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32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吃多了,会烦的,在家喝醉了就可以回房睡觉多好”我赶紧掩饰自己的差点失言。
  “小唐明天出团几天,今天我们喝酒吧,小唐说想在家吃麻小喝酒,看你喜欢吗?”张雅娜在我的身边给穆莎电话。
  穆莎果然如我所料爽快地答应了。
  欧阳萱和郑云彤两个小单身姑娘都高兴地答应了,只有黄奇丹和男朋友约好了不能来。在旅游界混的男人只要稍微人缘好点,一大堆女人围着你转是常态,这本是个阴盛阳衰的行业,好不容易有几个男人,偏偏不是好喝就是好赌,时不时还来个娘炮,像我这样的阳刚的直男,其实在行业里是比较受欢迎的稀缺品,这当然是后话。但在娜莎旅行社就已经奠下基础。

  我想象着上一次和穆莎在家里喝酒的场景,每一个细节过了一遍又一遍,我想今天的穆莎还会像上次一样,穿同样的衣服,梳同样的发型。我的直觉让我坚信会是这样。
  各自赶往张雅娜的住所,我们还是比穆莎快了些,我摆好餐具和食品静待穆莎到来。
  穆莎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故意停顿了一下不着急进屋,像模特在T台走秀时的摆造型,还是那件蓝色的裙子,白皙的脖子和肩膀在蓝色的映衬下美得令人心悸,自然披散的长发散发出淡淡的香味。这场景和我想的一模一样。
  “穆姐你来了”穆莎应该能看出我的惊喜,这一刻我们的心灵碰撞在一起。我感觉我的声音都是不同于平常的。
  “娜娜呢?”穆莎的回答延后了几秒钟。
  “刚进去洗澡呢”我想我是潜意思里要把准确的信息第一时间告诉穆莎。我是有期待的。
  我接过穆莎的小包,顺手抓住她的小手,就势一带,穆莎心领神会地环住我的腰,这么段时间的隔阂,我又与穆莎吻在一起了。
  “莎莎,你们先喝,我一会就好”张雅娜在卫生间说。
  “好的,”穆莎挣脱我的嘴,蹦出两个字,尾音未落小嘴又被我盖住了。“的”的后半部分生生地掐断了。
  穆莎放开我,把我往旁边推。
  “真香,先帮你穆姐剥一个麻小”穆莎的表演也是到了老戏骨级别了。
  欧阳萱和郑元彤还是个刚出道的女孩子,见了我在,很是兴奋,唐助理也在呀?
  我说,是的,我也在。
  郑元彤说,还是有个男人在喝酒才开心,他们说的喝花酒是不是就是这样呀?
  我说,喝花酒就是我喝酒,你们两跳舞陪我助兴。
  欧阳萱说,谁说一定是我们跳舞,也可以是你跳舞给我们尽兴,看谁给谁小费而已。
  我说,好,我跳舞陪你们开心,你们给我小费。

  我们嘻嘻哈哈地大声说笑,穆莎接过话头:“唐唐你跳舞,穆姐今晚包你了,小费在包里,想要多少你拿卡去刷”
  我惊讶于穆莎当着生人的面叫我唐唐,况且这种有钱人的做派多少伤了我的自尊,我有些不愉快地转头看着穆莎,穆莎冷得没有任何表情,楚楚可怜地端坐着。让人看了心都要碎了。
  “这位姐姐是谁,好漂亮呀”欧阳萱问。
  我几乎要告诉她们,这是你们的老板,还是让她们自己决定是不是把真想告诉她们吧。
  “我叫穆莎,”穆莎说。
  日期:2017-11-03 09:48:09

