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27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穆莎说,我们继续喝酒吧,喝完剩下的酒,她喜欢喝得有点晕眩的感觉,太多的时候她不敢这样,她害怕酒后失态,更害怕酒后失言,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者自己最亲密的人身边才敢放开喝,此时的穆莎不再是那个高贵的不可企及的女人,她更像是一个无助的需要男人宠着照顾着的柔弱女子。
  我帮穆莎倒满酒:“穆姐,不醉不归吧。”
  穆莎说:“醉不醉都要归,十二点以前,夜不归宿是不被允许的,我要回家应付查岗的,我想起来那天穆莎在此留宿的晚上,半夜打进来的电话。”
  我说:“你继续说你在这里就好了呀,上次都可以。”
  穆莎说:“上次是因为他可以听到张雅娜的声音,证明我和她在一起。这才让他放心下来。”
  我说你可以说你在家了,反正他也看不到。我觉得后来几年网络技术的快速发达,基本解决了这样的问题,说谎的成本和难度越来越大。

  穆莎说:“我的唐唐真是个天真无邪的男孩子,他要这么好骗能做到现在的位置?”穆莎喝掉杯中的酒,继续说着:“我敲过手中的杯子,打开过家里的音响设备,甚至是推开卫生间的门,所有的声音都会被他用来证明我真实在家,说是关心我呢。的确,是关心我,关心我是不是给他戴绿帽了,呵呵,却从来不想我一直戴着一串绿帽行走在大街小巷的感受。”
  我说我跟你回家,今天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突然想保护穆莎还是穆莎已经让我恋恋不舍,或者兼而有之吧。
  穆莎说:“不行的,家里有监控的,进一只猫都要问清楚的,半夜里你一个男人跑进我家,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听完穆莎的话,我后背直发凉,这是怎样的一种的生活环境?做一只金丝雀也有着她的悲凉呢。我从以前的羡慕穆莎变成了欣赏张雅娜,这样的女人才活得更潇洒些。选择婚姻就是选择一种生活,我对张雅娜不婚的理念有了初步的认识。
  我晕乎乎地送穆莎下楼,两提啤酒我们两人已经全部喝了个精光,穆莎再次让我见识到了她的酒量,我说喝多了就不要开车了。
  穆莎说,没事,她能开车,那个时候还没有酒驾,没有醉驾入刑的法律,酒驾是可以被接受的一种轻微自我约束问题。
  穆莎一闪身上车,快速发动车子,迅速地悄悄离开,一辆普通的宝来,不足以惊动任何人,招摇有时是一种自讨苦吃的傻事。我不得不佩服穆莎的务实,就如她嫁了刘总一样。

  回到房间,客厅里的桌面上乱糟糟地摆放着啤酒空罐,一片红色的麻小剩了空壳歪七竖八地躺在空盘里,布艺沙发上仿佛还有穆莎的余温,我拿了湿毛巾,试图擦掉一小片被打湿的痕迹,这是刚才和穆莎在一起忘乎所以时,人体混合液溢出来的结果,这显然是没有办法做到的,在部队时,每个人的被子上都画满了这样的地图,有的如非洲大草原浩瀚无比,有的如乡间小道歪歪扭扭,从我们的前辈开始就已经想尽各种办法来清洗去除掉它,可顽劣如它,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让他消失。

  这不行,这一定会被张雅娜发现的,聪明细心如她,这点是不会被放过的,看着桌子上的麻小壳我灵机一动,端起盘子一个不小心,盘子掉落在沙发上,盘里的残汁洒了一地。
  张雅娜打来电话,问我在干什么。
  我说我正想着她,这是我的心里话,只是这时的我,左边的心想着张雅娜右边的心想着穆莎,我不停地对比这两个女人,方方面面。
  张雅娜问我在什么地方,我说我在沙发上,我想张雅娜是想问我在北京的哪个地方的,我的回答应该是让她满意的,我骨子里心里都只在家里。啃麻小呢,不小心把沙发都弄脏了。
  张雅娜说脏了就脏了,回家换了它就是。
  我故作生气地问张雅娜为什么这么晚不睡觉,为什么这么晚才想起给我打电话?
  张雅娜说,客人的活动安排的太晚,这批客人每天都有夜间活动,不是看节目就是唱歌。张雅娜说,只要有空就会给我发短信。
  我原谅了张雅娜。

  我说了好多她离开我后我对她的思念,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还有几年的日子要等,安静下来我对张雅娜是真的开始想念了,想念和她在一起的时光,我说了我去长城了,长城真的很伟大。我没告诉她穆莎也去了,去接我。
  张雅娜说,趁着这几天有空就到处多走走,否则哪天走了留下遗憾。
  我说:“娜姐你在说什么?你怎么老是想着我走的?”
  张雅娜说:“迟早都会走的,这是我们要面对的现实,天长地久都是自欺欺人,”
  娜姐说不留遗憾就好,曾经拥有就好。

  今天以前我是不能理解这句话的,我和张雅娜怎么就不能天长地久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离开她,她也不会想要离开我的,初恋的人都弱智得厉害。今天以后,我知道,这个世界谁都不会是谁的唯一,我突然邪恶地想,现在躺在张雅娜身边的是不是有新的男人,他比我更帅比我更天真?
  想到这里我心疼了一下,像小时候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被别人抢走了一样。
  我说,司机今天又开始怼我了,说我的活好所以你对我好,他在笑我是个吃软饭的小白脸呢。
  张雅娜说,如果你不喜欢他,回头我换个司机就好了,至于吃什么饭别人管不了,那么多人想吃也没机会的。说如果我想做事,就做点事情出来,这样就没有人会再这么看你了。等你做大了,你就自己独立门户了。

  我说我不要自立门户,我只想做一个自由的人,帮你做事就好。
  张雅娜说,“由你,反正都有事情要做,刚出来做事,了解下行情适应下规则,比瞎打误撞好。可以少走许多弯路。”
  我说,好吧,明天还要早起赶行程,早点休息吧。
  张雅娜说,“我现在立刻飞回我的小唐唐身边,什么都不想做了”
  “我说我也想了,就想做呢”我坏笑。
  张雅娜挂了电话。“你越来越坏了,”软软的声音还回旋在我脑子里。
  我继续收拾桌面,啤酒罐互相撞击的声音在深夜里异常刺耳。
  “咚咚咚”几声轻轻的敲门声,
  “谁?”
  谁会这么晚来访?我狐疑地朝门口走去,串门可不是现在城里人的爱好。住到今天我都没见过对面的住户是男是女,更别说有其他任何的交集了。
  “穆姐,怎么是你?”我惊讶。穆莎一袭蓝色的长裙,亭亭袅袅地站在我面前。美得让人心悸。

  “点卯结束了,”穆莎笑盈盈地望着我。点卯?穆莎把回家当点卯,很贴切的比喻,老兵生涯的最后一年,我也是这样对付部队的晚点名的,点名结束后立马飞身换装,溜出营门,尽情地去喝酒或者找女孩子了。我们会心一笑。人有政策我有对策。
  “怎么不给我一个电话?”我喜出望外。为重新见到穆莎。
  “等候是虐心的,我只想给你惊喜”穆莎随我进门,一把投入我的怀抱,我紧紧地抱着她生怕她再次跑掉,“唐唐,我想要你”穆莎轻轻唤我,声音缥缈。
  “嗯,莎莎,我也想要你”我回应着穆莎。

  我与莎莎再一次共处卧室,这一次张雅娜不在身边,穆莎说,上次喝醉酒时就特别想抱着我睡觉。我说:“我也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