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98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笃定道:“就算是他死了又怎么样?再过几十年,我非要亲自去找他,逼他说出一句爱我,我要让他在天上,也带着遗憾!”

  世间多少痴男女?
  好像有多少男女,就有多少痴男怨女,因为爱情这个东西是所有人都无法撇下的东西。
  “看开点,虽然我知道这是屁话。”
  我安慰着,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儿了,想必,项小安心里也不希望看到林佳一变成这个模样的吧?
  “呵呵呵呵呵呵。”
  林佳一明明笑着,脸上却挂满了泪水。
  “爱而不得这种病,无法让人死亡,却可以让饭变得无味,让人害怕阴天、雨天,想处在一个喧闹、混乱,有嘈杂音乐的地方用酒精跟音乐将思念击昏。”她淡淡的说:“这几天我很喜欢不清醒的时候,却又极度害怕清醒后的平静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他,可再怎么喜欢又怎样?他还不是走了?”

  “我也真的,真的会感受到恐惧,因为抱着他的那一刻,我想就这样死去好了,也因为我想他的那一刻,那时候为他活着陈默,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悲?”
  “你不可悲。”我点上了一支烟,淡淡的尼古丁味道,能够将这种悲伤的情绪减轻不少,拍了拍她的肩膀,“你至少知道他爱你,至少你心里还有个挂念的人。”
  “可他不在了,不是吗?”
  “你心里有他,他就还活着。”
  这天下午,项小安的家人安排好他跟所有人告别,之后就要葬进墓园,接待我们的是项羽,见到我跟林佳一到来,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兄弟,节哀。”
  我很诚恳的安慰了一句,然后领着林佳一到项小安的黑白照片前,鞠躬,告别。

  这个时刻,不亚于亲眼见着他离去的那个时刻。
  “小安,虽然我们接触的不多,但在北京”我开始哽咽,“一路走好,我的兄弟。”
  鞠躬三下,我在他照片前放下一束鲜花。
  林佳一没了眼泪,沉静地看了他大半晌,终于开口,“我会好好吃饭,好好生活,好好学习,好好表演我会让很多人看到我光鲜亮丽的一面,唯独你看不到,怎么样?我对你很残忍吧?
  “谁让你对我这么残忍?谁让你说走就走?”

  “走好,小安。”
  告别这个词语,在特定的情境下,总会显得很悲伤比如说,项小安离开的这几天,就是如此,可逝者已已,活着的人,还该继续生活,带着他的期许,好好活着。
  我又连着陪了林佳一两天,每天都见她喝的酩酊大醉,无法规劝我不能太残忍,这是她最后仅存的权利,我又怎么忍心剥夺?哪怕看到那样的她我很难过也不例外。
  这天,我将所有的悲伤隐藏,跟着帝都一起重新进入快节奏的状态,返乡的人都回来了,在这里,我们都是过客,苦苦挣扎在这座城市的过客。
  生活再度三点一线,忙碌成了唯一的旋律,早七点三十,我随着人群赶上拥挤的地铁,奔向国贸,奔向那个于我来说很复杂的公司,博瑞楼下,我强迫着自己挤出一个笑容,乘上电梯赶往二十三楼职场,年假刚刚回来,大家都很喜庆见到面了,甭管认不认识,都会道上一声过年好,关系好一些的,还会调侃怎么吃胖了,聚在一起抱怨新年输了钱的,亦是有之
  我现在名义上是张瑶的秘书,在古代那就是天子近臣,不少人都会主动跟我问声好,我也只能笑着回应,哪怕我压根儿就没这个心思,这就是职场规则,没有能力改变,只能适应。

  一路走过,一路应付,等到我走到办公室的时候,额头都布上了一层细汗,打开门,办公室里很整洁,想来是在我来这儿之前,保洁阿姨就已经将这里收拾好了,脱下大衣,将它挂在衣架上,我拿起抹布,做起了样子。
  年假这几天除了给她拜过年,我还没联系过张瑶,天知道这个女人来了之后会不会有什么主意令我难堪,我还是懂事一些的好,哪怕这样很虚伪
  “哒哒”
  一阵有节奏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传来,我看了眼时间,九点三十分,便知道是她来了。
  “吱”
  门开,张瑶踏着有节奏的步子走了进来,一身偏粉色的毛呢大衣,嘴唇火红,眼眶上挂着深色墨镜,让人见不到她的眼神,神秘而妖冶
  “张总,过年好。”

  我颇为殷勤的跑了过去,道了一声好,然后从她手中接过手包,放在桌子上。
  “你这王八蛋”张瑶摘下墨镜,脱掉外套大衣,一身修身的职场套装暴露在我眼前,有点瘦弱,有点妖娆。
  果然如此,这个记仇的女人,上班第一天起就想着骂我。
  “张总大过年的,您这样,不好吧?”
  我嬉皮笑脸的跟她开起了玩笑,虽还不算了解她,但伸手不打笑脸人的道理我还是明白的。
  “你也知道过年?”
  她反问了一声,说道:“过年都不想着给我拜年,真不知道你怎么在职场里混的”
  “就是这么混的喽。”

  我耸了耸肩,不想理会她接下来的抱怨,回到了属于我的那个角落,装模作样的打开电脑。认真的问:“张总,今天有什么安排,我好给你规划行程。”
  “免了吧。”她扬了扬手,转而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纪梵希那边说过,年后给结果的吧?你一会儿联系一下,我们也好准备接下来的工作。”
  闻言,我犯起了难,提到这事儿,就会涉及到两个人,一个是纪梵希那边跟我联络的佟雪,另一个,则是我们找好的模特,林佳一。
  这两个女人,现在的心情肯定不会好,她们还有心思工作吗?
  “怎么,有问题?”
  “嗯”我点点头,“佳一那边怕是无法正常拍摄,初二那天,一个对她很重要的人离开了,现在直接让人工作,是不是有点残忍?”

  “你怎么知道的?”
  “你也知道,我跟她是朋友那个离开的人,也是我朋友。”
  张瑶轻哦了一声,道:“拍摄进程暂且停一停吧,任谁遇到这种事儿都没心思工作的。”顿了下,她又问:“你初二就回北京了?”
  “嗯,只见到了他最后一面。”
  “那我这边还联系吗?”
  张瑶沉吟片刻,说道:“联系吧,看看甲方那边还有什么意见,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只等着佳一就好了。”
  我来到了吸烟室,点上烟后,却怎么都无法说服自己给佟雪打电话,我们那天闹得很不愉快,我想要一个真相,而她偏不要我知道那个真相。只能靠着自己的想象去臆测,然后抱怨生活有太多的波折,对待我们这对可怜人满怀恶意。

  我是倔强的,在某些事上,佟雪也是如此。
  哪怕我知道现在联系她是为了工作,哪怕,我知道除了这个我们不会有再多的交集也不例外。可张瑶还在等着我的答复,难道让我回去告诉她没有联系上吗?这明显不现实就算这次能够蒙混过关,可下次呢?
  这是张瑶指派给我的工作,总要我去完成的。
  香烟燃尽,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掏出电话,准备给佟雪打过去。
  也在这时,电话响起。
  是她!

  “我刚想给你打过去。”接通电话后,我尽量让自己的态度好一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