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11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咦?”卫卫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攥着大雕道,“这就是男人吗?”
  张大雕吭哧道:“你不知道我是男人吗?”
  卫卫道:“姥姥只说男人的区别在于这个东西,还说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就会生宝宝。”
  “要老命了!”饶是张大雕自制力强,听了这么露骨的话也僵硬了,“还是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不嘛。”卫卫兴致盎然道,“人家还没见过男人是什么样子呢,你让我好好看看。”
  张大雕只得闭上眼睛任由她胡闹。也许男人的气味确实能激起女人的兴致吧,卫卫玩了一会,呼吸就变得急促起来了,脸色嫣红道:“唔……好难受哦……”说着居然当着张大雕自娱自乐起来。对她来说,自娱自乐就像吃饭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大雕上火道:“你在干嘛呀?”
  “磨豆腐啊?”卫卫一边享受一边回答,“有一次,我见湖边有两条狗狗在什么什么什么的,豆豆就发麻了,于是学会了磨豆腐,谁知越磨越难受,还什么什么什么什么的……现在,一天不磨就受不鸟……”

  张大雕彻底咣当了,一般来说,自娱自乐的人心里都会有个假想对象,这丫头连男人都没见过,怎么假想呢,难道假想狗狗?
  连兰小栀都看得呼吸急促,恨不得摁住张大雕好好折磨一番。
  赢靡的气氛中,张大雕忽然闻到一股幽香,奇怪道:“你饿了吃什么,渴了又喝什么?”
  卫卫哼哼道:“饿了吃焖鱼,渴了喝花瓣茶,都是姥姥教我的。”

  张大雕道:‘怎么焖?”
  “不行了不行了……”卫卫尖叫道,“等……等明天我焖给你吃……噢,好难过……”看来她自娱自乐太过频繁,关键时候很难上去。
  张大雕吞着口水道:“要……要我帮忙吗?”他倒不是想帮忙,而是想让兰小栀给自己解开缆绳。
  “嗯……好啊……”卫卫呜咽道,“不过……你……你会吗?”
  “开玩笑,阿拉可是老手!”张大雕拿眼睛睇着兰小栀,意思是说:我要给她帮忙,你总不能还绑着我吧?
  岂料,兰小栀却道:“卫卫,你不觉得把他绑着更好玩么?”

  卫卫好奇道:“怎么玩啊,我都不会?”
  兰小栀轻笑道:“我来教你啊!”
  结果,结果的结果,张大雕就悲催了……
  卫卫万万没想到男人还可以这么玩,愣是在兰小栀的教导下折腾了张大雕一整夜,差点把张大雕给活活折腾死。
  天终于亮了,没有人权的张大雕死狗般躺在床上,心想,这或许就是报应吧,以前是自己折腾女人,现在则是女人折腾自己,这特么都叫什么事嘛!

  卫卫额头上还挂着细密的汗珠,红晕未退的小脸上无限满足,她八爪鱼般缠着张大雕道:“大雕哥哥,你饿了吗?”
  张大雕嗯了一声,审视着她精致得几近妖孽的脸。
  “我也是。”卫卫嘟嘴道,“那我焖禸给你吃?”
  张大雕谑笑道:“你还能爬起来吗?”
  “应该可以……”她的身体健美而流畅,并不像普通女孩那样柔弱,爬起来,看了看自己,咋舌道,“怎么都松弛了?”
  兰小栀只是吃吃的笑,好像是在报复张大雕:叫你丫的给我种魔音,老娘收拾不了你,还不知道找帮手么?
  张大雕暴汗,转移话题道:“这山谷叫什么名字?”
  卫卫一边穿衣服一边道:“姥姥说叫寿麻谷。”说是衣服,其实就是一件兽皮背心,兽皮围裙。此谷气候湿热,就像个大蒸笼。
  张大雕道:“你这是什么兽皮?”
  卫卫道:“狼皮啊,你没见过狼吗?”
  张大雕道:“我是说,这狼皮是哪儿来的,你会打猎吗?”

  “当然会啦,我不但会打猎,还会设置陷阱呢。”卫卫很得意地看了眼张大雕,穿好‘衣服’又攥住大雕把玩了一会,俏皮道,“这东西真有趣……我去焖鱼了,你们继续玩啊!”
  “还玩……”张大雕真的怕了,警惕着兰小栀。
  岂料,兰小栀见张大雕这副小媳妇模样,反而激起了兴致,又把张大雕狠狠地折磨了一番。之后才拽着张大雕的出了小屋,观看卫卫怎么焖禸。
  张大雕问:“这是什么禸?”
  “狼禸吧。”卫卫不是很确定道,“这些禸里面有狼禸、狗禸,还有野兔禸、野猪禸,反正什么禸都有,我也分不清楚了。”
  张大雕好奇道:“你用什么打猎?”可话一出口,就看见屋檐上挂着一些原始兵器,刀枪剑戟都有,只不过都很破旧,而且血迹斑斑。
  “就用这些啊。”她取下一柄生了锈的弯刀,来到小屋后面。

  这里有一个简易灶台,没有锅碗瓢盆,只有一些黑乎乎的竹筒。
  张大雕更好奇了:“你手上的刀是青铜器吗,哪来的?”
  “不告诉你。”她看似很幼稚,很天真,但偶尔却很狡黠。 之后用弯刀把兽禸割成碎块,装入黑乎乎的竹筒里,又在另一个竹筒里倒出一些不不知名的作料加入其中,用泥土封住竹筒,埋入灶里的柴灰中,再把干枯的破竹竿塞进火门里。
  张大雕发现,柴灰里居然还有火星,而她则趴在火门前,崛起香.臀,用空心竹筒吹了几次,干枯的破竹竿就被点燃了。之后坐在火门前的鹅卵石上很有耐心的添加柴火。
  张大雕道:“你就是这样把禸焖熟的吗?”心里却说:卫生不卫生啊?

  “是啊。”她得意地笑了笑,又攥住大雕把玩起来。
  “呃……”张大雕下意识地看了看兰小栀。
  这绝对属于白日宣赢,不过,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山谷里,根本就没有白天和黑夜的区别,她想咋的咋的。
  长话短说,她用小嘴解决了生理问题后,柴火里的禸也焖熟了,三人就在灶台前吃了起来,张大雕发现,这焖禸居然有盐有味,那这盐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不过,这个问题是有答案的。原来,昨晚游水过来的时候,张大雕就发现湖水是咸的,但又不是海水,而是一种含有盐分的淡水。更古怪的是,湖里不时的冒着气泡,温度高达50°多度。
  吃了焖禸,三人来到湖边清洗身体,忽然,张大雕见烟雾中有些奇怪的东西在向这边移动,就叫道:“那是什么?”
  卫卫游目看了看,好像睁眼瞎子般问道:“哪儿啊?”
  “那些东西啊?”张大雕指着缓缓靠近的不明物,慌忙上了岸,连兰小栀也紧张的爬了上来。
  “你说的是鳄鱼啊?”卫卫语气平淡,继续清洗身体。
  张大雕紧张道,“有鳄鱼啊,你还不上来?”
  卫卫好奇道:“为什么要上去呢?”
  张大雕张口结舌道:“鳄鱼会吃人的!”
  卫卫好整以暇道:“这些鳄鱼是我养大的啊。”
  日期:2017-10-13 06: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