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9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想问问她,为什么要在分手之后还来说这些,可理智告诉我,现在不是时候,因为她的父母已经闻声而来,佟母小心翼翼地搀着佟父,脸上挂着欣慰而慈祥的笑容,说:“小默来了?快屋里坐。”
  “叔叔,阿姨过年好,我给二老拜年了,祝二老新的一年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我做了个揖,由衷说道。
  他们真的很好,即使我跟佟雪已经没了关系,但在我心里依旧是把他们当做是长辈的,毕竟,这么多年来,彼此都有了亲情。
  “还叫叔叔阿姨?”佟父轻轻咳了一声,脸色稍有些苍白,“叫叔叔阿姨可没有红包啊,女婿。”
  一时无言,我偷偷看了佟雪一眼,发现她正给我递着眼色,想到之前我爸去北京的时候,曾跟我说过,佟父得过一场病我犹豫片刻,脸上洋溢着腼腆的笑,说:“爸,妈,过年好,女婿给二老拜年来啦。”
  “哎,这才像话。”

  佟父哈哈笑着,只是笑了便又开始咳了起来。
  佟母捋了捋他的背,叮嘱道:“老头子,你可别激动,别忘了大夫都跟你说过什么。”
  “嗨,这不是女婿来了吗,我高兴啊。”佟父摆摆手,示意佟母自己恢复了过来,说道:“再者说要没有咱这个女婿,现在我还能在这儿站着?!”
  闻言,我不禁有些愕然,但想到自己答应过佟雪的话,不该说的不说,只能陪着笑脸,将带来的礼品交给佟雪放好之后,我换了鞋搀扶着二老走到了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她的家,没什么变化,依旧那么整洁,屋子里的空气飘散着淡淡的茉莉清香,这一切都是佟母的功劳,佟雪应该是很好的继承了这点,因为我们同丨居丨的时候,那间房子里也是很整洁,空气亦是飘散着茉莉清香。
  佟父坐下之后,气色好了不少,他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水,说道:“小默啊,哪怕是今天你来了,爸也要说说你,去年怎么就没回家呢?小雪在巴黎回不来,你呢?你怎么也那么不懂事儿?”
  “爸”还是没能适应这个熟悉却拗口的称呼,我道:“那个时候我也接了桩案子,一忙就忘了时间。”

  “理解,理解”佟母慈眉善目的看着我,“打小看到大,小时候你就是个要强的孩子,这几年,很苦吧?”
  “嗨,再怎么苦,看看小雪,也就不苦了。”说着,我看向了身边的佟雪,而她也恰好看向了我,柔情似水。
  “你们恩爱就好。”佟母感慨了一声,转而看向了佟雪,笑眯眯的说:“小雪,你这么大了,而且也跟了小默这么久,多体谅一些,男人在外,很不容易的。”
  “我知道的妈。”佟雪嗔怪一声,对我说道:“你自己说,我体不体谅你!”
  “那还用说?”
  我眉飞色舞的答道,配合着她的出演。
  “咳”佟父咳了一声,“小默啊,别看爸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那我也要警告你,你小子要敢让我姑娘受委屈了,豁了命我也要你好看!”
  我怔怔地盯着佟父,越发不清楚他这是什么意思,便在这时,佟雪轻轻掐了我胳膊一下,我看向她之后,只见她轻轻摇头,示意我有什么问题一会儿再说。
  会意之后,我压下了心中的疑惑,笑着答道:“爸,那会儿我跟您闺女早恋,您可是拿着棍子追过我三条街的,那个时候我就很怕你,同时也在心里告诉着自己,以后无论怎样,都不会让她委屈的。”
  “算你小子有良心。”
  “行了,你也少说两句,赶紧让孩子吃饭,大清早的。”佟母轻轻打了佟父一下,开始张喽起了饭局。
  酒过三巡。
  佟父身体还很虚弱,需要休息,佟母也要照顾他,见状,我提出了离开,自然而然的,佟雪跟我一起走了出来。
  “说说吧,叔叔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吧嗒点上了一支烟,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分开这段时间,到底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多了去了,你要知道哪一件?”佟雪没了温柔,仿佛她对面的我,只是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她道:“你都说了我们已经分开了,发生什么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可刚刚叔叔说我救过他的命,是怎么回事儿?”
  “没怎么。”
  佟雪倔强的将头扭到一边,说道:“现在他已经好了,这就足够了。”
  我喊了她一声,“就算我们分开了,但叔叔也算是我长辈吧?一个晚辈问问长辈的病情,都不可以了吗?”
  “我不想说,行么?”
  “你真的太过分了!”我不解的看着她,心里很疼,漠然的说:“北京真是一座冰冷的城市,竟然把你都同化的没有一丝人情味儿”
  “人情味儿?那他妈是最无用的东西!”
  佟雪竟然比我还激动,她眼眶带着点湿润,说:“还是谢谢你能来,你走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操。”我骂了一句,质问道:“我他妈就连知道真相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真相?你想要什么真相?”

  “滚啊,我让你滚!”佟雪声嘶力竭道。
  佟雪见我还在原地没动,很突兀的给了我一巴掌,“滚。”
  点点头,我笑了笑,回身,像条流浪狗一样,离开了这里。
  我曾无数次想过佟雪为什么要离开我,难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就只值三环的一间房子?
  现在,我大概有了答案

  结合她父母的谈话,加上那个秋夜她的举动。
  我想出这样一个画面:自己的父亲病倒了,她身为子女还拿不出钱来治病,而我,她的伴侣,跟她一样,都是漂泊在北京的可怜人恰好有一个很有钱的男人找向了她,能够帮助她度过这个坎儿
  真他妈狗血。
  “老天爷,你写的剧本能不能不这么狗血?”
  我仰起头望向天空大喊,再也控制不住眼中的酸楚。
  佟雪究竟经历了什么,只要她不说,我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宁愿相信,这一切都只是我的想象,她的离开,真的只是不爱了,亦或是她是一个极其现实的姑娘,再也无法跟我在北京那座城市过苦日子。
  而不是为了父亲的病症,为了孝顺。
  这太狗血,太过不符合我的逻辑况且,真是如此的话,我这辈子都无法走出这个怪圈,连自己女人的父亲治病需要钱都拿不出来,又有什么资格说爱她?
  现实中的爱情永远都不会像影视剧里那么圆满,两个人在一起,早晚都要面对生活中的琐碎当意外来临,有多少人能够挺的过去?
  钱,不是万能的,但对于我们这样的年轻人来说,它就是万能的,真的无法想象,佟雪那段日子是怎么度过的,她一定很纠结,很难受吧?
  我驻足在距离她家不远的公交站,眼睛忍不住再一次湿润,我恨,恨自己没钱,恨自己耽误了她七年青春,更恨更恨长时间以来的误解。
  我真的不了解她,不然为什么会在心里埋怨她?又为什么不敢跟人提起我们之间的爱?太过自私的人,不配说爱可我真的很爱她,并且爱了很久。
  微微抬头,试图让泪水流回眼眶,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浓烈的尼古丁能够让我安静,我也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让自己平静下来眼泪,永远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