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9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医院的街道旁,我终于找到了一家小饭馆,很难想象,在这大年节,还有一家店开着。
  “老板,来一碗小馄饨。”进了屋子,坐好之后,没待人来招待,直接告诉了他我吃什么。
  老板看起来是个跟我父亲同龄的中年人,他闻声而来,笑着问道:“嚯,累坏了吧,大过年的,有家人住院了?”
  “一朋友。”
  “哎,不严重吧?”
  “小感冒。”
  “那就好,那就好”老板并没有立刻给我做饭的意思,反倒是跟我聊了起来,“刚才进来一年轻人,吃了口饭,那哭的哟问他怎么了,他什么都不说,应该家人病的很严重吧。”

  “叔我饿了,先给我口饭吃,成吗?”
  我没时间听他的感慨,更不想听到任何悲伤的消息,因为我还没能经历过去。
  “嗨,你看看我,倒是把正事儿忘了。”
  “不碍事的。”

  老板忙碌之后,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看着外面的医院这个建筑见证了生离死别,这世间所有人都要经历的事情,如果它有情感,也该会麻木了吧?
  就像这家店的老板一样,最多跟外人感慨感慨,把别人的磨难,当做故事,讲给食客听。
  真他妈操蛋。
  重重地吸掉了大半支,老板这时候也把馄饨端了上来,“桌子上有调味品,自己调下就好。”
  我本想着给林佳一带一点馄饨回去,可她说过晚上不吃东西,我也只好作罢,走在回医院的路上,许是错觉,突兀的发现天空有些阴沉
  “夜幕,本就是如此的吧?”
  一阵风过,我不由得加快了步子
  回到病房,我发现这儿多了不少人,有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有一对中年夫妇,还有三个年轻人他们跟林佳一一起围着项小安。
  见到这一幕,我直接冲到人群里,向林佳一问道。
  她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他还是没能挺过今天吗?
  带着这个疑问,我又看向了项小安,发现他正坐在病床上,脸上带着笑,原本身上插着的那些医用设备都被拿了下去,一把吉他被他横抱在怀里,仿佛瞬间康复了一般。

  见我回来,他笑着点了点头,轻轻地撩动了一下琴弦
  “爸,妈,哥”他轻轻呼唤了一声,“还有佳一,陈哥,林子,小锐谢谢,谢谢你们能来送我。”
  “自己身体什么情况,没人比我更清楚,我我挺不过去了,哥,以后爸妈就拜托你照顾了,原谅我这个任性的弟弟。”
  中年夫妇旁边的那个青年重重地点了点头,右手握成了拳头,挡在嘴边,不想让自己哭出声音。
  “佳一,一个人要照顾好自己,我就你这么一个嗯这么一个异性朋友,希望你过的好一些,别什么事儿都犯轴,遇事习惯忍耐也就过去了。”
  “呵我知道。”
  林佳一应了一声,扭过了头。
  “陈哥,帮我照应着她点,行吗?”项小安又看向了我,问道。
  “放心吧,兄弟。”
  “这就好,这就好。”
  项小安最后看向了自己的父母,什么话都没说,眼角的泪水,说明他并没有如同自己表现的这么豁达。

  他弹起一首说不出情绪的曲子,带着点沙哑,开始吟唱:
  “离别就在破晓前浅浅思念别成执念身影已渐行渐远带着回忆散在眼前”
  “天涯望不断思念就把所有留待明天”
  再怎么豁达的人,在生与死的面前都会有执念,哪怕他是项小安也不例外。
  他走了,还算平静的走了,没有奇迹。
  他就如同那把被放在地上的吉他一样,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仿佛陷入沉睡
  “2018年2月17日,病人离去,死因器官衰竭。”
  医生检查之后,开始冰冷地跟家属宣告项小安死亡,语气,波澜不惊,他见识过很多生离死别,或许,现在他的心脏就如同石头一般,坚不可摧。
  他有资格这样做。
  可项小安的亲人,我们这些朋友没有。
  “小安!!!!!”
  项小安的母亲,扑到躺在病床上的项小安身上,哭的撕心裂肺,那是她的儿子,她的亲生骨肉!如今,陪伴了她二十多个春秋的儿子走了,被上帝召唤回了天堂,就算平时的她再怎么成功,再怎么强势,依然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哪怕她之前就知道这个消息,有心理准备也不例外。

  这是她的执念。
  项小安的父亲,那个跟我父亲几近同龄的男人很坚强,但他的坚强也仅仅局限在哭的声音很小而已,他跪坐在地,失魂落魄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想到项小安的母亲那里,想安慰他的爱人,可他做不到,他很难受。
  项小安的哥哥,那个跟我同龄的青年,他脸上的泪水,仿佛开了闸的水龙头一般流了下来,喃喃的哽咽:“你这小子,从小我就什么都让着你,我都这样了,你还忍心离开?弟弟啊我的弟弟啊!!!”
  处于这个情境,我也难免会眼角湿润,想安慰项小安的家人,可我的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不管怎么张嘴,都说不出话来。
  “兄弟,一路走好,我会帮你照顾好佳一的。”
  我眼眶湿润的看着项小安,心中对他告别道。
  林佳一没哭,很反常。
  她怔怔地看着项小安,就那样站在床对面,安静地注视着他,仿佛在她眼里项小安跟平时没什么两样,只是一次病发昏迷了而已,她一定是相信项小安还会醒来的吧?
  这个倔强的姑娘,比任何人都不愿意正视现实。

  我走到她身边,轻轻的搂住她的肩,强迫着自己开口:“想哭就哭吧小安不希望看到这样的你。”
  “他走了你不知道吗?”
  “他睡着了,你不要瞎说。”
  “医生的话”
  “他是在放屁,跟你一样,你们都是在放屁!”林佳一推开了我,嚷道:“这个傻子睡着了,你不要瞎说,听见没有?”
  “佳一,你冷静点。”
  我真的很残忍,非要把这个真相让这丫头知道。
  “我冷静你麻痹!”
  跟着林佳一猛然扬手,啪的一声,给了我一巴掌。
  “他没走,你不要瞎说知道吗?”她很认真地看着我,一字一句道。
  “佳一小安他”
  项小安的哥哥,闻声走了过来,他没能止住哽咽,同样的,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弟弟走都走的不安心。
  “项羽你闭嘴!”林佳一大声喝道:“你跟陈默那个王八蛋一样,你们都不希望他醒过来!”
  “唉。”
  千言万语,终究化作一场叹息。
  三天后。
  我跟林佳一身着一身黑色外套赶来了殡仪馆,她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就在今天,项小安将会变成一捧尘土
  “他真的走了吗?就这样的走了?”
  “我也不愿意相信,可他就这样走了。”
  “呵呵这个王八蛋。”
  林佳一停了下来,侧过头,问我:“陈默,你知道我最大的遗憾是什么吗?”
  “没有把对他的爱说出口?”
  “不”她摇了摇头,泪腺瞬间崩塌,“是没有等到他说爱我这个王八蛋到死,都没说一句爱我。”
  “佳一都过去了。”
  “过不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