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2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然陈九江让她协助富美丽的目的,自然是想让她架空富美丽,让她无处发力,只能做个能看,却摸不得的花瓶。事实证明,段虹彩同志是经的起考验,值得信任的好同志。
  段虹彩一直认为,人不能不懂感恩,人不能不辨是非。河西乡在陈九江的带领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家徒四壁,到衣装鲜丽,再到朱门酒肉。不夸张的说,这一切都是源自陈九江所赐。换了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比陈九江更有办法,也不会比陈九江做的更好。
  就拿段虹彩来说,当初干计划生育,是为了河西,现在搭桥修路,不也是为了河西的发展。她段虹彩是这样的人,陈九江更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无私的为河西做着奉献,可是为什么还有人要搞他呢?那些为了权力搞来搞去的人,又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得了权力之后,不还是要搞风搞雨,只怕是顾不得民众的死活的。
  段虹彩对自己说,既然你们要搞,那就搞吧。反正老娘是不怕你们的,更不怕受陈书记的牵连。咱们也让大河看看,咱河西乡的儿女们,是讲正气,讲正义,讲正理的人。

  说干就干,段虹彩立刻推开了门,走了出去。不想正遇见从镇长办公室出来的富美丽。
  富美丽最近的心情很好,正是喜上眉梢面带笑,一蹦一跳肥臀翘。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富美丽穿着黑色的小西服,正凸显出她的傲然。那脚下的高跟鞋也让她那玲珑的身材曲折有型,引人入胜。
  可这么娇滴滴的美人儿,在“仇美”的段虹彩眼中,却是风*太盛惹人厌,举手投足皆是烦。
  现在的河西乡政府可不是那栋老楼了。早就改建成了一前一后两栋小楼。政府在前,丨党丨委在后。
  这两栋楼拉的是卓越的赞助,为了和长寿山开发保持一致,清一色的灰砖琉璃瓦。古色古香,很有点道家院落的韵味。
  奠基的时候,乾坤还来开过光,诵过经。他说这可是一块风水宝地,深受道家老祖的庇佑。只要在这里坐过的人,多会升入县里。不但如此,乾坤还预言,五年之内必出一位县长。
  乾坤的预言可喜坏了河西众将,尤其是陈九江更是心花怒放,激情澎湃啊。毫无疑问,乾坤口中说的那个县长,可不就是他吗?

  谁能想到,这龟儿子虽然披着一身道服,貌似仙风道骨,可实际是个欺世盗名的混事骗子。这不,一下就将陈九江忽悠进了纪委。其实这也不能埋怨人家老道,毕竟人家也经常提醒陈大官人,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是你陈大官人,忠言逆耳一意孤行啊。
  看见走出门来的段虹彩,富美丽的脸上不再是厌恶,而是微笑中带着蔑视。她傲然的抬起了头,给了段虹彩一个大大的白眼,充分的体现了她女王的蔑视。
  段虹彩冷哼了一声,反倒凑了上去,她问富美丽道:“副书记,怎么有空到前面来了?”段虹彩口中的副书记,从来都是正副的副,而不是富美丽的富。
  富美丽心说老娘到哪里是你问的吗?于是立刻换了冷冰冰的语气回道:“我来找路乡长商量点事,这可不要向你副乡长汇报吧?”
  段虹彩一听这话,吆喝,公然叫嚣了是吧。那心中憋下的一口气可就顶了上来,她立刻也拉下了脸说道:“副书记,你找路乡长确实不需要向我汇报。但是你们孤男寡女的在一间屋里最好还是要开门的。不说你们搞什么阴谋诡计,泼脏陷害的事。万一传出什么花边新闻来,也不好不是吗?”
  富美丽听了这话心里一惊,暗道这老娘们是不是闻着味了?即便如此,我也不能让了她,反倒会让她看出破绽,于是面带冷笑道:“你这话说的可就大错特错了。路乡长可不是金波,我也不是杜娜娜。”

  段虹彩接过话头道:“是呀,路乡长是没有何志章帅气。不过好在老当益壮,也不嫌脚气,什么鞋都能踹上两脚。”
  “你呀,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富美丽一听,这尼玛的段虹彩倒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敢说。现在老娘斗不过你,一个字,闪。等过上两天,老娘要你好看。
  看着富美丽的背影,段虹彩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她心里的想法和富美丽一个样子。只是她的节奏要比富美丽的快的多,她想老娘不等两天,马上就让你好看。
  富美丽走了,路爱国没有敢冒头。段虹彩失去了斗争的对象,只得气鼓鼓的挺着大肚子下了楼去。
  段虹彩跟着富美丽的脚步就到了丨党丨委,进了周勇的办公室。正在看书的周勇放下了手中的书本,露出了灿烂的笑脸。嘴里虽然热情的迎接着段虹彩,但是屁股却如粘在椅子上一般,挪都没有挪动一下。
  周勇和富美丽一样,都看不起段虹彩这样的人。他一直认为段虹彩是*阴暗面的余毒。她的脑子里每天想着的不是搞人,就是搞事情。最不济的时候,也是东家长西家短,说不完的是非,道不完的恩怨。
  所以周勇对段虹彩的态度就是敬而远之。若是不巧碰上了,就微笑相迎,恩啊呀对付。总而言之,言而总之,那是啥话,啥态度都不能表的。否则要不了几分钟,整个大院都会听见你那被她加工过的话语。
  段虹彩对周勇的态度心知肚明。她也不计较,踏前一步问道:“周勇,我问你个事情。”
  周勇看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心中一愣,暗想这老巫婆怎么又盯上我了?我最近可没得罪她呀?还是赶紧调动一下硬盘,看看有什么疏漏的吧。周勇大脑飞速转了起来,面上的笑也变的认真了几分,口中说道:“段乡长,有什么事情,你只管问。”
  段虹彩严肃的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周勇,你说陈书记对你怎么样?”
  “这还用说,当然是很好了。”自从周勇来了以后,乡里是凡有油水的地方,陈九江都会叫周勇“监督”一下。监督来监督去,就将乡纪委监督的上了名号起了权威。不但如此,他纪委的办公经费也噌噌的直涨。
  周勇对陈九江这种不抛弃,不放弃,多尊重不歧视的态度很满意。所以很快就融入到河西乡丨党丨委的怀抱中来,成了陈九江手下的一员猛将。
  可是周勇现在看见段虹彩的态度,心里可不由的打起了鼓。这老娘们怎么莫名其妙的问起这么严肃的问题,后面是不是还有个坑等着我呢?且瞧着吧,一定要斟酌用词,不能被她带弯了。
  听见周勇说很好,段虹彩脸上的怒容就冲破了冰霜,露了出来,她对周勇吼道:“周勇,既然陈书记对你那么好,你怎么还在背后使他的坏呢?”
  周勇一听,这个屎盆子扣的可大了。老子虽然不是河西土著,可是对陈书记那是钦佩的很,啥时候干过那事呢?
  周勇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他怒声道:“胡扯八道。这些年来,我在陈书记的背后一个不字都没说过。你又听哪个***胡咧咧?赶紧对我说,我请他来喝茶。”
  段虹彩听了这话,脸上依然怒意昂扬,她拍着周勇的桌子道:“你没打小报告,陈书记怎么被双规了呢?”
  周勇听了这话,立刻伸长了脖子,瞪大眼睛,他指着段虹彩激动的问道:“你说陈书记被双规了?我怎么不知道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