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4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房代雪更加的气恼,却也知道这家伙是跟木头,认准的事情根本就说不通,余光瞥见萧晋正一脸得意的坏笑,不由越发的气结,随手抄起一件小玩偶就杵到他的面前,大声道:“你也很有钱,按照你的理论,那就多掏点吧,这个一百块,卖给你!”
  萧晋想都不想就摇头:“不买!进价不到一块钱的东西,一百块?你当我傻吗?”
  “你果然一点爱心都没有!”
  “喂喂喂,熟归熟,你可别乱扣帽子啊!爱心是爱心,冤大头是冤大头,这是两码事好吗?你要是让我直接捐一百块,我绝对不会犹豫,但要我花一百块买一个不值一块的东西,打死我也不干!”
  “你……”房代雪下意识的就要顺着他的话让他捐,可临时反应过来,如果真那样说了,就等于是承认了他之前的理论,这场斗嘴也就彻底的输了。
  一时间,她纠结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董初瑶从她手里拿走那个玩偶,对萧晋说:“这个玩偶我很喜欢。”
  房代雪微微一呆,随即眼睛就亮了起来,刚要得意的嘚瑟两句什么,却见萧晋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了一沓钱放进桌上的钱盒里。
  “瑶瑶喜欢的东西,用我所有的钱来换都值。”
  董初瑶开心了,房代雪却有点傻,同时还有点羡慕——要是自己的战战也能这么哄自己,那该有多好啊!
  正想着,忽然手里被塞了样东西,她低头一看,却是一个芝士汉堡。
  李战的声音响起:“快吃吧,一会儿就该凉了。”
  房代雪的心瞬间就满足了。萧晋本来就是个撩妹高手,会哄人一点都不稀奇,自家的战战明明是个木头,偶尔却能让人暖心,这样一比,显然比他更好嘛!
  两人开始无声的腻歪,萧晋自然不会当电灯泡,拿出蛋挞盒子打开,对董初瑶说:“都是我盯着店员从烤箱里现拿出来了,你也快趁热吃吧!”
  董初瑶不动,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说:“你还没有解释为什么来的这么慢。”
  萧晋咧咧嘴,露出一副难为情的神色来,扭捏道:“真的要说吗?还是……不要了吧?!怪不好意思的。”
  “不好意思?”董初瑶好奇起来,追问道,“有啥不好意思的?赶紧说!”

  萧晋支支吾吾半天,才凑到女孩儿耳边小声道:“我之所为会这么慢,是因为……因为跑去商场换了件衣服。”
  闻言,董初瑶更加的好奇了:“为什么要换衣服?什么衣服?”
  “呃……”
  “麻溜的快说!”

  “因为……我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你了,太激动,下车的时候不小心打了个冷颤,所以不得不去买条新的丨内丨裤换上。”
  董初瑶呆住,紧接着红晕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满了整张脸。下一刻,雨点似的粉拳就落在了萧晋身上。
  “死狗蛋!臭狗蛋!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讨厌死了!”
  萧晋哈哈笑着拥住女孩儿,在她挺翘的鼻尖上轻轻点了一下,揶揄道:“是你非要我说个能逗你笑的理由,这可不怪我。”
  董初瑶扭了两下就不动了,嗔道:“那我也没让你说这么……这么恶心的理由啊!”
  “这怎么能是恶心呢?”萧晋一本正经的说,“只是想一想你,我就要打冷颤,这正说明了你的魅力已经无穷大了呀!再说了,我做梦都想为你打冷颤,最好是在你身上打……”
  “不准再说啦!”董初瑶死死的捂住他的嘴,羞恼道,“再说,我可真就不理你了。”
  “好好好,不说了,赶快吃东西吧!”
  在吃饭的时候,陆陆续续的有学生过来买东西,但人数不多,萧晋心算了一下,平均下来,十分钟都卖不出去一件。

  于是,他开口问道:“这不是你们学校社团的活动吗?怎么就你们两个学生加一个外援?”
  董初瑶答道:“这不是社团活动,是我们自发的。”
  “确切的说,是我想这么做,瑶瑶学姐和战战都是在帮我。”房代雪接口道。
  萧晋挑挑眉,指着桌前的那个照片问:“这小女孩儿你认识?”
  房代雪目光黯淡下来,点点头,说:“我一直都是一个公益社的志愿者,前几天去医院看望一些生病的贫困儿童时,认识了这个小姑娘。
  她叫宋小纯,得了那样的重病,不管治疗的时候多难受,都始终保持着甜美的笑容。
  听护士说,她父母原来还在的时候就曾经讲: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她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失过,更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既乖巧,又懂事,真的就像个天使一样。
  那护士最后都把她自己说哭了。”
  萧晋闻言眉头蹙起:“什么叫‘她父母原来还在’?现在不在了吗?”
  “什么狗屁父母?那就是一对禽兽!”房代雪忽然破口大骂,“不,连这么懂事可爱的孩子都忍心抛弃在医院,禽兽都比他们高尚一千倍!一万倍!”

  萧晋一怔,随即便叹了口气。很明显,那个宋小纯的父母发现孩子得的是绝症,就算拿出几十万来也治不好,索性就来了个不告而别,将孩子丢弃在了医院。
  房代雪说的没错,这种父母,确实禽兽不如。
  “医院是什么态度?报警了吗?”萧晋问。
  “报了,但现在警方那边还没有什么消息。”房代雪回答说,“医院也已经把情况上报给了相关部门,本着人道主义精神,他们不能把小纯给丢出医院,没有监护人同意,也不敢给她做手术,只能每天用最低限度的药物维持着。”
  “监护人?”萧晋皱起眉,“难道小纯的父母亲人一直找不到,就只能一直这么拖着?这不是胡闹嘛!”

  “没办法,这是制度。”董初瑶说。
  “制度个屁!”房代雪忍不住又爆了句粗口,恨恨道,“小纯得的是绝症,即便做了手术痊愈的可能性也很小,他们是怕担责任!”
  董初瑶摇摇头:“为什么会怕?还不是因为没有相关的法律去保护那些不得不做出某些决定的人?我相信这世界上有责任心的人占大多数,归根结底,还是制度不够完善的锅。”
  “嗯,瑶瑶说的没错,”萧晋握住女孩儿的手,“现在有些本末倒置了,好人做好事的成本太高,而坏人做坏事的代价又相对太低,这才造成了如今这个老人倒了没人敢扶的畸形社会。”
  “那……那我们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纯这么等……吗?”房代雪眼眶都红了,“按照程序,最快也得警方那边找到她的父母、或者确定无法找到任何监护人,才会有官府指派的福利院接手,可是,这要多久?小纯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啊!”
  日期:2017-10-13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