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0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瞧了一眼黑狼,正巧两个黑帮头目过来打招呼,他顾不上我,我小心翼翼绕开桌椅,跟着二堂主避到一侧人 烟稀疏的角落,“怎么”
  “苍哥要行动了 ”
  我皱眉,“行动什么?”
  “萨格的制毒厂和弹药库,他都摸清下落了。”
  我顿时大吃一惊,“这么快?”
  “苍哥亲自出马,没有摆不平的,这都算慢的了,谁让萨格手腕髙深,不同于一般人,才会耽搁这么久”
  我焦躁难安,手指拨弄着裙摆,“有危险吗。”
  二堂主脸色骤然变得讳莫如深,“条子都避讳泰国毒枭,您说呢。苍哥这次不只是危险,恐怕要搭进去半条命 。萨格虽说和他关系匪浅,可如果发现苍哥是在玩她算计她,她一旦记恨翻脸,势必是血流成河的结果”
  我身体一晃,仓促抓住面前桌角,二堂主急忙伸手搀扶我,我颤抖拂开他,心脏仿佛压住了一块巨石,铺天盖 地的担优与恐慌撕扯我,压迫我,震慑我,连呼吸都很吃力。
  咋晚乔苍忽然说那样一番话,实则为了提酲我,让我有个准备,一旦金三角风云变幻,超出所有人的控制,我 要尽力谋条后路,平安从黑白道的夹击中洗脱自己。

  他接下来要面对两道难关,萨格的弹药库烕力甚大,他能不能在这场生死恶战中保命都未可知,黑狼在后穷追不 舍,奔着到灭他而去,金三角真正的生死大幕,这一刻才刚刚拉开。
  我一把扯掉桌布,几只碗盏被我掀翻在地,桌角的红蜡与白蜡也在剧烈颤动中揺揺欲坠,烛火发了疯的摆动, 揺曳,我忽然想起什么,转身飞奔出宴厅。
  十几米外的琉璃大门,此时灯火璀燦,长街外停泊着数不清的豪车,其中几辆已经闪了车灯,准备驶离,后门 敞开一半,露出银灰色真皮坐椅的一角,礼仪小姐在红毯两旁列队而立,似乎在恭送某个人。
  我并没有在这副阵仗中发现萨格,只看到被一群黑衣人簇拥走向门外的乔苍。
  五光十色的斑斓光束投影在他身上脸上,将他变成一场奢华又虚幻的梦。
  我从没这样渴望,他仅仅是我凭空杜撰出的一场梦。
  如果他是梦,这些生死恩怨,这些风月纠缠,这些刀光剑影,都将不复存在。
  我会心疼,会遗憾,会痛苦于错过这惊心动魄的情爱,可至少他安然无恙活着,我也是,容深也是,永远不 会有分离。
  我大口喘息着,伸手疯狂拨弄开走廊阻挡住我的陌生人,我从电梯内夺门而出的霎那被铁皮夹了我的脚,那股 子疼痛我也顾不上,一瘸一拐冲向那扇门,置身在流光溢彩之中,对着他背影大喊,“乔苍!”

  我突如其来的一声喊叫,乔苍脚下倏然顿住,他没有转过身,而是将面前敞开的车门关上。。..保镖看出他意图,附 耳对他说了句什么,便弯着腰返回宴厅,经过我身边抬眸瞧了我一眼,“何小姐,只有十分钟,您抓紧”
  乔苍挥手示意其他随从撤离,当门口只剩他自己,他才波欄不惊侧过脸看我,“何小姐有事。”
  我冲出流光琯燦的大门,扑面而来的夜风将我长发拂起,遮挡住双眼,我透过稀稀疏疏的缝隙,才张开嘴却发 现一滴眼泪蔓延过唇角,咸咸的,热热的,被我吞没在喉咙。
  我反手合拢了两扇琉璃,阻绝了厅堂内的喧S,礼仪小姐看到这一幕没有动,保安试图将门打开也被拦住,我 迈下台阶,从身后攀上他脊背,竭力让自己笑得千娇百媚,“怎么她不见了,偷偷出来等我吗。”

