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朋友的闺蜜醉酒后的荒唐事被她录像了,我该怎么办?》
第26节

作者: 唐家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穆莎说,打包回去吧,小餐馆里的环境太差了,老是一群大男人在大呼小叫,还在家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喝酒来的更放松。
  一百只麻小加两提啤酒,穆莎把东西全装上车,这是要狂吃狂喝模式了。
  车子在张雅娜的住所楼下停住,这是要在张雅娜家开喝了,后来我想想,只要是回家喝,张雅娜的住所是当然的选择了,怎么说去穆莎家都是不方便的,当然还有一个地方就是在酒店客房里,但孤男寡女在酒店开房还是太过张扬了。而当时我根本不觉得和穆莎回张雅娜的住所有任何不妥,吃饭喝酒而已,我那时是真的天真的可以的,换了现在的我,有人说要和我喝酒我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了。喝酒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一个放纵的理由罢了,也给自己一点勇气,酒是烧脑的,烧坏了脑后胆子会变大,平时不敢做的不好意思做的事情都可以放开去做了,醒来再安慰自己都是酒醉惹的祸。给自己一个台阶。

  客厅里没有空调,我打开风扇,一阵凉风吹来,但比起车上的空调还是差了点舒服。穆莎铺好桌布,在我手里接过酒和麻小。忍不住剥好一只麻小喂给我吃,一股麻辣的醇香扑鼻而来。
  “我去洗个澡,换件衣服,一身臭汗”穆莎丢下我一个人,拿了睡衣进卫生间。
  哗哗的水声清晰地传进我的耳膜,我停住手里剥麻小的动作,专注地听着里面的动静,尽力发挥想象脑补穆莎洗澡的画面。那一定是美轮美奂的。
  当穆莎走出卫生间的时候,我的桌面上只摆了两只失去身体主要部位的麻小头部的骷髅,那一刻,我想我是呆住了,一件真丝的睡衣靠着两根细小的吊带挂在穆莎的肩上,睡衣的长度只能遮住穆莎的臀部,从沙发往那边看,可以恍惚看见睡衣里的黑色小内内。我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喉咙里狂咽几口唾液,穆莎用毛巾挫着打湿的头发,胸前的半圆随着她的动作自由地左右摇晃,睡衣里面就再也没有其他不布料了,穆莎的身体是全部解放出来了,这确实应该是最舒服的着装,但我就不能淡定地喝酒了,我猛灌一口酒,掩饰自己的慌乱。

  “小唐,给穆姐剥一个”穆莎走到我身边,手上的动作还没有停止,头发还是没干。
  我赶紧把剥好的一个麻小喂进穆莎的嘴里。
  “真香,爽”我发现穆莎豪爽起来的时候和张雅娜一样,是不怎么顾忌淑女形象的。穆莎端起一杯啤酒,脖子一仰见了底。
  热天的啤酒,第一口下去是最爽的,你能感觉到啤酒经过自己体内的每肠子的每一寸蠕动。穆莎眉眼张开,做出一个特别享受的表情。
  穆莎见我一副魂不守舍样子:“你要不要也去洗澡换好衣服,我边吃边等你”
  我正好可以掩饰自己的窘态,赶忙起身去洗澡。
  我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洗澡的动作,外面的场景更诱惑我。
  穆莎和我呈九十度角坐着,我的目光没有办法离开她的身体,她胸前跃跃欲试的小兔子,似乎一直想竭力地跳出睡衣本来就不严密的束缚。我就着唾液又狂喝一杯冰冻的啤酒。可笑的曹操一个望梅解渴的故事让人赞颂了几百年,而我想,更能产生唾液的是穆莎这样的魔鬼般的身材。
  穆莎仿佛是要故意岔开话题,否则,这样下去太危险了,血气方刚的我说不定会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麻小为什么那么惹人喜欢?”穆莎看着早已心猿意马的我自问自答。
  “麻小之所以被那么多人深爱,是有特别的原因的,肉质细嫩而又味道浓烈,这么强大的反差是其他食物不可比拟的。”

