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9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个明明相爱的人,一个因为病症,哪怕是面对死亡的当下,都不忍说出心里的爱意,害怕耽误那个活泼的姑娘一个什么都懂,什么都知道,但却不挑破,付出真心,用实际行动陪伴着,陪伴那个青年走过最后一段路。
  作为他们彼此的朋友,我也只能看着,选择尊重他们的决定。
  突兀的,我发现我跟别人并没什么不同,什么事儿都做不了,偏偏要带着怜悯的目光看待一切,感同身受这回事儿更是谈不上真的挺没用的。

  “我去下卫生间。”
  终于,我承受不住这间病房中稍显沉重的氛围,我走了出去。
  来到卫生间,我给自己点上一支烟,重重地吸了一口,想了很多东西,这档子事儿,给我带来的冲击很大,没有面对过生与死的离别,永远都不知道生命有多脆弱,永远不知道拥有一个健康的体魄又有多幸福在这面前,我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东西,仿佛并没有多悲催,多绝望。
  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项小安离去,应该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也或许就在下一刻林佳一,这个可怜的女孩儿该怎么办?如果说,很多人都将爱情当做信仰的话,那么项小安应该就是她的信仰,此刻,她的信仰即将崩塌,这个坚强的姑娘该怎么办?
  我有些痛苦的迷上了眼,任由叼在嘴边的香烟燃着,直到感觉滚烫的时候,我才吐了出去,然后用脚将它踩灭,就像将这个无情的世界踩在脚下一样。
  拿出电话,我给母亲打了过去,这是出来之前约定好的,更何况,在大年初二就奔回了北京,对待二老,我心里总会有些惭愧,再者,我真的需要找个人倾述一下,没有人比自己的母亲更适合这个角色。
  “儿子,怎么样了?”老妈接通电话后,关切的问道:“那孩子那孩子没事儿吧?”

  “这两天的事。”我很想隐瞒,可我做不到,我很想告诉老妈,说,妈我被人骗了,这孙子只是想喝酒了而已,就把我骗回来了。
  可世上永远没有如果。
  “怎么会?”
  我无法给出老妈答案,而她这种感觉我也很理解,在她心里,与我同龄的孩子,跟我没什么两样,上了年纪的女人本就母性泛滥的生物,更何况,那个病危的孩子,还是她儿子的朋友?
  “妈”我轻轻的喊了一声,喃喃问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不公?一个活生生的人,又为什么会这么脆弱?”
  “看开点吧孩子。”老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生老病死,谁都逃不掉的,一个人的离开自己的世界,自己的生活还要继续,带着走了的人的希望,好好活着。”

  “放心吧妈,我没事儿。”
  挂断电话后,我又抽了一支烟,很平静,麻木的就像一具冰冷的机器我不想摆上那副怜悯的姿态,这是对项小安最为基本的尊重!
  病房里,项小安躺在病床上,闭着眼,从他还有起伏的胸膛,能够看出这个乐观的男人又挺过了一关。
  林佳一见我回来,扬了扬手,示意我跟她出去一下。
  “怎么了?”站在走廊的窗边,我对着她问道。
  “谢谢你能回来。”林佳一望着窗外,说道:“看的出来,他很高兴。”
  “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确实是朋友,比那些酒肉朋友好很多的朋友。”
  “他小安的父母怎么没在这儿?”
  从我到这起,就没见过他的父母,唯一的音信,就只有项小安说的,他母亲已经签好了病危通知书这很不正常,任何父母,知道自己孩子这样之后,都会在身边陪着吧?
  “让这头倔驴赶走了。”林佳一摇摇头,有些心痛的说道:“他说,他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这幅要死要活的样子,如果他们在这儿陪着他,他立刻会从楼上跳下去。”
  “他想一个人走,对吗?”
  林佳一回过身,“可我偏不要这个混蛋遂了心愿,我告诉他,如果他想自己走,那我也会从这里跳下去,所以我才能留在这儿陪着。”
  “现在,又多了一个我。”
  我解释道:“他是我在北京,结识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当地朋友,虽然没接触多少,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把他当成了兄弟的。”
  林佳一笑了笑,问道:“还有烟吗,给我一支。”
  我从兜里掏出了香烟,递给她之后,给她点燃,没有言语,静静地陪着她,这应该是她最需要的东西,她很坚强,这没有错,可再怎么坚强,前提她都是个人人,就会感到疲惫,尤其是这种时候,煎熬与折磨无法与人提及的时候。

  “奇怪,今天你怎么没有劝我?”林佳一很熟稔的吸了一口烟,笑道。
  “为什么要劝?”我反问了一句,说:“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总归会有那么几天不自在,吸烟恰恰就是一种很好的排解方式,牺牲下身体又算得了什么?有舍,才会有得,不是吗?”
  “真不知道你这些歪理邪说是跟谁学的。”
  “自己悟的呗,夜里习惯了失眠,失眠就总会瞎想,这不,还真让我琢磨出这么一套子歪理。”
  “一会儿你回家吧,如果这边有消息了我再告诉你。”
  林佳一很平静,平静的很诡异,一个亲近的人要离开自己,正常情况下来说,是很悲伤的吧?可她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来?
  这样的她,难免让人担心,我很怕,怕项小安走了之后,她的突然崩溃
  “我跟你在这儿吧,多个人多个照应。”
  “没事儿的,不用担心我习惯了。”林佳一笑了笑,感慨道:“从没想过,这种时候是你在身边陪着。”
  “我也没想过,当初摆渡的小雌虎,会经历这些东西。”
  “世事无常,不是吗?”

  “是啊,世事无常。”我叹了一口气,眼见夜幕降临,问道:“晚上想吃些什么,我去买。”
  “什么都不想吃,如果你能找到营业的餐馆的话,就自己吃一点吧。”
  “小安已经已经这样了,你要是再病倒了”
  “我要是病倒了,跟他一起离开也不错。”林佳一捻灭香烟,将窗子打开一个缝隙,扔了下去,关上窗户后,她回过了身,看见一脸不解的我,笑着说:“我晚上本来就不吃东西的我才不要跟那个傻瓜一起离开,我要活着,好好的活着,带着他的希望活下去,安啦。”

  她洒脱的摆手,医院走廊的灯光打在了她身上,就像是为她镀上了一层洁白的铠甲。
  这座城市的每个女孩儿,都有两个灵魂,一个灵魂穿铠甲,在白天用来跟人厮杀,一个灵魂裹棉花,在深夜里像个婴儿哭而林佳一,只有一个灵魂,倔强的让人心疼,面对着世人所能面对的一切,苦了,累了就把那些隐藏在整齐洁白的牙齿后面,对每个人都笑,她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重头再来的勇气。
  我在医院旁边游荡,想找一家还在开着的饭馆,吃上一口饭,忙活了一天,又是飞机又是坐车,现在我的肠胃急需食物来慰藉。
  造化弄人这话一点都不假,上午我还在纠缠佟雪,找她要一个真相,傍晚就回到了北京赶来送朋友最后一程。我在想,如果那个时刻来临的时候,我会做些什么:满是不舍的说再见?哪怕再也见不到面?还是足够安静地陪在林佳一身边,跟着项小安的那几个朋友,送走他,还是其他什么?

  想着想着,我就慌了,心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