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46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呦呵!”萧晋走到邓睿明身前,笑眯眯的拍了拍他的脸,说,“几个月不见,小样儿说话水平见涨啊!就冲你这句话,车,小爷儿不砸了。”
  邓睿明刚要松口气,手中突然一沉——萧晋竟然把撬棍塞到了他的手里。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鞠躬道歉,然后把车开走;要么,就由你来砸。”萧晋笑容变得非常和蔼,“你不砸它,小爷儿就砸你!自个儿选吧!”
  邓睿明傻了眼,心里运气、再运气,总算抑制住把撬棍砸到萧晋脸上的冲动,但身体却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的肺都要气炸了,身为堂堂龙朔市的第一太子爷,他何时受到过这种屈辱?哪怕是上次被萧晋扇巴掌的时候,感觉都没有这次强烈。
  那次是力不如人被欺负,这次却是赤果果的羞辱。
  转脸看看自己的车,砸吗?虽然帕萨特新车才二十来万,不值钱,砸了也没啥好心疼的,可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外面的人都知道他邓睿明原来只是一个被人逼着砸自己车都没屁放的怂蛋,谁还会服他?
  可要是不砸,冲萧晋弯腰道歉,自尊心又实在无法承受。
  怎么办?

  邓睿明左右为难,握着撬棍的手一会儿松一会儿紧,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怎么,选不出来?要不要我帮帮你?”萧晋再次开口,同时还伴随着拳头咔咔作响的声音。
  “等等,我、我选好了!”邓睿明从小就怕疼,和挨打比起来,面子问题似乎也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砸车吧!不就是二十来万嘛!回头放出风就说砸的是别人的车就好。总之先躲过这次危机,回头找机会再把这姓萧的王八蛋给废了解气!

  这样想着,他深吸口气,刚要举起撬棍,一阵交谈说笑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
  他抬眼望去,心中就不由叫了一声苦。
  也是该他倒霉,这会儿正好有五六个学生来了停车场,他们有男有女、有说有笑的,而且看样子,似乎停车的地方离这边并不是很远。
  来不及犹豫,他当机立断,直接就给萧晋来了个九十度的大鞠躬,快速的说了句“对不起”,就赶紧直起了身。
  看着这位脸已经涨成了猪肝色的太子爷,萧晋知道,这下彼此之间的仇恨算是彻底不可调和了,等到事发的那天,再把巫雁行调配的毒药给他种下,他想不作大死都难。
  目的已经达到,他也就懒得再玩儿下去,伸手拍拍邓睿明的脑门,撇嘴道:“算你小子识相,现在,赶紧开着你的车滚蛋!以后不管是不是龙朔的地界,见到小爷儿,你最好都远远的绕着走,记住了吗?”
  邓睿明死死的咬住牙关:“记……记住了。”
  “记住了还不赶紧滚?等着小爷儿请你吃饭呐?!”
  邓睿明用最快的速度开车走了。因为抢一个车位,堂堂知府公子留下了一地车灯碎片,和满腹难言的屈辱,只是不知道他能不能吸取教训变得不那么嚣张一些。
  当然,在萧晋看来,就算邓睿明幡然悔悟要做谦谦君子,估计都没机会了。
  停好车,董初瑶的电话刚好打了过来,一接通就很不满的大声道:“死狗蛋,你又骗我!刚刚不是说已经在门口了吗?怎么这么久都没到?”
  “小姑奶奶,你们学校的停车位有多紧张,就不用我跟你说了吧?!我这才刚刚找到一个。”

  “我不管!反正你迟到了,必须补偿我。”
  “好好好,你想要什么补偿?”
  “我们都饿了,你给我们买吃的。我要吃校门口快餐店的蛋挞和奶昔,小雪要芝士汉堡以及可乐,战哥哥你呢……战哥哥要咖啡!”
  “喂喂喂!我是补偿你,又不是补偿他们,凭什么还要给他们买呀?”

  “臭狗蛋!我都许给他们了,难道你是要让我没面子么?”
  “好吧好吧!为了我家瑶瑶的面子,别说只是几份垃圾食品,就是整座垃圾场,我也能给他们搬过来。”
  “说什么呢?讨厌!另外,你来了之后,还要给我一个为什么这么慢的解释,必须是能把我逗笑的那种,否则,我今天就不理你。”
  说完,董初瑶就挂断了电话,萧晋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脸上的笑容慢慢的就消失了。

  以往那么懂事的女孩儿突然变得任性起来,就算他是个一点经验都没有的雏儿,也知道这是因为她想更多更深刻的体会他的疼爱。
  对于即将分别的人来说,时间总是不够的。
  在校门口附近的快餐店里买好董初瑶要的东西,萧晋拎着走进龙朔大学,在穿过一片人工湖和一个操场之后,才发现了正站在一张桌子后面的三人。
  那张桌子前面摆了两块板子,其中一块贴了一张硕大的照片,照片上是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穿着病号服,头顶没有一根头发,却笑的非常甜美;另一块板子上则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其中一个“癌”字格外醒目。
  而桌子的上面和两边,则摆满了小饰品和小玩偶之类的东西,三人后面的两棵树之间还拉了条横幅,上书“爱心义卖,每件十元”这八个大字。

  “你们这是唱的哪出儿啊?一个个家里都富可敌国的,随便凑凑也够这孩子的手术费了吧?!至于大冷天的在这儿搞什么义卖么?”
  说着,萧晋将东西丢下,双手捧住董初瑶冻的红扑扑的小脸,心疼道:“傻丫头,需要钱跟我说呀,干嘛要受这个罪?要是不小心冻感冒了怎么办?”
  尽管心里暖洋洋的,但董初瑶还是把他的手拍到了一边,噘嘴道:“臭狗蛋,我不喜欢你刚刚说的那句话!”
  “对对对!你这是赤果果的道德绑架!”一旁的房代雪也探过脑袋来凑热闹,“有钱就该多捐,网上像你一样持这种论调的键盘侠最多最讨厌了。”
  马上就要让人家的亲哥哥吃个大亏,面对房代雪时,萧晋还真有点小小的心虚,撇撇嘴,就看着李战问:“大舅子,你怎么看?”

  李战依然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木雕样,但架不住人长得帅,路上走过的姑娘有一个算一个,就没有不扭着脸看他的。
  “这样很好,但很没效率,我同意你的观点。”
  “战战!”房代雪跺了跺小脚,嗔怪道,“你怎么向着他说话呀?!”
  “你叫他啥?”萧晋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着,瞪圆了眼珠子观察起李战越来越难以维持冰冷的脸,“亲爱的战战大舅子,这个名字好适合你啊!”
  方正之人的脸皮终究比不过贱人,李战转身走到桌边开始整理明显不需要整理的货物,却还不忘对房代雪解释:“我是实话实说,这样十块十块的卖东西,在四五十万的治疗费用面前,效率确实太低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