  “就像穆姐这样的,”我一个神助攻。
  “穆姐年轻十岁可以这样形容,现在的我最多一个麻辣火锅,浓烈是够,鲜嫩不再了”穆莎有些怏怏地。
  “不会呀,鲜嫩不全与年龄有关系,更在于保养,穆姐的皮肤比初中生还嫩”我几杯酒下肚,语气开始放松了。
  “越来越油嘴滑舌了,谁教的?你又没尝过,怎知有多嫩?”穆莎的话瞬间刺激到了我打压已久的神经。像经过猛烈撞击的小轿车,我的居家短裤鼓起一副高高的气囊。
  “穆姐”… 
  穆莎的身体软得像海绵,进入穆莎身体的那一刻,我像是被吸进了一个玄幻的宇宙黑洞,而我却在这一刻打开了潘多拉魔盒,从此陷入不可自拔的对于女性身体的渴望与追索。
  这是与张雅娜完全不同的体验,无论是触感还是力度,穆莎带我进入了一个绚烂的花园,而这时的我像一头狂奔的野牛,穆莎则像个斗牛士般在我眼前抖动着红色的真丝睡衣,来回地挑衅,越是出色的斗牛士越是能刺激到牛的情绪,展现一场酣畅淋漓的表演。穆莎是属于一个优秀的斗牛士,在我不顾一切地扑向她的那一瞬间,遇到的情景便激起了我更加疯狂的冲撞,在她的睡衣下面居然什么都没有了,不仅是小兔子的遮阳棚,那个被我我误看为黑色小内内的东西分明是天生的草场。这个穆莎,我的穆姐姐,我叫着,声音发抖,身体也微微发抖。在此之前,张雅娜是我的全部,为了张雅娜我可以放弃所有,而这一刻,我理解了天下所有犯错误的男人。是的,没有人能够在吸丨毒丨之后戒掉毒瘾的,我们能够守着一个女人过一辈子,往往只是因为我们没有碰过其他的女人。

  穆莎安静地躺在沙发上,这和她刚才的兴奋和躁动大不一样,我从她身上起来,简单清理起战场。把她的睡衣给她拉平。
  “穆姐,你怎么哭了?”两道热泪从穆莎眼角滚落到地板上。
  “我只是觉得幸福而已”穆莎说:“我从来没有这么尽兴过,也从来没有被照顾过,”
  日期:2017-11-03 07:41:52

  “怎么会这样?刘总不算太老呀!”
  “年纪向来不是问题的,也许需要照顾的工作太多了,也或许需要照顾的人太多了,我们从来都是草草结束的,也从来都是我照顾他的。”穆莎控诉着。
  我知道做大事的人工作压力都很大,心里的压力一大,身体就会弱些。但听穆莎的意思,这个刘总不仅因为工作压力大,身边更不是只有一个她。这当然不是很小的可能。在我认识的男人里,稍微有些事业上的成绩的,谁不是明里暗里都有一两个红颜知己?
  好好的一个晚上,为这事闹不愉快了很没劲。我安慰穆莎:“你家男人工作太忙太累了,你原谅原谅吧”
  “不原谅还能怎么样?过一天算一天吧,就当下这样的生活说不定哪天就过不上了”穆莎说。
  “怎么就过不上了?不是过得好好的吗?”我好奇地问。
  “比如今天我们现在发生的事被他知道了,还比如…嗨,不说了,反正有一天或许就结束了,我只能早早安排好自己的生活,包括和张雅娜开的这个旅行社。”穆莎不再流泪,凄然一笑,坐了起来,稍微整理了一下裙子。我想她那时是有一种担心和预感吧,可那时的我看不出这一层,更不会看到现如今这样如火如荼的态势,许多曾经风光无限,不可一世的人都因拿了太多不是自己的东西的人从天上掉落入地狱。这是他们该得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