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2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护士小心的问道:“您是钱局长吧?”
  老钱说,是我呀,可你哪位呀。
  小护士说:“钱局长,我是市二院的内科护士小红。您的一个叫马二的朋友叫我给您捎个话呢。”
  钱勇敢这两天到处找马二呢,愣是没见他的影子,此刻听了小红的话,心说怪不得呢,这小子跑医院里泡妞去了呀。亦或者是带着小三去流产,半路想起没钱,才给我打的电话?钱勇敢想着可就笑了,他问小护士道:“小红呀,你赶紧说,他说啥了。”
  小红就说:“钱局长,马二让我告诉你和陈书记,他被双规了。我打了陈书记的电话,总也打不通,只好打你的了。”

  人家姑娘得交代清楚呀,不是俺不给你们都打电话,是陈书记的电话关了机。这才只打了你的电话,到时候你那钱照样得带足。可不要给咱打个五折,搞我一个二百五就不好了。
  钱勇敢听了小红的话,脑子轰的一声就炸了。心说我就说怎么找不到马二了呢,合着他被双规了。可是纪委没事双规马二干什么呢?是冲着陈九江去的,还是冲着我去的呢?可是不管冲着谁去的,只要马二吐了口,他钱勇敢也得跟着进去。
  钱勇敢这面不说话了,那面小红就急了,她大声说道:“钱局长,马二可说好了,你接了电话就给我五百块的,赶紧送来吧。”
  “这个你放心,我马上就派人给你送去。”钱勇敢心说,老妹呀,别说五百,就是十个五百,这电话也值了,当下问清了地址,派人将钱送去了市里。
  这边人一走,那面钱勇敢就拨打了陈九江的电话,这电话越打越心惊,越打心越寒。
  陈九江的电话一直都没人接,这意味着什么,不言自明了,陈九江肯定也是进去了,只怕比马二愣子进去的还早。
  如此一想,钱勇敢的心里可就打起了鼓。想了半天好不容易冷静了下来。钱勇敢马上告诉自己,想什么呢,赶紧找熟人吧。你还别说,钱勇敢还真有个老熟人就在纪委里。

  纪朝先接到了钱勇敢的电话,张嘴就问:“老钱啊,是不是最近又膨胀了,想来咱们纪委喝茶了呀?”
  钱勇敢心说,这都什么时候,你还提这茬,哥们可真的要进你们纪委喝茶了。钱勇敢也不绕圈子,直接了当的问纪朝先:“老纪,我问你个事,陈九江哪去了。”
  纪朝先在电话那头,想了想才说:“不知道。”
  纪朝先这一停顿,立刻让钱勇敢的心跌入了谷底,他急忙激动的道:“怎么会不知道呢?我可得到了可靠的消息,说他被你们纪委双规了。”

  纪朝先说:“咱俩啥感情,我可没骗你。我只能说,我没经手所以不知道啊。不过老钱啊,你的情绪可不对呀。是不是这里面还有你什么事呀?”
  钱勇敢立刻骂道:“放你的狗臭屁,就你的鼻子尖。老子作为陈九江的同乡可不是要关心一下的吗?哪像你,该通风的时候,也不叫唤一声。”
  纪朝先漫不经心的道:“大老板发话了,叫唤有什么用呀,还是赶紧想辙吧。”
  说完这话,纪朝先就收了线。钱勇敢一听,这尼玛信息量不小啊。大老板,哪个呀?肯定不是沈度啊。沈度和陈九江的关系他是知道一点的。所以,纪朝先说的这个大老板一定是于向荣了。
  钱勇敢心中暗骂,这个于向荣,尼玛的又是哪根筋搭错了。怎么就想起来搞自己人了呢?可是骂也没有用啊,还是按纪朝先说的做,想辙吧。
  钱勇敢在外面想着辙,陈九江在里面干着急。自梁鑫接受了贾诸葛的建议,决定来个糊涂官办糊涂案,给他搞个糊里糊涂的时候。自然就对陈九江放松了下来。这一放松,陈九江反而适应不了了。
  俗话说的好,没杀过猪,咱可吃过肉啊。即便是陈九江没在纪委干过也知道,人家对你不闻不问了只能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准备放过你。二是不要问了,他们早已调转枪头准备釜底抽薪去了。

  凭着于向荣对他的恨,这事能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吗?绝不可能呀。要是他于向荣心里存了那么一丁点的善念,他陈九江面对的就是组织部的调令,而不是纪委的小黑屋了。
  所以不用问了,纪委定然是调整了工作方针,转移了斗争目标,寻找起新的突破口了。那么问题来了,是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像他陈九江一样抗的住饥饿,耐得住寂寞,经的起恐吓,受的起折磨呢?
  陈九江在心里衡量来,衡量去,最终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天晓得。刘大,马二愣子等人,可不是陈九江。毕竟他还是乡丨党丨委书记,即便梁鑫做的再是过分,也是要守些底线的。对于那些“涉案人员”,纪委可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估计每天不是没完没了的的折腾,就是不停上演的全武行。
  当官最怕什么,那就是失控。人生最怕什么,就是将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来掌握。对于此刻的陈九江来说,这两条他可都占全了。于是忐忑不安,患得患失都充斥在了心间,挥之不去,闭眼即来。
  如果当书记的时候,陈九江是为波尔奔的话,那么现在就是随波逐流,生死难料了。此时陈九江就想起了大忽悠乾坤老道,这***说自己能一飞冲天,可他麻麻的真是扯淡。此刻自己的命运,正如纪委的房间一样,门是锁上的,窗户是没有的。
  正当陈九江深陷牢笼,插翅难飞的时候。钱勇敢在外面积极的展开了救援活动。他先给段虹彩打了电话。段虹彩闻言立刻大吃一惊。
  钱勇敢对她说,惊讶是要不得的,迷茫也是行不通的,当前首要的任务是发动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将陈九江搭救出来。
  段虹彩着急的说:“钱局长,您是知道的呀。我对陈书记对你可都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呀。但是在县纪委面前,我可档次太低,说不上话。”
  钱勇敢耐心的道:“咱们党的立根之本是广大的人民群众。所以遇到苦难的时候,首先想的,还是要充分发挥人民群众的力量。”
  段虹彩闻言大喜说道:“我就是来自群众中,时刻心系着群众。团结他们为了美好生活共同奋斗是我的职责呀。”

  钱勇敢见她理会了自己的意思,就放下了心,叮嘱她道:“在此之前,还是要做好鉴别工作,不要让阶级敌人混了进来。破坏了安定和谐的美好局面。”
  段虹彩气愤的说道:“这个不用鉴别,指定是大胸妹富美丽日的鬼。我现在就过去,找她算账。”
  钱勇敢想了一下说:“你做事就是容易冲动,在这关键时刻可是要不得的。一定要做好计划,谋而后动,不要被人抓了把柄,落了病垢。”
  段虹彩口中说着晓得,但是心里一口气可咽不下。陈九江对她多好呀,不但解决了她的副乡长职务,还无比的信任她。比如说修路,那可是既实惠又出彩的事情。陈九江生生的从富美丽的口中撕下了一块送到了她的口中。让她彻底的扭转了“流产”巫婆的形象。乡里人现在见了她可都是满脸是笑,那笑的可不单是奉承,还有尊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