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30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仿佛过了很久,张雅娜要起来吃早餐了,去洗漱的时候我真想冲进去抱抱穆莎,就这么过去了,我的心中是不舍的。
  张雅娜让我也起来了,一会一起去吃早餐。
  穆莎说,今天不要带小唐了,我们吃了早餐就去逛街吧,我要买文胸,逛女人街,小唐不合适的,买完东西下午我们去找美容,带着小唐会不方便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穆莎要这样对待我,不好意思面对我?这不像她的作风,任何时候她都是场面的主导者,没有她处理不了的场面,如果是不想见我大可以不过来呀,如果想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还是不过来为好的,我猜不透这个女人的心思,也许,这就是女人之所以是女人的原因吧。
  我说那我就不去了,我正好可以好好睡觉,懒得动的很。
  张雅娜很为难的样子,夹在两个最亲密的人中间,她不会拒绝穆莎的要求,又不想我太被冷落。只好说,今天你就去办公室吧,把我这个团的资料汇总一下,张雅娜随后从包里抽出几张A4纸,这是她已经完成的一个团的资料。这里有我想要的东西,却来得这么不费周折,顺理成章。
  张雅娜和穆莎离开房间,我急不可耐地打开团单,找到分房表。
  一个组织周密的团队行程计划必须有这么一项,每个人出行之前一路与谁同房早已安排妥当的,我想在这里找到张雅娜这一程的用房情况,以解开那天晚上带给我的疑虑。按照张雅娜的做派,她定然不会不会住陪同房的,因此,我坚信团单里会有我要的信息。

  每个团队在出发之前,组团的旅行社会按照客人要求派出全程陪同人员,或导游或办公室文员代表组团社与当地的接待社的导游,交接客人和监督行程安排按合同执行的情况。客人的用房是早已预定好的,地接旅行社会额外安排全程陪同人员的工作用房,俗称司陪房,但节约成本是他们的一个重要的考量,因此往往住的比较差。张雅娜的出行主要是方便照顾团队更重要的是照顾好客人带队的领队,费用方面都有客人负责的,所以张雅娜必定和客人在同一酒店用房,这样,团单会体现出来的。我想要知道的是,这几天她都和谁住在一起,如果是单人住就难以说服那天对我的理由,那天晚上我要求通话时,她是以怕打搅同屋客人作为理由拒绝的。

  如果是单住,出现B城那次和我之间的故事便有了条件。
  我忐忑地盯着团队分房表:
  带队领队:卢一媛
  分房表第一栏:卢一媛张雅娜
  …
  我的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日期:2017-11-03 09:16:34

  到办公室的时候正好是中午餐时间,办公室里只有欧阳萱一个人在边玩着手机边吃着外卖,一个简单的小饭盒里,装着几个肉夹馍,这东西我最是吃不惯,实在不知道吃什么的时候宁可吃个玉米棒。其他人都去哪里了?我问欧阳萱。
  欧阳萱说,楼下聚餐去了,小林要走了,回湖南,请大伙吃饭了,我留下看办公室。欧阳萱嚼一口手中的肉夹馍,喝一口水。吃的津津有味。
  我说,怎么还没听说她辞职呢?
  欧阳萱说,她在张总出团后电话辞职的,书面的辞职信还放在张总办公室门口呢。
  我说好突然,做的好好的,怎么就要走呢?
  欧阳萱说,其实每个北漂的人都有一个退回去的心的,退一步海阔天空,坚守在京城里,永远做个边缘人,代价也是很大的,京城呆着,走,也许并不是因为做的不好,哪天突然醒悟了,说走就走了。
  我不知道怎么回应欧阳萱,对于北漂,我还没有太深刻的认识。我为张雅娜而来到京城,也许,走,也只是会因为张雅娜而走,其他的关于事业关于成功,与我无关,我本是个没有大心胸和贪念的人。
  欧阳说,B城是个特别美丽和休闲的城市,有令人神往的大海,有美味的海鲜,有低廉的房价,你为什么要来北京呢?况且据说B城的导游赚钱比在北京还多。那可是上等人的生活条件了。
  我说,我为了爱情呀。我笑笑,我不确定她是否知道我与张雅娜的关系。
  “北京不相信爱情,这里哪有什么爱情,合伙人而已,上层的找个各取所需的合伙人,没钱的找个人搭伙吃饭,另加上长期的免费异性服务,这里不缺钱的女人结婚率很低的,比如我们张总”欧阳萱说。
  那你准备结婚吗?我问欧阳萱。
  我当然要结婚的,找个本地人嫁了,有房子,有户口,外地人我是不嫁的,两个外地户口,生个孩子好点的读书学校都没地方去,只能读打工子弟学校,孩子生下来就比别人差一等了。
  很直白的辞职的理由,简单明了,让你无法拒绝。其实辞职在当下的环境,只是一个给雇用者下台阶的面子程序,哪有你批准或不批准的自由?钱还不能少给,该给人家的一分也少不了,否则,撇开当事人要和你理论,纠缠,留下的人也看着呢。一不小心引起众怒,集体倒戈就玩大了。
  我打开保险箱取出先前张雅娜给我的绝密客户资料。翻到卢一媛那一页,把团号等所有资料在表格里填好,把团单夹在一起形成一个完整的资料收集。
  没有太多的事情,我再次好奇地看着小林的辞职信,张总…
  我看了所有的文件,抬头全部是张总。
  我突然意识到什么,是不是我的介入打破了某种平衡?这个公司是有另一个影子老板的,可是影子之所以是影子,她只能是隐身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长时间忍受做一个影子的现实。
  我问欧阳萱,司机老杨什么时候进来公司的?
  欧阳萱说,他是老员工了,跟老板很多年了,据说公司刚成立就来了。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老杨不简单,张雅娜明显不待见他,他却可以有恃无恐地对待我这么一个和老板有特别关系的人,他恃的是谁?这么一想,我算是理顺了这些天来看起来无法理解的现象。
  真想只有一个,老杨的后面是穆莎。
  我问张雅娜,老杨是穆莎的什么亲戚?
  张雅娜问。谁和你说过老杨和穆莎是亲戚的?
  我说,我就猜猜,但我相信我没猜错,而且估计是长辈,否则不会对我那么嚣张。
  旅游界的狐狸精。张雅娜说,我天生就是有狐狸精的潜质,注定是在旅游界混的。凭借一点细微的现象能看出问题的本质,处理好各种复杂关系并且游刃有余,让讨厌你的人找不到理由整你,让爱你的人对你死心塌地。这说是情商高,其实是天生的心机重。
  张雅娜告诉我,老杨是穆莎的舅舅,亲舅舅,年纪大了书也读得不多,刘总的单位进不了,穆莎就让他来公司帮开车,接送接送我,有时也送个机票什么的。
  我说,是穆莎安排进来盯住你的吧?
  明天有个团去B城,刘总点名要你出全陪,张雅娜把眼睛移往我脸上,“有问题吗?”张雅娜小心地问“如果不行我推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