  “你就是穆莎呀”我订机票时记得有过这个名字的。欧阳萱说。
  “莎莎姐真漂亮”郑元彤不由得赞叹。
  “叫我穆姐吧,你们唐助理也这样叫”穆莎的解释让人觉得被推开了几条街。
  “穆姐好”欧阳萱正式与穆莎打招呼。欧阳萱是漂亮的,以至于对自己的信心特别大,非要嫁个北京的老爷们,仿佛只要自己出马必定会有人娶她似的,但见了穆莎还是自愧不如了,北京大妞的美在北京的地头更容易产生强大的气场,而川妹子的娇小温婉或许也只是到了火锅飘香的地方更能展现她的风情。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大家都到了,张雅娜这个时候洗好澡出来,张雅娜穿着宽松和极度省料的睡衣走出来。
  我看见欧阳萱和郑元彤都看呆了,脸上诧异的神情稍纵即逝,我想她们不会惊讶张雅娜穿怎样的睡衣,诧异只是因为我在的时候张雅娜穿的这么清凉。
  “我们开始吃吧”一向美得难以让人靠近的老板私底下是这么一个豪放的女人。

  日期:2017-11-03 11:48:08
  两个小姑娘算是见识了。
  两人忙不迭地坐下来,却自然地把靠近我的位置留给了张雅娜,这还算是比较有眼力的。
  明天是周末,大家也都别拘束,喝醉了就别回去了,张雅娜这话分明是对欧阳萱和郑元彤说的。
  我一听晕了,这要四个女人都在一个屋子里,我哪里有地方躺?

  不过还是先喝酒,管不了这些,四个就四个,鲜花丛中就算是站一晚我也值得的。
  女人之间喝酒很少章法的,开始大家都是自己管自己的海吃胡喝,难得又看见张雅娜和穆莎都少女般笑谈各种人生。
  “麻小干嘛这么令人喜欢?”穆莎的问题来了。“唐唐你说”
  “因为它们肉质细嫩却又味道浓烈,这么强烈的对比是其他食物无法比拟的”我当然还记得那天穆莎说的话,这个时候穆莎问我这话,明显地是要勾起我的回忆。

  “回答得很好,就像欧阳和小郑这样的,肉质细嫩又味道浓烈”穆莎笑,很放肆地笑。
  张雅娜没发觉什么不对,“要真说强烈的对比,那是两个妹妹的细嫩和穆莎的浓烈加起来才算”这要命的助攻。张雅娜这是要让我血管爆裂吗?
  我看看张雅娜,再看看穆莎,我的高度正好从上往下看,在我眼前,高耸的雪山和双峰之间的沟壑,这场景令人窒息。穆莎更高更大些,而张雅娜更陡峭些。
  在酒精的作用下,我无耻地膨胀了。

  我说娜姐你们还有没有同情心?我可是身处皇宫却享受着太监的待遇。
  张雅娜说,太监就对了,难不成你想做皇帝?三宫六院伺候着?
  我本想说我只要娜姐就好了,但又怕伤了穆莎的心。
  我说,做皇帝有什么好,养那么多女人,都不知道谁对自己是真心的。
  “有那么多女人归属你就好,心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东西,摸也摸不着,我要是皇帝,我只要人不要心”欧阳萱川妹子的豪爽在酒精的刺激下开始展露出来。

  “只要人不要心,那还不如去逛窑子”穆莎的话终结了这个话题。“谁他么也不是皇帝,更没有人是贵妃,凡夫俗子,七情六欲任你纯洁如莲也会变成酒色之徒”穆莎感慨颇深的说。似有所指。
  日期:2017-11-03 11:51:45
  欧阳萱和郑元彤的酒量并不好,几杯下去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脸上早已彩霞满天了。
  “娜姐,谁要娶了你这样的女人真好,人又漂亮又事业有成还是尊贵无比的北京户口”欧阳萱说着。
  “我谁都不嫁,嫁了人你就会因为自己的男人被别人用了感到难过,不嫁人你怎么都是占用了别人的男人,”张雅娜好像故意说给我听似的。
  郑元彤保持着清醒,发觉自己不胜酒力后便没有再继续喝酒,这个时候拉着欧阳萱说,我们先回去啦,一会没有公交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