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712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灿僵硬的咧了咧嘴,挤出一丝笑意,对我敷衍道,“圣人说的是。”
  相于他,我信心却是充裕的多,又对他劝道,“实际咱们的实力也不差,印章天师之内,我不敢说一定能战胜所有人,但最起码,没人能在我这里讨到便宜。胖子和阿福实力也颇为不俗,算拿不到第一,咱们十大洞天的位置,至少是能保住的。”
  王灿却又叹了口气,“前十即便能保住,可一旦拱手让出魁首之位,其他洞天福地难免会生出轻视心思,以玄德洞天表现出来的敌意来看,接下来的十年里,恐怕还要生出祸端。”
  我眉头皱了起来。王灿内心忧虑没错,但处处都只往坏处想,对现在的局面却是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摇摇头,声音略微加重了一些,对王灿道,“我不这么认为,咱们保住第一的机会还是很大的……莫非你信不过我?”
  听我语气加重,王灿才终于清醒了一些,连忙道,“我自然是相信圣人的,只是其他各家出战之人,实力也都不俗,赛是三局两胜制,算圣人能胜所有人,余下两场,却不好说。”

  这回不等我说什么,一旁的胖子先不乐意的,瞪眼道,“怎么,王灿你信不过我?”
  这俩人一直不对付,我本以为他们又要闹起来,却不曾想,王灿闻言,对着胖子拱了拱手道,“当然不是信不过林兄,只是众家势强,我心头压抑,有些口不择言,还请林兄勿怪。对了,还得林兄帮我王家参战之事。”
  王灿语气一软,胖子这边也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摆手,“不用谢不用谢,我跟三娃啥关系啊,帮你是帮他,不用跟我客气。”
  他俩寒暄两句之后,我出口打断了他们,对王灿道,“先不考虑胜败之事,说是今天的对手吧,咱们今日对手是谁?”
  说起具体之事,王灿脸的忧虑倒是收起了一些,答道,“今日对手,按照排序,应该是昨日福地第十八名与第十九名的胜利者,也是天姥岑福地。昨日对战,天姥岑福地以极大优势战胜了清远山福地,据阿福说,天姥岑福地的阳神天师,至少有阳神期以修为,他不敢言必胜。至于印章天师和识曜地师,因为昨日优势太大,倒是并未看出什么来。”
  岑,本意是指小而高的山,天姥岑实际是天姥山。李白曾在《梦游天姥吟留别》,描述曰“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现实里的天姥山,或许并不像李白口那么雄伟,但能入诗仙眼,定有其灵气胜景,也算是个实力强劲的对手。
  听了王灿描述,我依稀也记起了昨日天姥岑和清远山的交战,的确像王灿说的那样,天姥岑的优势极大。不过因为修为的缘故,我注意力大多都集在印章天师的身,昨日天姥山天师虽然厉害,但实力不过在寻常天师后期境界,尚未圆满,在我看来,还算不得什么对手。
  当然,这只是从昨日表现来看,若此人有意隐藏实力,单从表面,我却也看不出什么。
  我笑着对王灿道,“这才第一场而已,这什么天姥岑福地昨日的对战我也看了,实力只能算是流,取胜应该不是难事,你也莫要太过妄自菲薄了。”
  见我说的肯定,王灿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我俩交谈的过程,其他洞天福地之人开始逐渐到来,等我俩谈完,绝大多数洞天福地已经聚齐。王灿又起身忙碌去了,我则是抬眼四下观望。结果刚一抬头,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周兄,近来安好?”
  听到这个声音,我转头一看,顿时呆住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 第一场
  站在我身后的,是个身材矮小瘦削的老者,面相陌生,我第一时间并未认出,正欲相询,脑海里却忽然回想起当初在深圳,调查余福达案时,在果园地窖内发生的种种事情,这才认出来,眼前这病恹恹的白发老者,是当时对我出手,几乎将我杀死的韩家天师,也是当时韩稳男口的“四叔”!
  当年他出手杀我,自然是我仇敌,但毕竟有韩稳男这层关系在,我心里对韩家倒没多少怒气,只是看着他,冷淡道,“我与韩稳男乃是同辈,四叔这称呼,却是折煞晚辈了。 ”
  韩家天师咳嗽两声,笑道,“我辈修士,只以修为论交。周兄如今已是天师,老夫虽虚长几岁,却不敢托大。”
  当年在我面前,他甚至都懒得解释一句,直接便动手欲将我诛杀,而今天,他脸挂着笑容,话里话外都透露出几分讨好……我撇撇嘴,果然像我想的那样,只要自己有足够的修为,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见我不言,韩家天师又道,“当年在深圳,巫道之争的大势下,我也是迫不得已,还望周兄勿怪当年之事。”

  我本来也没把当初的事放在心,也不愿跟他多说,便摇摇头,“以前的事,我早已忘记了,不知韩兄今日找我,所为何事?”
  韩家天师明显松了口气,笑道,“周兄当真是豁达君子!也罢,当年之事,咱们不再提了。今天我来找周兄,主要是受人所托,想请周兄今日擂台大之后,到我西城山洞天暂居之处,与故人一晤。”
  西城山洞天?故人?我眉头微皱,沉默片刻,方才问道,“韩兄说的西城山洞天,可是十大洞天内排行第三的全真圣地,太玄总真洞天?”
  “没错。”韩家天师脸带着一丝淡淡自豪,点头道,“我韩家本出自西城山洞天,乃是西城山洞天于俗世行走之支脉。”

  说完他似是有些感慨,又道,“老夫当年资质不足,离开西城山洞天,来到俗世。本以为此生都要终老俗世韩家,却不曾想,临老却受人福荫,重回了祖地……”
  我对他的境遇不感兴趣,脑子里只想着他前一句话。
  韩家出身于西城山洞天,西城山洞天可是在十大洞天之内排行第三的存在,莫说现在王屋洞天落难,算鼎盛时期,西城山洞天的实力也不王屋洞天差多少,这韩家天师身为西城山洞天之人,实在无须面对我时,将姿态摆的这么低。
  见我面露疑惑,韩家天师也没有解释的意思,感慨完后,便拱手笑道,“话已带到,还请周兄到时赴约,老夫这便告辞了。”
  说完,他起身便要离开,不过才刚走出去两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过头来,又对我道,“对了周兄,当年在深圳,那个阳神……后来如何了?”

  阳神?他说的应该是燕南天。我看着他,淡然道,“既然我还活着,那阳神自然便是死了。”
  我说的平淡,韩家天师听完,瞳孔却是微微一缩,对着我又拱了拱手,这才终于转身离开。
  等他走后,我坐在椅子思索起来。
  他先前说起故人,我第一个反应便是韩稳男。但当初韩稳男进了那血祭井,据陆振阳说,只有他一人走了出来。而且即便韩稳男能活着出来,这韩家天师可是他四叔,怎么会为他行走,代他传话?
  可若不是韩稳男,我在秦岭韩家,或者说这西城山洞天内,似乎也没有所谓的故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西城山洞天有什么阴谋?
  日期:2017-10-13 06: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