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8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年三十儿,陪着二老守在电视前,观看变了味道的春晚,不知道因为什么,就是感受不到年的气息,感受不到年味儿,小时,年味儿是新衣,是老妈做的可口菜肴,少时,年味儿是伙伴们走街串巷,燃放鞭炮成年之后,年味是有她陪着。
  而今我不知道年味是什么,父母都在身边,我并没有表露出内心中的慌张以及煎熬,脸上带着笑,温声细语地跟他们聊着正在上演的节目,我知道,一年到头,他们就能见到我这几天,身为家里的独子,这几天我该给他们最真挚的陪伴。
  喝了一口老爸泡好的春茶,借口来到阳台,我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朦胧的烟雾下,我注视着窗外的万家灯火,好像在哪座城市都是一样,一到春节,家家都会装扮的很喜庆,无论是北京还是本溪,都是如此。
  家家都亮着灯,窗子上贴着福字,挂着灯笼、或是颜色鲜艳的小灯泡,烟火气,人气,年节气我不禁想到了去年春节,那是佟雪跟我分开的第一个春节,我没有回家,一个人,留在那间出租屋里,抽着烟,吃了一碗热汤面,然后喝了一夜的酒,也流了一宿的泪
  现在我才发现,其实世界上没有谁离不开谁,失去一个人之后,不过是要用很长的时间,来习惯曾经不习惯的习惯而已。
  我笑了笑,很苦涩。

  吸尽最后一口烟,我下意识地给自己续上了一支,站在阳台,将窗户开了一个缝隙,感受着外面的风,感受着,新年的气息不冷也不暖,跟平时好似没有什么两样。
  我望向北方,那里是新城区的方向,佟雪的家就住在那儿,这一刻,难免会想起她,她现在应该跟我一样在陪着父母吧?
  突然很想给她去个电话,听听她的声音就好,哪怕只是呼吸越想,就越痛苦,这种不该出现在喜庆日子里的情绪,瞬间占据了我的整颗心脏。
  摸了摸口袋,这才发现没有带手机过来,应该是被我放在了沙发上,我想去取,只是回头发现爸妈挂着微笑的脸庞之后,生生扼杀住了冲动。
  我不能联系佟雪,假设二老也要聊天该怎么办?我们还要把那个谎话延续下去吗?
  毕竟我们约定好了,要对父母坦白的,这样瞒下去对她不公平,更是对双方父母的一种伤害,再者说,佟雪早就有了伴她会把他带回家吗?还是那个男人会像几年前的我一样,在大年初二登门拜访?
  我不敢去想,对我来说,这与自残无异。
  “自己在这想什么呢。”

  猛地,后背被人拍了一下,些许惊吓的回头,发现许诺正一脸揶揄的看着我。
  “擦”小声的骂了一句,问道:“你怎么来了。”
  “找你出去打牌的。”
  “不去行不行。”

  “赢钱去不去?”
  “去。”我很痛快的点了点头,转而意识到有些不对,问道:“不对啊你怎么知道准保能赢钱?”
  “我一哥们来了,打牌从来没有赢过的那种。”
  “你不会坑我吧?”我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他一眼,心里一百个不信。
  “如果你不想忍受一个人的煎熬的话,就跟我出来。”许诺贴了过来,小声的跟我说道。
  他怎么会知道我有这种感觉?!不明觉厉的看着他,不知道该怎样作答。
  “不用疑惑,哥是过来人,来吧。”

  犹豫片刻,我还是点了点头,穿上衣服之后,承诺好老爹凌晨之前回家守岁,就跟许诺出门而去。
  “不去你家吗?”
  直到下了楼,坐上他的车之后,我才问道。
  “你大爷大娘都在家,跟你家有什么区别吗?”许诺反问。
  “这倒是”赞同的点了点头,我又问:“那我嫂子跟小侄女呢?”
  “我闺女扔给我爸妈了,你嫂子在等着我们。”
  “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见我又要张嘴,许诺打断了我,说道:“你现在的滋味,在五年之前我也体验过,甚至过犹不及,或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更明白你的感受了。”
  “你倒是有故事的人。”

  “故事谁都有,不是吗?”
  许诺笑了笑,发动车子,赶往他说的聚集之地。
  迷笛酒吧。
  “为什么要来这儿?大过年的,能开门吗?”
  “我朋友开的,你觉着呢?”

  “你朋友可真有钱。”
  “你要留在本溪,我可以赞助你开一家。”许诺笑了笑,说道。
  “老子信了你的邪。”
  耸耸肩,跟在许诺后面走进了酒吧。
  酒吧不大,十几个卡座的样子,灯光不算很闪,应该是一清吧,四处打量了一番,不禁佩服他开这间酒吧的朋友,在小城市里,这样情调的酒吧,绝不会火爆,突兀的,我想到了深海咖啡的老板娘,他们应该会是一类人。
  “你这朋友够牛逼。”我由衷的感慨道。
  “呵这才哪到哪,见了他之后你才知道什么叫牛逼。”
  “比你牛逼?”
  “我?”许诺指了指自己,“我可跟人比不了。”
  听我妈说,许诺现在是一编剧,在那个圈子里有了不小的名气,据说,第一部电影就让他赚了小一千万,能比他还牛逼的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呢?
  很快,我就得到了答案。

  是因为台子上传来的吉他试音声,一个男人,坐在高脚椅上,左手的无名指跟小指夹着烟,正胡乱的拨弄着琴弦,半长的头发,自然披在肩上,朋克系衣着,越发将他显得不羁。
  一眼看去,我就觉着如果杜城在这里,他们一定会成为朋友,因为这俩人是一类人。
  都是那种音乐疯子。
  “你朋友?”
  “不然呢。”
  许诺笑了笑,朝着台子那边的座位走了过去,一个知性温润的女人在跟另一个显得有些野性女人正聊的畅快。
  跟在许诺身后走了过去,我稍微有点局促,因为那个知性的女人,她叫白桃,是我们老城区这边所有男人年少青葱时,心中的女神。
  “桃桃子姐。”

  很长时间没见过,以至于我现在打招呼都很紧张。
  她的气场,从小到大好像都是如此,没有多强势,没有多高冷,可身上散发出的那种气息,就是会让人自惭形秽。
  许诺跟她是青梅竹马,俩人结了婚我是知道的,没她在的时候,我习惯称呼她为嫂子,现在见到了,我反而愿意叫出年少时候最为熟悉的称呼。
  “小陈默?”
  白桃嘴角微微上扬,如春风拂面,她道:“有年头没见了啊,要不是你哥,我都不知道你这小鼻涕虫回来了。”

  听见她这番暖心而揶揄的话,心里很踏实,那种困扰了我很久的孤独感,瞬间烟消云散。
  “姐我都长大了。”
  “在姐心里啊,你一直是那个跟在我们屁股后面的小鼻涕虫,不可以吗?”白桃反驳。
  “可以可以。”
  我连连点头,转而将目光移向了那个衣着有些狂放野性的女人,她的衣着风格,让我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林佳一时的样子,张张嘴,又不知该怎么称呼。
  求助似的看向了许诺。

  正常情况下来说,我不可能出现这种社交恐惧的情况,假设现在是在摆渡,或者北京其他的酒吧,保不齐我就会扑上去,找各种借口搭讪,然后制造一些暧昧的机会。可现在不同,她是许诺跟白桃的朋友,而我也在家这边,我不想让我的哥哥姐姐见到我堕落的一面
  很虚伪,也很现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