”
  我目光打量他奸诈的皮相,“可以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能活一个是一个,不过得拿点真东西出来。萨 格最近听到了什么风声,有什么动作。”
  他怔住,支支吾吾半天,只告诉我他们不是萨格身边的人,掌握不到那些。
  男人的回答令我很不满意,我狞笑起身,掸了掸手指上被网格勒出的纹路,“你逗我?什么情报都没有,我饶 你做什么?”

  刚被他踩住脑袋的马仔忽然翻身而起,张口咬住这贼相的男人脖子,血流如注的霎那,喷溅了我衣裙,我急 忙退后,男人差点被咬断气,作恶的马仔哈哈大笑,他张牙舞爪怒燈我,“生是萨格的人,死是萨格的鬼,背叛主 子的事,你弄死我也不做。”
  阿石骂了一句正要打他,被我出声制止,我凝视男人许久,咧开嘴笑,掌心在他右脸颊上拍了拍,“你还算有 把硬骨头我是爱才的人,我不杀你,也不绑你,我放了你,回去告诉你主子,到西郊山脚下的池塘给这些马仔收 尸,以后这些旁门左道,还是免了 ”
  男人有些惊讶我会放他一个活口,直到二堂主解开捆住他手的绳索,他才大梦初酲,充满警惕倒退了几步,脊 背触碰上门框后,转身_通狂奔,眨哏消失在这趟回廊。
  二堂主问我怎么处置这些人。

  我说沉水溺死,等泰国马仔来收尸。
  他没想到我真要这么干,“何小姐,这可是七条人命”
  我重新坐回椅子,茶水已经冷却,口感苦了许多,“蜉峨草芥而已,在金三角几条毒贩的人命还不如动物值钱 再说也不是我们杀的,是萨格自己杀的。难不成你还往自己身上揽?”
  二堂主点头,指挥保镖推搡这几个马仔去沉塘,他们走到门口快要出走廊时,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叫住了他。
  “回去清点一下我们有多少人可用,这场恶战在所难免,一旦局势倾向了萨格,就让他们加入混战,武器比不 过她,人肉战术也足够她喝一壶”
  二堂主脚下停顿,倒吸口冷气,“您的意思是,牺牲我们自己人帮苍哥?”
  我嗯了声,“不计代价。”
  他面容萌生一层不可置信,“他们跟着您做事,对您忠心耿耿,为您拼命卖力,找上门的麻烦不得不干一场 硬仗,苍哥和萨格争斗和咱没关系,何苦让兄弟们这么玩命。”
  我用指尖抹去唇上的茶渍,“他们做的就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差事,吃香暍辣常秉尧没亏过,我也没有,养兵 千日用兵一时,既然对我忠心,就表现给我看口头功夫谁不会说”
  我态度坚决,不容反驳,二堂主张了张嘴,被阿石按住,朝他摇头,示意他不要再央求,他哀戚闭了闭眼睛,
  “何小姐,记得您当初问我,参与围剿周局长的人都有谁,我说兄弟们一多半都去了。”
  他说到这里抬起哏帘,边框有些泛红,“兄弟们是有错,可他们各司其主,干的就是黑生意,白道的人来了哪 有不往前冲?您就算恨他们,又怎么狠得下心肠。”
  我将茶杯重重撂在桌上,语气冷硬,“我若狠不下心肠,如今世上早已没有何笙我活在弱肉强食的圈子,就不 能像老百姓那样过日子这是金三角,不是和平现世凡是死在明晚的人,我不会亏待,牺牲一个条子抚恤金才不 过几十万,我给五倍补偿”

  二堂主狠狠握拳,一声不吭,良久后他似乎想通了,泛白的手指逐渐松开,我意味深长看了他片刻,“老二, 常秉尧留在金三角的势力,你和我最熟络,也最亲近,这些马仔都是你训出来的,我最不可能亏待的就是你等这 边事情解决,跟我回珠海,那里店铺多,你挑几家混个老板当当,后半辈子衣食无优,怎样。”
  他高大身体晃了晃,强忍胸腔内的悲偾和痛苦,语气也听不出喜悲,“多谢何小姐栽培”
  我笑得十分满意,“记住我的恩情就好,别人死活你管不了,菩萨那么大本事,管得了几个呀?保你自己飞黄 腾达就够了 ”
  次日晚上二堂主开车送我去萨格位于西双版纳庄园五里地处的制毒厂,这趟路非常空旷,偶尔经过的车也是马 车或者驴车,村民载着山果去集市兜售,整个云南最荆棘丛生地势险峻的路。周边都是废弃的厂房,木屋和枯井, 在这一片颓唐之中,坐落着一个烟囱似的粗大柱子,大概有十几米宽,四五十米高,由于通体染了墨绿色的漆,远 处的苍茫树林做背景,一点也不酲目。
  阿石指给我看,“就是这个。大概十几层楼除了一二层是弹药库,第三层往上每层都有工人没日没夜赶工制 毒,九成都是**因和冰片,销往东南亚其他国家,以及中国各大城市的酒吧黑市赌场。”
  “消息确定吗。”
  他斩钌截铁说,“今晚萨格会带苍哥过来,一批两千斤的B+冰片制成,这么多货又不够纯,萨格找不到下家收, 苍哥说他安排,但是要见一见场子,不能砸自己招牌。”
  我蹙眉,“她这就同意了?”
  阿石点头,我隐隐觉得不对劲,制毒工厂是毒枭的命,也是最不可告人的基地,何况还有弹药库,她这么干脆 ,要么就是乔苍许诺她什么,要么就是有诈。
  我四下看了看,方圆几百米到处都是砖石土坡和杂草,伏击倒是很有优势,可拿不准他们从哪趟路口进来,我 只好选择西南角浮荡的芦苇丛,虽说距离太近,可夜色下整体很混沌,不仔细留意很难察觉。
  萨格所有津力都放在乔苍和毒厂上,哪里猜得到暗处还有一股势力。
  我命令车上的人和我下去,弯腰飞快冲进芦苇荡,这里的土很是巢湿松轮,稍不留意就会陷落,似乎底下掩 埋了一片沼泽。
  我匍匐在一簇最茂盛的芦苇后,只露出一双眉哏,透过缝隙观察,压低声音间,“咱们的人在哪里。”

  二堂主和阿石趴在我后方,“烟囱后门有咱们的人伪装成泰国毒贩值守,东南西北的桥洞和土坑都有,一共八十 个,必经之路的国道哨岗内埋伏了三十人,其余手下都在堂门镇守,怕萨格两路夹击,端了我们的老巢。”
  老K和老猫我没有通知,不然还能借来不少人,这事知道越多风声走漏越大,对乔苍越不利,尤其烟囱周边一百 米内,都是重灾区,一旦人影晃动都会被月光暴露,我们三人匍匐了半个小时纹丝不动。
  几声蝉鸣蛙叫后,东北方的路灯下缓慢驶入三辆黑车,车头闪着强光,而且车内的人也在用照明灯四下打探, 每一寸位置都掠过,在芦苇荡停留的时间尤其长,二堂主骂了声操,“不会被发现了吧”
  我没说话,紧盯车停泊的土坡,这个位置太特殊,即使发生爆炸也只能扬起尘土,砂石缓冲之下对车的伤害力减 小,里面的人甚至可以安然无恙,萨格的作战经验丰富,办事实在狡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