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9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凝望窗外,我忍不住祈祷:“上帝,我不是您的信徒,如果你真的存在,我祈求你能让小安没事儿,这一切都只是医生的误诊我祈求您,能让那个善良的男人活蹦乱跳的出现在我面前我还要祈求你,别让那个丫头经受这么多的磨难,她还很年轻,她像极了原本的佟雪,求您,求求您”
  我也只能做这种无用功,因为我一点办法都没有,无法形容这种心绪,只能唉声叹气地望着窗外,望着天空,望着洁白的云朵,可以肆意变化形态的云朵,感慨着在生死面前,人有多么的脆弱。
  如果我是它们该有多好,就可以想怎样就怎样了,开心就变成大雁,难过就变化成狗,不用多么复杂的活着,也不用顾忌太多东西。
  飞机落地之后,我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路上不断地催促着司机快一些,再快一些幸好现在是春节期间,路上不堵,车很少,人也很少,这个时候的北京很安静,但,这种安静也维持不了多久,只要再过五天,这座城市便要恢复到原本的状态,那个很多北漂都熟悉的状态。
  快节奏的生活,高强度的压力,不断上调的房价太多跟我一样的傻子还坚持在这里,看不透有什么意义的苟活在这里。
  “师傅,车里可以抽烟吗?”
  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尼古丁,渴望它来让我自己平静。
  “嗨,您抽您的,不碍事儿。”司机师傅特大方的开口说道。
  “谢谢,您也来一支?”出于礼貌,我问了一句。

  “我这开车呢,就不抽了。”恰好在这个路口遇到了红灯,他将车子停好,看了我一眼,疑惑道:“听您这口音,不像我们当地人,怎么回来这么早?”
  我牵强的笑了笑,说:“单位临时有事儿需要加班,就回来了。”
  “嚯,大过年的,至于吗?”
  “嗨,不是为了多赚点钱嘛?毕竟你们这边的房租跟着房价涨,我可不想有朝一日也被赶走首都啊,首都。”

  “说真的,那事儿确实不地道。”司机跟着感慨道,“各有各的难处,你还年轻,路长着呢!”
  “得嘞,借您吉言。”
  我止住言语,默默地抽着烟,之所以没有跟他说实话,是因为我觉着越少的人同情项小安越好,他最不需要的就是这个,更何况,我不希望这个时候,他成为谈资,这是我对那个朋友最为基本的尊重
  再怎么漫长的路,都有到站的时候,傍晚时分,我结算好车费后,站在医院大门口,不敢移动步子,很怕我走到病房之后,传出是林佳一撕心裂肺的痛哭,然后见到的是躺在病床上没了呼吸的项小安。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况且,现在的这个情境,也由不得我乐观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掏出手机给林佳一打了过去。
  冗长的电话提示音,就像是悲伤至极的乐点,敲打在我本就很脆弱的心脏上,“接电话,快接电话。”我不住的念叨着,生怕她不来理会。
  终于,电话被林佳一所接听。
  “我到了他他怎么样了?”
  “你怎么不进来看看?”林佳一反问。
  闻言,我松了一口气,她现在的态度,就证明项小安还没事儿,至少现在没事“马上上去。”
  跟着,我挂断了电话,快步地奔向医院大厅,电梯处聚满了人,我摇摇头,来到了楼梯处,顺着楼梯,往上爬着空气中的消毒水味道让我很不适应,包括这里的一切,在我眼中都充满着悲伤的格调,它就像一只巨兽,一只即将吞噬掉我朋友生命的巨兽。
  病房门口。
  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透过门上的小窗,向里面看去,林佳一坐在病床边上,正在给项小安削平果,他满是笑意的望着她,不像病危的样子。
  或许,真的出现了奇迹?
  想到这,我彻底放下了心,推开门,摆上一张说不出有多不自然的笑脸,走了进去,“哥们儿,过年好啊?”
  “呵过年好。”
  一如初见,项小安的脸上挂着温醇的笑意。
  “怎么样了?”我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问道。

  “刚醒,昨天昏迷了三次,今天上午我给你打电话之前,又昏迷了一次。”林佳一放下水果刀,有点悲伤的叙述着。
  “佳一,大过年的,说这些事儿做什么?”项小安皱起眉头,“再者,你为什么联系陈默?”
  “你都要走了,还过什么年?”林佳一直视着项小安的眸子,分不出悲喜,道:“我不希望你走的时候,都孤零零的,你朋友不多,他算一个,来送送你,怎么了?”
  项小安摇了摇头,满是无奈的看着我,说道:“抱歉,耽误了你的假期。”
  “哥们儿如果我们是朋友,就别说这种话。”
  “我们当然是朋友,只是”
  我摆摆手,打断了他,“没什么只是,我现在只想问问你大夫就没说过会有奇迹吗?”
  “奇迹,有。”
  项小安特淡然的看了我一眼,说:“可在我身上,没有病危通知书,我妈昨儿刚签了字,我现在啊,能多呼吸一口,都值了,真的值了。”

  “怎么会!?”
  “老天怎么就这么不公?”
  他看着我,笑了笑,“很公平的,我享受过很多人没享受过的东西,走了也值了。”
  说着说着,他咳了起来,很痛苦,很无助

  项小安咳了起来,很痛苦,很无奈苍白的脸色随着咳嗽的剧烈,变得有些红润,就像苹果刚刚成熟时的那种红润,很不正常。
  任谁见到这样的他,都能看出他很不健康,由此,我也不得不接受他病危的这个事实。
  我在家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母亲还跟我说过,一定会有奇迹,这么年轻、善良的一个人,老天爷不会忍心叫走他。
  可母亲骗了我。

  项小安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不能发生奇迹了,我形容不出这种感觉,惋惜的同时,还是会觉得老天爷太过不公甚至联想到了自身,会不会某一天,在我身上也来一场意外,然后跟这个花花世界告别?
  我无数次想过死亡,但我从未想过用这样一种方式。
  有些事儿只有真正的发生了,才会知道自己当初有多天真,对自己又有多不负责我要好好活着,珍惜生命的活着,这玩意儿太过脆弱,还有那么多的事等我去做,我,。
  林佳一默不作声的抚慰着项小安的背,动作熟稔,很明显,这些天里他的症状一直如此
  “要不要叫医生?”我提议道。
  即使我来了又怎样?还是什么事儿都做不了,只能看着,怀带着几分心痛可怜的看着,找医生,是我唯一能为他做的事儿了。
  “咳不用咳咳”
  项小安摆着手,咳嗽的声音小了不少。

  “医生来了还不是看着?”林佳一转过头望向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止,她平静的说:“医生来了,最多会过问下症状,然后再给他戴上氧气罩,什么用都没有你这是刚看见,时间久了,次数多了,你就习惯了。”
  她眼中悲哀,让人心疼。
  跟项小安一样,让人心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