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10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兰小栀带着张大雕来到小湖边,透过蒸腾的热气打量湖中的山丘,隐隐约约中,居然看见一个木排似的物体停泊在浅水边。
  “嗯?”张大雕再次打量周边环境,发现,有很多地方都有人为踩踏过的痕迹,惊讶道,“难道这里还有居民?”
  山丘处在烟雾中,又有繁盛的树林掩盖着,张大雕也不确定山丘上是不是有建筑了。
  这时候,兰小栀已经拽着张大雕滑入水中,感觉湖水很是暖和,下一刻便游到对面的浅水处,这里果然停着一个用树木扎成的木排。
  这木排很粗糙,看其大小,估计只能载三两个人,但扎木排的荆条却编织得十分精细,看着就赏心悦目。
  “姥姥的,这里别住着‘食人族’吧?”张大雕有些紧张,他倒不是害怕食人族,而是怕兰小栀把自己当成礼物送给食人族,想想就毛骨悚然。
  随后,二人顺着羊肠小道进了树林,行不多远,就看见前面有一栋小木屋,侧耳听了下,屋中隐隐约约传来喘*息声。近了一看,这木屋还真是奇葩,直接把树木从中间砍断,然后用竹竿围成一个屋子,再用荆条和树皮贴在竹竿上,屋顶也是用竹竿搭建的,盖了野草。
  在木屋前,有个寸草不生的院坝,屋檐上挂着一些风干的鱼、兽禸,以及一些熟悉的粮食,比如玉米、红薯、辣椒、姜蒜,林林总总。
  小木屋的门是关着的,二人寻了个缝隙往里偷看,首先看到的是一个竹架桌,接着看见一张竹架床,床上铺着兽皮,兽皮上横陈着一具令人喷血的胴.体,此时,那胴.体双腿摆成一个M型,右手正放在中间富有节奏的活动着,左手则轮番蹂*躏自己的臌胀,散乱的头发甩来甩去,露出一张稚气未脱的精致面孔,红彤彤的小嘴一张一合,吐出荡气回肠的声音。
  “不是吧,我眼花了?”张大雕怎么都不相信,在这个人迹罕至的深谷里,小岛上,居然有个精美绝伦的少女在自娱自乐。

  “姥姥的。”口干舌燥的张大雕再次打量屋檐上的东西,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
  好吧,就算是真的。张大雕定了定神,越俎代庖道,“有人吗?”
  这语气,就好像邻居串门一样:“阿妹,你在家吗?”
  可事实上,这事很诡异,你想啊,这大晚上的,又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屋外忽然传来叫门声,胆小的,只怕会活活吓死。
  可事情就是这么奇怪,不但兰小栀没有责怪张大雕的意思,连屋里的少女也没有发出尖叫,反而欢呼一声打开房门,身无寸缕的立在门口。
  张大雕老脸火辣辣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们是?”少女估计只有十六七岁,或许更小,但发育很好,身材高挑,头发很长,肌肤白得透明,梦幻般的眼睛,稚嫩而又精致的俏脸,说的是汉语,但带着外国人口音,很好听。
  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没穿衣服,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有的只是惊喜与期待。
  “嗯……”兰小栀终于开口道,“我们只是路过的客人。”
  “路过?”少女一脸失望,“原来你们不是我爸妈!”
  张大雕眼睛一突:“你连自己的爸妈都不认识吗?”
  少女嘟嘴道:“姥姥死了,她只告诉我爸妈会来找我。”
  没头没脑的话,让张大雕有些抓瞎,但兰小栀却觉得很正常的样子,笑道:“那我们可以进去吗?”
  “可以啊!”少女雀跃着,指了下张大雕道,“我都好久没看见人了,今晚我要和他睡。”
  张大雕打了个趔趄,好不容易才拿桩站稳,苦着脸道:“你……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少女好奇道:“晚上不是要睡觉吗,穿衣服干嘛,再说,人家的衣服早就烂了。”

  张大雕不知道怎么说才好了。
  “你们进来呀!”少女亲切的挽住张大雕的手。
  张大雕挣扎了一下,生硬道:“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是啊。”少女打量着张大雕,回答道,“我和姥姥从小就住在这里,不过,姥姥死了好久了,现在只有我一个人。”
  张大雕道:“那你爸妈呢?”
  “不知道啊。”少女道,“姥姥死的时候只说爸妈会来找我,可都这么久了,他们也没来。”
  张大雕道:“这么久是多久?”
  “我也不知道啊。”少女托起秀发道,“那时候我的头发才垂到肚脐眼,现在都垂到膝盖了,还有哦。”她分开膝盖,“那时候我这里还没有毛毛呢,现在都有毛毛了。”
  张大雕巨汗,搞了半天,这就是个与世隔绝的小女孩,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羞耻。
  知道少女还是一张白纸后,张大雕反而坦然了许多,问道:“你和姥姥是怎么来到这儿的?”

  “不知道啊!”少女语气自然道,“反正我从小就和姥姥住在这里。”
  张大雕又道:“那除了你姥姥外,你还见过其他人吗?”
  “见过的,不过都好久了。”她托住自己的臌胀道,“那时候我这里还平平的呢。记得有一次,有个拿着棍子的人在湖边张望喊叫,姥姥说他是坏人,叫我别出声,后来那个坏人转悠了老半天,本来准备游过来的,却被姥姥吼了一声,就口吐鲜血倒地死了,只是,自此之后,姥姥也病了……”
  “吼一声就能要人的命?”张大雕彻底被吓到了,难道,这祖孙二人都是修道者?

  这时候他才想起兰小栀说过这里是修道者的天堂,那是不是说,这里可能是一个类似于小千世界的地方呢?
  “那你叫什么名字?”张大雕审视着她,感觉这只怕也是个修道者。
  “姥姥叫我卫卫,你呢?”
  “我……”张大雕迟疑道,“我叫大雕哥哥,她是栀子嫂嫂。”
  兰小栀翻了个白眼,估计在咒骂,你特么自称哥哥,却让人家叫我嫂嫂,那我们不就是狗男女了么?
  “大雕哥哥?”卫卫娇憨道,“那我们睡觉吧?”
  “这……”张大雕一汗再汗,看了看灯盏里的油,有股猪油味,估计是鱼油,而竹桌上放着几个黑乎乎的竹筒,也不知装的什么。貌似,除了睡觉,还真没有其他事情做——总不能说自己要吃饭吧,这大晚上的,如何忍心麻烦人家?再说,也没看见灶火之类的东西。
  “快来嘛。”卫卫抓住张大雕的手,躺在兽皮上道,“快点嘛,人家都好久没有人陪我睡觉了。”

  兰小栀忽然道:“让哥哥陪你睡觉也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带我们去媒界的坊市转转。”
  “你们要去坊市?”卫卫眨巴着眼睛,“你们是要买东西还是卖东西?”
  “我们只是找人。”兰小栀惑诱道,“只要你带我们去找人,今晚我就让你和大雕哥哥玩个够!”
  “真的吗?”卫卫惊喜道,“是不是怎么玩都行?”

  “是的。”兰小栀坏笑道,“他要是不让你玩,我就要他的命!”
  张大雕心中一突,感觉自己被买了。
  “好哇,那一言为定!”卫卫欢呼着抱住张大雕,还说,“你的衣服都把我的兽皮打湿了,快脱下来。”
  张大雕不肯就犯,兰小栀却威胁道:“你最好按照她说的做,否则,哼哼!”
  这时候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张大雕咬了咬牙,只得就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