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1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喉咙溢出沙哑的哭腔,每一个字都哽咽,他挺拔的身躯然不动,承受我的拥抱,撞击和拍打,他仿佛一棵 参天大树,挡去了头顶的灯火,挡去了苍穹的荫暗,挡去了这个世界的风风雨雨,唯独把他自己留在沙漠与风暴里。
  “因为多年前的乔苍,什么都没有,是一颗挣扎在底层的蜉蝣。摆在我眼前只有两条路,永远活在别人脚下, 和不惜_切代价活在别人头上。我选择了捷径”

  我咬破了自己嘴唇,额头磨在他裸露的锁骨,我恨不得跳入熊熊燃烧的烈火中,来驱散心底无边无际的寒意。
  “是不是因为我。”我从他胸口抬起头,“萨格要杀容深的妻子祭祀她男人,如果不铲除她,早晚我会死在她 手里。天涯海角都防不了一辈子。”
  我望了他许久,他没有否认,尽管我知道这不是唯一的缧故,但也占据了绝大多数,我撕扯他手臂用力揺晃, 近乎疯魔那般,“我不需要你!我根本不需要你为我做这些事,不值得!生死注定,我活不了是我的命!我没有熬到 最后那一刻的命!”
  我睁大猩红的眼睛,撺住他的脸,将他清俊的五官挤到变形,“你根本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不知道我有多么 自私歹毒。我来到金三角做的每一件事,都仅仅因为想和黑狼远走髙飞,我觉得他就是容深,我要做回周太太,我 要过从前那样的生活,我未来哪怕一个小时的时光都没有加入你,我已经把你剔除掉。”
  他眼眸依然含笑,仍像对待一个任性吵闹索要糖果的天真幼儿,他凝视我最后几滴眼泪坠落,握住我的手从他 脸上脱离,温柔为我擦拭,“都好。我害你家破人亡,引诱你背叛他,如果需要我偿还,我可以给。”
  我摆脱他的手,摆脱他的身体,掌心捂住耳朵,屏蔽了一切声音,一切喧囂,万籟俱寂,死水般的沉默。
  我仓皇奔逃,逃到霓虹璀燦的屋檐下,背靠墙壁大口喘息,无数双脚来往经过,从未停泊分毫,直到我听见萨 格的声音,听见她讲述她被几位太太挽留,她们称赞她美貌,听到汽车发动的声响,嗅到扬起的尘沙,彻底消弭了他 的味道。
  我不知自己冷静了多久,才终于压回心脏山崩地裂的错觉,黑狼从宴厅内和一群髙官走出,他们握手道别,一 切都伪装得格外自然,从容,平常。
  他去往码头跟进一批从文莱进境的货,留下一辆车两名保镖送我回酒店,其余马仔也被他遣散,只带了一个心 腹。收货的事用不着他亲自出马,他只是扯了个由头打发这群人,以免谢露他的行踪,他打算亲自在玉溪回景洪这 条路上搞垮三哥,铲除缅甸毒窝最好的办法就是架空老K,避免黑白交火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局面,悄无声息拔除这 颗毒瘤。

  我也没有乘坐他留给我的车,而是吩咐二堂主和阿石送我回去,我刚坐进车里,省公丨安丨厅的姜副厅长从人群内 挤出,他伸手拍打玻璃,朝我点了下头,示意我拉下说话,看他样子很急,我躲得了一时,也躲不过两时,还不 如就地解决,我揺下车窗问他怎么了。
  他四下看了看,将脑袋探入进来,“周夫人,方才酒桌上不方便说,这块地皮是我们钓大鱼的诱饵,您硬生生 给搅合了,我们可是想了许久才想出这个妙计”
  我手肘支在半截玻璃边缧,面无表情说,“你们有十成把握,这块地会被乔苍和萨格拍下,而他们是用来做基 地,战壕,仓库,总之违法的用途。一网打尽是你们最终目的,对吗。”
  他大吃一惊,“您怎么知道?”

  我脸上笑容倏然一收,“连我区区女子都能看出来,你以为乔苍和萨格傻吗?他们但凡这么容易被迷惑,金三 角还能容他们混到今天?”
  他被我噎得哑口无言,直愣愣在夜色下沉默。
  “你们应该回去开个紧急会议,好好感谢我救了你们,才得以悬崖勒马,不铸成更大的错。”
  他松了松颈口,“我愚钝,周夫人明示”
  “他们不管看出与否,的确打算拍下这块地,你们用一锅端的角度看待这块地势,他们则用反侦察,反围剿的 角度看待。这块地势险峻陡峭,两面环绕山林,一面环水,一面环路,是驻守的绝佳之地,易守难攻。你们以为出 动警力十面埋伏就能十拿九稳吗?你们想用尸体换尸体?他们的马仔不是吃素的,挖隧道,打炮楼,镇山压水,靠 路吃路,这些作战手段你们不知道吗?公丨安丨等于把一块宝地拱手相送,为恶势力添砖加瓦,你们这群废物到底有没 有真正分析过局势!”

  我将头发佩戴的珠宝扔出窗外,狠狠砸在姜副厅长脸上,他被我突然的怒吼惊得一颤,“这…可是不这样做, 已经没有了路子。”
  我冷冷挑唇,“如果你们是为他人做嫁衣,还不如沉住气蛰伏。萨格早就成气候了,她没有那么容易拿下, 除非乔苍去做。”
  他大吃一惊,“他们的关系…
  我不动声色揺上玻璃,“他也不是十足的恶人,这世上除了他,谁也降不住萨格,你们要记住,这一天到来时 ,好好感谢他。”
  姜副厅长被我甩在后面,车开出丽江酒店行驶好长一段距离后,我伏在驾驶位椅背,问阿石这次乔苍和萨格争 斗的地点。
  他将脚下一只皮箱打开取出金三角地图,指着上面西双版纳的一座山头,“不出我所料,苍哥的计谋挑明后, 他与萨格的人马会在这片地方交火。今晚的地皮如果被病格拍走,局势就对泰国毒贩有利,所以我们横C`ha 一脚很有用 ,算是救了苍哥。”

  我叮着他用绿色画笔圈住的位置,“这条河怎么了。
  “这是一趟公路。距离山头八百多米,不管是苍哥输,还是萨格输,余党逃亡的必经之地,当然也是援军赶到 汇合的必经之路”
  生与死,都取决在这条路上。
  我脑海灵机一动,“我们安排马仔埋伏在这里怎样。如果乔苍战败,看到他的人立刻放行,还能帮他拖延一阵, 如果萨格战败,看到她的人就迎头痛击,杀她个措手不及,她腹背受敌,我不信还逃得了。”

  阿石和二堂主对视一眼,“筹划的确可以但是。
  他们面色凝重,谁也不说话,我问怎么了。
  “何小姐,您已经沾上走私了,再搅入两拨毒贩的争斗,手上染血是必然的,而且藏都藏不住,一旦东窗事 发,条子那里。您就是罪犯了。”
  我看向窗外夜色浓重的长街,这趟街似乎怎么都走不完,长到没了尽头云南的荆叶林在黑暗之中舞动,我记得 它很剌手,细细的毛剌儿和白绒,一根根生在叶子的纹路上,为它抵御风霜,抵御季节的屠杀。
  我沉声说,“我知道”
  二堂主将车驶入一条狭笮的巷子口,他减缓车速回过头问我,“您有法子洗脱吗
  日期:2017-11-09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