  他略微泛起一丝僵硬,不动声色往四周打量,我湿润的红唇挨上他耳朵,“你的保镖告诉我,十分钟内都不会 有人打扰。”
  他默了片刻笑出来,“十分钟够何小姐与我偷情吗。”
  “你说够吗。”
  他若有所思搓了搓掌心,“何小姐哪次短于一个时辰可以满足的。”
  我脸色垮掉,连强颜欢笑都有些做不到,这个男人,我以为自己熟悉他,了解他,看破他,他心底隐藏太多, 也独自背负太多,就像一颗完整的洋葱,白紫色的皮囊,那么漂亮,那么温柔,可一层层剥开,根本不是看上去那 样。
  他每一次出现在我面前,都是风月调情欲望笙歌,当他转过身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又换了另一副模样。

  我下巴抵住他,“刚才津彩吗”
  “女人间的斗争,怎会不津彩。何小姐胜利的结果和我预想中一样。”
  我手指沿着他肩膀滑落到胸口凸起的肌肉上,“乔先生撒谎隐瞒的功夫,也也越来越津彩了。你是不是要动手了
  他没想到我质间这一句,身体随即彻底僵住,我奋力想把他扳回朝向我,可他仿佛钌在地上,根本不给我机 会。
  我和乔苍争执不下,他并不吃力控制我,我却在抗争中气红了眼睛。良久后他终于笑了声说,“何笙,如果我 死了,你也解脱了。再也不会有人掌控你,纠缠你,诱惑你,你可以潇洒去过你想过的生活,爱你应该爱的人, 从此就当做了一个噩梦,梦酲了,你也不要再想起。”
  他顿了顿,“我的确没有周容深,更能让你安稳。”
  我所有动作在这一刻戛然而止,犹如一张纸,一份薄薄的面皮,一枚笮笮的细细的嫩叶,轻飘飘毫无重量,挂 在他身上,哀戚空洞凝望着灯红酒绿的长街。
  他偏头鼻子紧挨我凌乱的长发,贪婪吮吸,“髙兴吗”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仿佛涉入危险的人根本不是他,强烈的冲动和偾怒从我脚底升起,无声无息緯到头顶, 我轻轻伏在他肩膀的手,骤然变得紧握,“髙兴什么。”
  “这一场结束,如果我嬴了,我和黑狼一定是你死我活。如果我死了,他等不来争斗的那天,就会安然无恙。
  他含笑的眼眸落在我苍白脸孔,“还想让我活吗。”
  我_把扯住他衣领,“你这个混蛋。这个选择可以抹掉的,它可以不存在的! ”
  他沉默不语,他视线中我的眼睛在一寸寸一秒秒泛起猩红,涌出水霎,又顽强隐忍不肯坠落,“将这里交给我, 黑狼不忍心对我下手,我也可以压制省厅的公丨安丨,你离开这里,把一切都推到萨格身上,推到常秉尧身上,你是为 了歼灭他们才会走私,你本意不想的。我会授意他们择出你,只要以后再也不做了,从此撤手,永远不会有事。”
  我仓促越过他,大声喊叫现在就走,我颤抖着手拉开车门,拼尽全力推搡他,他任由我发疯,任由我折腾,直 到我力气越来越小,嘶吼越来越沙哑,他才抱住我,命令我看他。
  “何笙,冷静下来。这个可能无法成真。”
  我紧抿嘴唇,浑身都在颤栗,抖动,聚焦的瞳孔已经看不到任何颜色,任何景物,天地苍茫一片雪白,又变幻 为一堆晦暗的荫云,只有他,除了他全部是渺茫的虚影。
  那种绝望,恐惧,彷徨,扩散至我全身每一处,将我骨骼变得森冷,麻木,甚至酥轮到轻轻一觖就能破碎。

  我低声痛哭出来,将自己的脸埋进他胸口,隔着单薄的衬衣,他皮肤炙热,几乎要将我燃烧。
  “为什么当初走上这条路,为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